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鱼养闲

生活 韩浩月
到了喜欢“花鸟鱼虫”的年纪 得有点儿精神寄托




插画/肖振铎


很少在家里养花种草养鱼,因为养啥啥死。自己养不好,看见别人养得好就很羡慕。去朋友家做客,他家客厅那个“海底世界”般的大鱼缸,就让我流连忘返。朋友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在长假之前给我做好了一个鱼缸,送到了家里。


自然,鱼缸是经专业人士之手,专心配置好了的。计有:热带鱼若干条、增氧机、恒温棒、光照灯、过滤器、过滤石棉、砂石、水草,水草营养剂和硝化细菌各一瓶。铺底的砂石上,还颇为细心地放了两头黄色的小鹿。


养个鱼而已,搞得这么复杂。不过,有人给准备好,还是乐得其成的。


把鱼缸在客厅找个舒服的位置安置好,拍了三张图片传到了朋友圈,然后静静等待朋友们的点赞评论。不过,第一条评论就差点把我噎住了,“鱼缸是中年男人除了保温杯之外的标配”。


中年男人那一套,比如手串、茶宠、大金链子等等,我都不喜欢,并以此标榜,还有颗少年心。没承想,鱼缸在这里等着呐。终归还是没能跑出中年男人的俗套。


自己还是小孩那会,看到中年男人种花养草、钓鱼遛狗,就下定决心,自己成为大叔之后,绝对不能这么堕落。四十来岁,正是闯天下、干事业、做大事的时候,岂能把乐趣寄托在花鸟鱼虫身上?


现在看来,那时毕竟还是小孩,幼稚了,哪懂得中年男人的心思。


搬了凳子,坐在鱼缸前,目光注视着小鱼儿游来游去,看着看着出了神,回过神来一看手机,竟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小小鱼缸有什么吸引力,竟能浪费掉一个人宝贵的一个小时的时间?


愣神归愣神,思想没闲着,想了许多。先是觉得小鱼儿们甚是幸福:鱼缸里“阳光”(光照灯营造的)明媚、氧气充足、水源洁净、水草茂盛,既无外忧之干扰,也无内患之烦恼,与小伙伴们嬉戏来去,日子过得比生活在充满雾霾与噪音的城市里的人幸福多了。


后来觉得小鱼儿们也挺可怜:远离了大江大河大海,一辈子就蹉跎在这小小鱼缸里,外面什么样的风景都没看过,眼睛一睁天亮了,眼睛一闭天黑了,这样的鱼的一生,有何意义?


随即觉得自己可笑,和一条鱼谈活着的意义,不是蠢就是傻。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不要总用人的思维去衡量世间万物。很多人一辈子也没离开过出生的地方,还有很多人倒是走得很远,只不过在一个地方扎下根来,就再也不想离开,这样的人拥有的天地,和那些鱼拥有的天地,不是一样的吗。


有了鱼缸之后,像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毕竟少,更多的时候,还是在心安理得地浪费十来分钟甚至一两个小时。毕竟到了喜欢“花鸟鱼虫”的年纪,得有点儿精神寄托。比起设定一个遥远的目标让自己不至于失去奋斗动力,眼前的这个“小确幸”更实在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