豫章书院不只揭开了“问题孩子”的培训黑幕, 还有背后的“问题家长”

生活 孙文晔
这门黑心生意如何才能被消除?

贵阳豫章书院念孝经的学生


11月2日,豫章书院在舆论的穷追猛打中被关停了。就在人们为孩子们的悲惨遭遇唏嘘时,更具魔幻现实意味的场景出现了:5日下午,许多学生家长和毕业的学生,在书院门口拉起了各种横幅标语,坚决支持豫章书院办学。比层出不穷的“杨永信”更可怕的是,总有一些家长,对自己的孩子残忍,却对施虐者如此宽容。


距离王伟“逃离”豫章书院,已过去一年半的时间了。在书院里,王伟遭遇了关小黑屋、被殴打,甚至不得不吞洗衣液自杀,还因此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王伟的情绪都无法恢复正常,他恨周遭的所有人,特别是把他送进书院的父母。


而亲手将王伟送进书院的母亲冷梅,在与红星新闻记者的对话中,虽然不住地叹气和哽咽,却对既有事实有着视而不见的惊诧:“我也被这个学校的人洗脑了,回来以后,儿子告诉我他的遭遇,我都不相信,直到现在网上有人爆料,我才相信了儿子的话。”


还有一些家长,在轰轰烈烈的舆论碾压下,仍然选择“不相信”。他们写联名信,他们把小黑屋叫“静心室”,他们感谢书院的酷刑打醒了孩子,他们宁愿孩子被虐到精神失常也不要孩子不听话。为了这个,赞颂豫章书院和老师的锦旗挂满了墙壁。


家长为什么“不相信”?华西精神科一个大夫针对此事说了一个段子:很多时候遇到被父母拖过来做心理咨询的小孩,一聊天,这孩子挺正常的啊,再和父母一聊天,这不典型的偏执型人格吗?微博名人@安定医院郝医生回复说:因为患者缺乏对自身疾病认识的能力,即“自知力”,所以他们都认为自己没病,并坚信别人“有问题”。


坚信孩子“有问题”,简直是通往豫章书院之路。戒网瘾、戒早恋、戒叛逆,就因为家长这些自以为天经地义的执念,所以不仅杨永信没倒下去,还有更多的杨永信站了起来了。据测算,中国版本的熔炉学校,竟然形成了一个价值400亿的市场。


豫章书院院长吴军豹在家长的授权之下,也显得有恃无恐,“停办”算什么大事,风头一过,换个马甲,还是家长的“最后希望”。就像之前一样,龙悔学校出了事被吊销了执照,打起国学的旗号再开张,反而请到原南昌市市长李豆罗做合资人兼名誉校长。


父母“权威”过于膨胀,尤其是有偏执型人格的父母。很多时候应该关小黑屋的是父母而不是小孩,然而这种事情医生也没啥办法,精神科又不能强制治疗。那么,谁来遏制这种“问题父母”呢?在公安和教育部门对豫章书院和吴军豹行使审核与监管之责的同时,是不是也应呼吁,对于那些把孩子送进豫章书院的家长,也进行惩戒,甚至让他们承担刑事责任。


我国虽然已有70多部保护儿童相关的法律,但没有明确规定,因监护人的失误让孩子受到伤害甚至致死的,应该如何被量刑。如果监护人失职最多受到道德上的谴责,可能不足以警醒监护人。有法律层面的硬性约束,才能保证底线。暴力学校是一些家长亲手放出来的恶魔,在把恶魔关回去的同时,有必要把家长的心魔一起关起来。只有让不法牟利者、监管失职者、故意伤害孩子的家长都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能消除这门黑心生意。


今年以来,各级公安部门批评教育失职父母90822人,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依法追究失职父母刑事责任16人,依法撤销失职父母监护权案例17个,但这还远远不够,对于那些曝光后仍然写联名信支持豫章书院的家长来说,不去体验一个礼拜的小黑屋,又怎么会悔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