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是如何变成斯诺登的

生活 杨时炀
在大多数人心中,斯诺登是一个符号,但这部电影更多地呈现着 这个孤独斗士形象的背后被遮蔽和忽略的众多日常化的细节
斯诺登是如何变成斯诺登的
文|杨时旸

“现代战场在哪?士兵。”“随处即是。”“战争的第一条规则是什么?”“永远不要暴露自己的位置。”“如果外界的一个人知道了,国会也知道了。那么敌人也就知道了。”这是斯诺登的上司和导师教导他的话。最初,斯诺登在游移中服从,但最终仍然说服不了自己,选择了退出和泄密。一名曾经默默无闻的极客,把自己变成了21世纪最大的新闻主角。

“保密就是安全,安全就是胜利。”站在冬日密林深处的狩猎场,斯诺登战战兢兢地受着这样的教诲。很显然,导演奥利佛·斯通巧妙又明显地用这句台词对接又映射着《1984》中的“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直至今日,环绕着斯诺登的讨论仍然未能停歇,有人认为他是自由主义的英雄,有人认为他是恐怖主义的帮凶,显然,奥利佛·斯通在塑造他无畏的一面。迄今为止,关于斯诺登最优秀的影像作品应该是那部纪录片《第四公民》,相比于那部冷静、直接、企图最大程度逼近斯诺登的纪录片,这部电影《斯诺登》基于真实事件的同时混入了各种推波助澜的想象细节。在很大程度上,它想探究的是斯诺登这个人心境转折的原因。

不得不说,约瑟夫扮演的斯诺登,基本上还原了他本人在纪录片中呈现出的真实的形象与气质,无论瘦小甚至有些呆萌的外表,还是时而流露出的坚定的眼神。电影中的斯诺登,敏感、善良、坚定、不善交际,甚至有一些脆弱,而且他还患有癫痫,更多的可能是,这所有的性格和身体原因在对于自己从事的工作正义还是邪恶的纠结之中,共同的化学反应推着他走向了最终。他有着众多同事与同行,他们也都见证着同样的事,当他们部门的领导面对国会撒谎的时候,同事们看着电视屏幕默不作声,互相流露出尴尬的表情,但一切也就到此为止,而斯诺登无法到此为止,他决定向前多走一步。但这一步是毁灭性的一步,对于自己曾经奋斗过的部门,对于自己的后半生,都是如此。

如果说这部电影相较于之前的所有报道和纪录片有怎么样的不同,其实,无非就是告诉人们,斯诺登也是个普通人,有困惑,有犹豫,渴望爱情,在不知所措时也会暴躁和烦恼。在大多数人心中,斯诺登是一个符号,他似乎一直冷静地筹备着日后重大的泄密事项,心思缜密,计划完备,像精妙的仪器,但这部电影更多地呈现着这个孤独斗士形象的背后被遮蔽和忽略的众多日常化的细节。这部传记片最有趣的桥段显然不是那些已经众所周知的在香港的酒店如何与几名记者商讨着震惊世界的议题,而是他作为一个情报界新人到被上司赏识再到内心开始疑惑的心理轨迹。

因为他有着坚定的价值观,所以,当某些东西被侵犯和篡改的时候,他才会决定反抗。从本质上讲,他仍然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深信有些边界不容被侵犯。他的上司告诉他,美国人现在不需要自由,他们需要安全。斯诺登说,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做这样的交易啊。那个瞬间是他真正做出决定的当口。

其实,还有一个角度十分有趣,就是斯诺登的那些同僚们。他们很多人其实对于政治既不懂也毫无兴趣,他们只是一群极客,对于用技术监视他人生活更多的出自一种隐秘的恶趣味,他们也觉得那侵犯了隐私,但这想法一闪而过,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普通人,你说他们在作恶还是在行善,抱持着最大的正义感认定自己在对付恐怖分子,还是满怀恶意地要彻底把自由世界摧毁?其实都没有,他们只是在工作。这群人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这部电影有很多熟脸演员,在各种配角设定中一闪而过,尼古拉斯·凯奇出演的对于机构充满怨气的资深员工,在结尾时看着新闻上的斯诺登大声赞叹,意味复杂;还有扮演斯诺登女友的谢琳·伍德蕾也算是收放有度。这电影最打动人心的或许是最后一行字幕:“斯诺登的女友搬到俄罗斯和他一起生活。”斯诺登注定再也不可能过上普通生活,但他只是努力想让自己和其他人都能如常生活而已。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