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的真相时刻

生活 闫肖锋
有一种问题 叫“别人的问题” 有一种评论 是“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但别发生在我身上”



你支持同性恋吗?“我不支持,但是我宽容。”真的吗?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自己身上,比如:你的孩子是同性恋,你还宽容吗?


同样的道理,在PG One这件事上,你对年轻人会宽容吗?“是的,我会宽容。年轻人都会犯错。”但是,你会让自己的女儿和他交朋友吗?


还可以类比到对待外来农民工的情境。你排斥农民工吗?“干吗要排斥,他们也是这座城市的建设者。”那么,你会让自己的孩子和农民工子弟上同一所学校、甚至比邻而坐吗?


生活中有很多这类引发人们政治正确的评论。但若感同身受地细想,用人类的同理心去换位思考,恐怕就没那么简单。如果这件事真临到你身上,你还会这么想吗?所以,我的结论是:许多事情,你之所以宽容,是因为你没赶上。有一种问题,叫“别人的问题”,有一种评论,是“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但别发生在我身上”。


管理学上有一个叫“禀性乍现的一刻”,Moment Of Truth(简称MOT)——即关键时刻,你才暴露本性。MOT是一个关键指标,不管平时你怎么对待客户,怎么微笑以待,但他只会记住那些关键时刻,当然,你也会记住顾客的这个时刻——“去把你们领导找来!”


Moment Of Truth,我更愿意称之为真相时刻,即平时都是假象,只有关键时刻的暴露,才是真相。比如,在是否应该打孩子这个问题上,我相信现代父母的答案都是“不该打”,我当然也这么回答。但有时你真的没办法把持住自己,真的是搂不住火。


那天,不到3岁的小女儿在玩洗衣机,眼看就把洗衣机启动了,我忍不住,就踹了她一脚。因为我刚看到朋友圈里有一条消息,就是一个熊孩子把自己绞进洗衣机,捞出来时奄奄一息。踹过之后,我当然很后悔,但这就是我的本性,我的真相时刻。


回想起来,她刚刚会走路时,有一次把刚喂给她的西瓜吐了满床,我回手“啪”地就是一下。事后自己也很惊讶,这么小的孩子也能下得去手。没办法,禀性乍现。试问,有几个人能禁得住熊孩子的试炼呢?


回到宽容,按《不列颠百科全书》中的定义,意为:耐心而毫无偏见地容忍与自己的观点或公认的观点不一致的意见。“宽容是文明的唯一考核(海尔普斯)。”但是,我文明古国的道理则是:严是爱,松是害,不闻不问要变坏。你宽容,那是这件事没有降临到你身上。要知道,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


我们常把“我可以不赞同你,但是我支持你有反对的权利”挂在嘴边。可是,如果在家里都没有办法实现民主,打骂由着禀性乍现,如何在更大范围的公共部门实现民主呢?可见民主是很难的。


回过头来说说PG One,网上四处是李小璐与他“过夜”的21秒视频,谁愿意当那个贾乃亮呢?一篇网络小说的标题写道:你就不能大度一点吗?——抱歉,不能。这是大多数网民的回答。


另一个刷朋友圈的,是电影《前任3》。这部投资3千万的小制作影片票房已经突破17亿,成为2018年首部爆款电影。据说,该片火爆并非因其是部向前任致敬的影片,而是为现任提供了一个不断拷问的机会:你的前任是谁?到底有几个前任?或者,你现在忘了TA吗?


心理学上这叫“追前嫉妒”。不是都说爱就是放下吗?真爱就是宽容TA的过去吗?可临到自己,爱就变成了:抗拒从严,坦白更严。


当然,拷问有时不只来自现任,更来自自己:我是不是真的爱过TA?我们的分手是不是因为当初的我或TA不够宽容?


从带娃,到人生际遇,理性的呼唤与感性的操作,距离总是比想象还远。更不要提美女临之而不迷,金钱临之而不惑。天呐,这些事儿千万别摊在我们身上,别用这些来考验我们。所以《圣经》才说:“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只有当你没有遇见足够多的试探时,才会对任何事情都夸夸其谈。



闫肖锋:本刊学术召集人,趋势观察家,著有《少数派》《在大时代,过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