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月亮,锤子的六便士

商业 刘莹
锤子有点像堂吉诃德,有一定的理想,但有点自不量力,要不是在这种VC(风险投资)扎堆的时代,估计是不会出现。我虽然不是很喜欢罗永浩,但内心还是希望他能成,能在手机市场上活下来。

就在锤子科技春季新品发布会结束后的翌日上午,罗永浩在其得到专栏《干货日记》上更新了来自订阅用户的提问清单,并附上了这样一段话:“只要我身体还撑得住,下一代产品会更漂亮。不要说我们苦,你只是不知道我们的野心有多大而已。”

 

罗永浩今年45岁,5年前,因为“和无聊沉闷的传统行业比,科技行业有无限的可能性”,他转而投身手机行业,创立了一家“起步于梦想,壮大于坚持”的锤子科技。

 

4月和5月的手机市场竞争空前激烈。从4月开始,小米、华为、美图、Vivo等手机品牌轮番上阵发新品。


5月9日,锤子科技在深圳发布坚果Pro,发布会结束后的采访持续到了凌晨零点以后,在公关试图控制采访时间和问题时,仍有记者不断抛出问题,罗永浩没有拒绝的意思,他想表达的欲望却被制止了。

 

在知乎“如何评价坚果Pro”这个问题中,“前老洛和他的朋友们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高管”这样写道:“老罗哽咽的时候相信大家心情都是一样的。我特别理解这种因为误入手机歧途,而差点葬送掉一家卓越配件公司似锦前程的悲痛。万幸的是,老罗已经醒来。”


锐丽异类的背水一战


将坚果Pro的出场顺序安排在了发布会的尾声,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冒险行为。

 

锤子科技内部员工告诉周刊君,这个主意是老罗自己想出来的,内部权衡了一下,“感觉这事只能在锤子才能成,要是换成大公司,肯定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吧。”

 

所幸的是,当红色幕布揭开的那一刻,回归T系列设计语言的双玻璃面板,再度方正起来的边角,让坚果pro又重新回归到非常具有锤子风格的手机。


“漂亮地不像实力派”、“圆滑时代当道的锐丽异类”这些口号让现场万人沸腾了。


罗永浩数度哽咽,他在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可能有点‘产后抑郁’吧,有的女人生了孩子以后无缘无故就要哭一个礼拜,我每次产品发布都有这种感觉,今天可能有点外露,以前发布会之后,这种感觉也是要持续几天或者几个礼拜的,今天还算克制吧。”

 

罗永浩还向记者表示,这个坚果其实就是原来的T3,基于供应链生产这方面综合考量被迫把它做成了一个坚果,“现在看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我觉得这个决策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决策。”


不可否认,智能手机行业正面临创新不足的窘境,甚至连全球科技预言家凯文·凯利都开始抱怨,究竟什么样的手机接下来会大卖,这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从硬件及性能的角度来考量,智能手机产品已经很难拉开差距,整个产业陷入到了焦虑期。

 

这次的锤子新品发布,将对产品细节的认真被延续了下来。和去年的发布会一样,罗永浩最长的时间都在讲 Smartisan OS  的新功能。

 

比如新系统中,Bigbang和OneStep这种快速分享和协作工具带来手机交互上的重要提升,让手机能帮助人们更高效地解决很多以前只能在PC上完成的工作,让智能手机更接近甚至超越桌面电脑。

 

这种小细节的创新还是体现了锤子典型的强迫症风格。再比如, 短信退订、模拟来电、基于局域网的无线文件传输以及类似于iphone手机widget的图钉功能等等,都被作为卖点做了详细说明。

 

在《罗永浩和锤子的问题是:“小聪明”太多》一文中,作者认为,至少从目前来看,罗永浩有意放弃天才工业设计师的角色,迅速进入天才产品经理的人设,转而用Smartisan OS的迭代来弥补硬件上的不足,寻找创新的软腹部,既避免同质化竞争又致力于提升用户体验。

 

罗永浩曾在与罗振宇的对话栏目《长谈》中表示:“今年无论如何要实现盈利。”按财年算今年锤子手机的出货量要达到400-600万台,如果完成,明年翻一番,要做到1000万的销量。


坚果Pro的使命道阻且长。

 

企业家罗永浩告别老罗


罗曼罗兰曾经说过:“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就已经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更机械,更装腔作势的重复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罗永浩对于平庸的人生是抗拒的。


“老罗这辈子最爱干的的确是手机,如果没做手机,老罗最大的梦想是做家具。”锤子员工告诉周刊君。

 

而最终选择做手机,也和罗永浩早期受到史蒂夫.乔布斯的影响有关,苹果产品的工业设计理念同样延续到了锤子的产品中。

 

2007年,罗永浩曾在其个人博客上转发了一篇《关于苹果的粉丝》一文,文章在开头就表达了乔布斯面对现实所面临的妥协:“史蒂夫.乔布斯早年把苹果的系统设计成封闭式的时候,苹果粉丝们说他有性格,酷,后来他为了迁就市场开始有所妥协的时候,他们说他成熟稳健,牛逼。”


10年之后,罗永浩在商业规则面前也不得不选择妥协。

 

2014年12月,罗永浩将自己微博上的认证改为“锤子科技CEO”,这距离2012年5月他创办公司已经过去了30个月。

 

在之后的多个公开场合,他都严肃认真地宣布“要做一名企业家、CEO”。

 

他开始在微博上只转发和产品相关的内容,不加评论,用“爱心”等表情符号表示赞同,用省略号等表示反对。

 

在今年手机发布会开始前一个月,罗永浩发出的预热微博大部分都是转发各地锤友会相关情况,而时间倒回到2014年的锤子科技新品发布会之前,罗永浩在微博上秀锤子科技的Logo、发起了多个微博调查、转发其他人对他的负面评论,配上“呵呵”的挑衅。

 

他开始尝试去接受不完美。比如客服满意度,他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100%,看到公司把97%满意度拿出来宣传,会觉得很没追求。但现在,他知道,非100%的状态才是最健康的——避免有无赖恶意骚扰。

 

然而,几年前的罗永浩被冠以偏执、自负以及咄咄逼人。


在锤子T1发布不久,罗永浩与手机评测人王自如的辩论直播进行了整整两个半小时,罗永浩在整场辩论中以压倒性气场控制着节奏,王自如大多数时候显得无力招架。

 

不过,罗永浩并没有赢,起码输在了舆论上。微博和朋友圈很多言论指责罗永浩过于凶狠。

 

当时有媒体评价这场辩论时认为,虽然在与王自如辩论这件事上老罗又一次公开地暴露了自己的弱项,也就是分不清作为个体和公司CEO罗永浩的区别。

 

在长谈里,他称5年创业最大的变化就是宽容。一些过于细节的事情他不再插手,比如UI的日常工作会议终于甩掉了他的身影。

 

在公开演讲中,他精力充沛情绪高涨,私下却对陌生人社交有着恐惧。如今,他会一天见好几拨投资人,每次都会聊3小时甚至更久,他的暴烈脾气已经收敛了不少。

 

那个曾经会说段子、言辞激烈的老罗消失了,一个体面的企业家罗永浩出现在了公众面前。


为了活下去

 

2012年5月15日,罗永浩带领年轻的锤子科技杀进智能手机市场。那一年,小米也还是个小创业公司,刚刚推出了第二代产品,国内使用Iphone的用户被视为身份的象征。

 

之后的五年里,罗永浩经历了不太一样的中年人生:开发了ROM系统、发布了高端机锤子T1、又花了大半年时间解决产能问题、拿了设计奖、承认一年多只卖了25万台T1、推出千元机坚果手机、手机代工厂倒闭、推出迎合市场需求的T2、管理团队内部动荡,前CTO钱晨出走,将股权质押给阿里(后又赎回)。

 

这些释放的信号仍然是中小型手机企业目前面临的资金短缺和竞争压力。

 

2013 年,罗永浩拿出尚不完善的手机 ROM 之时,也正是互联网手机品牌最被追捧的日子。


与此同时,一年卖了 1800 万台手机的小米志得意满。小米式营销成了新手机品牌模仿的样板。


新操作系统让罗永浩将情怀和设计发挥到了极致,简洁的设计和个性化的功能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


然后,罗永浩的短板在于缺乏运营和管理公司的经验,过去4年中,锤子的整体规划实际上都慢了市场一步。

 

2014年5月,锤子推出了第一代T1手机,但因质量问题遭遇大量用户的投诉。

 

在外界看来,罗永浩其实已经错过了资本介入的最好时机。2014年年底之后的一年时间里,手机行业在资本的推动下加速整合。奇虎360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阿里巴巴以5.9亿元投资魅族,努比亚选择了苏宁。


由于锤子团队对供应链产能的判读失误则断送了T1销售的黄金时机,从14年 9月底开始,锤子科技不得不考虑降价。


 “压在手里资金链很容易出现问题,企业降价从道理上是不亏欠任何人的,但是从情感上让早期买的用户不舒服。”罗永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罗永浩害怕降价一次刺激不够带来的尴尬局面,那可能意味着锤子科技命运的终结。在这个过程中,罗永浩去日本和太太休了一个十一长假,每天失眠,回来后就做出了决定一降降1000元。


2015年年底,在锤子第二代产品发布会上,罗永浩已经调整策略,他将定位偏高的Smatisan T系列的定价下调至2299元,同时推出第二条产品线——坚果手机,希望在千元以下价位的低端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

 

但对于锤子手机来说,到了2016年再用以低价换取规模的玩法或许又迟了一步。

 

2015年的手机市场各大品牌都在积极推动低端产品的出货量,小米有699元的红米2,而魅族将魅蓝2的售价调至599元,前者2015年的整体出货量是7000万台,后者也从2014年的800万台急速上升到了2000万台。这一打法让低端价位的手机市场迅速出现饱和。

 

而在2016年国内手机出货量中,千元机价位段机型出现了明显下滑,中高端产品所占的比例进一步提升,但整体销量萎靡是一个事实。种种迹象表明,手机行业整体放缓,就连换机潮也渐进尾声。

 

根据 IDC 公布的 2017 年第一季度国产手机跟踪报告,2017 年第一季度的国内手机市场,华为以 20.0% 的市场份额超越 OPPO 成为了国内份额第一。

 

国内手机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快速拓展线下体验店成为必争之地。据可查的数据显示,近两年,最早走到线下的OPPO、vivo 两家手机公司就在中国各地有 20 万家线下实体店,已经覆盖三至六线城市。


罗永浩也在采访中透露锤子今年已经开设了59家线下门店,这些线下门店能够帮助锤子提高在消费者中的知名度,但更为关键的是,锤子手机的销量能否同时满足渠道商以及自身的利润诉求。


切实的压力会一直存在于罗永浩的身上,发布会结尾感谢陌陌和得到的时候他再次激动地哽咽了,他说这是为了让锤子活下去的卖身契,不卖就活不下去,他选择了卖身。

 

在《罗永浩是被演讲天赋和发布会给耽误的》一文中,作者假设了罗永浩不去做手机,而是真的去做内容付费这件事情,“他可能会成为这个领域的良心商人。因为在老罗英语那个阶段,他已经率先把给年轻人‘补课’当做英语教育的甜头在赠送了。让那些年轻人觉得聚在一起,有了这些知识的调剂,就更能找到类似学校母体一样的感觉。“


终究还是拗不过对于理想的坚持,罗永浩就这样一步步无所畏惧地走下去了。

 

有网友这样评价罗永浩:锤子有点像堂吉诃德,有一定的理想,但有点自不量力,要不是在这种VC(风险投资)扎堆的时代,估计是不会出现。我虽然不是很喜欢罗永浩,但内心还是希望他能成,能在手机市场上活下来。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