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水回馈”:一家饮料企业的可持续战略

商业 王岛
可口可乐中国可持续发展溯源之旅系列报道第二篇——关于水资源保护。

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资源。作为饮料企业,可口可乐通过践行100%“水回馈”,使可口可乐“成为中国水资源保护的有机力量”。

 

文|王岛

2014年10月,四川崇州市古寺村的卞永强在自己经营的农家乐建了一片人工湿地,专门用来过滤污水。“这花了他十多万元”,在很多村民眼里,他好像有点傻。

卞永强家地处长江的重要支流——岷江的上游,靠山背水,气候条件好。全村370多户村民,其中近百户都经营农家乐。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农家乐每天排放的大量污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入村里的小河,河水发黑发臭。卞永强担心,如果环境持续恶化,“村里的几十家农家乐迟早都要关门”。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农家乐已超过190万家。根据国务院此前出台的乡村旅游提升计划,到2020年,全国将发展300万家农家乐。与卞永强家的类似,很多农家乐都分布在风景秀美,生态环境却相对脆弱的江河上游区域。四川是农家乐的发源地,接待人数更是占全国农家乐接待总人数的三分之一以上。

为了帮助解决农村的生活污水处理这一老大难问题,保护长江上游水源,2014年,可口可乐中国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开始尝试建设人工湿地,将污水进行生态过滤。卞永强家的人工湿地就是试点之一。

试点工作进行了两年,很多村民发现,这块人工湿地面积不大,作用却不小。200平米的土地,用野生姜、旱伞草、狐尾藻等当地的湿地植物,栽种成一个层层递进的“生态肾”,污水从池塘的一头流入,经过植物层层过滤后,从另一头流出时,已经清澈无臭味。农家乐的污水经过这样处理后,达到向自然界“回馈”的标准,汇入江河。

事实上,农家乐人工湿地只是可口可乐中国为了100%“水回馈”目标,和合作伙伴WWF在长江流域开展的综合性系列水资源保护项目之一。

 

孩子们在卞永强农家乐旁人工湿地抓螃蟹

 

承诺“水回馈”

“水回馈”战略的制定可以追溯到2007年6月,当时可口可乐公司高层在联合国全球契约高峰会议上发表演讲时提出:“没有安全的水源,人类和我们的企业都无法生存。”因此,“可口可乐未来发展的指导原则,是必须向大自然和社区回馈经营所消耗的水资源。”

当年,可口可乐公司制定了“水回馈”战略,承诺在2020年前,安全地向大自然和社区等量返还经营中消耗的水资源。“我们希望成为水危机综合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成为水资源保护的重要生力军。”可口可乐公司环境和水务负责人曾在接受《时代》周刊专访时说。

这是一家饮料行业巨头结合自身核心业务,对可持续经营的重新思考。随着企业社会责任理念的发展,工商界已形成一项基本共识:企业经营不应以牺牲社区、环境为代价。在可口可乐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构想里,切实可行的执行方案是关键,他们希望通过“水回馈”项目,找到业务成长与节约、有效利用资源的平衡点,推动企业、社区和环境共生共荣,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可口可乐大中华及韩国区公共事务、传讯及可持续发展副总裁张建弢认为,确立了“水回馈”战略,可口可乐公司无论在日常运营中节水,还是对自然、社区的“水回馈” 和相关项目的公益性支持,都有了更强的内在驱动力。

从自身经营入手,“水回馈”的理念贯穿于可口可乐中国系统的整个生产流程中,公司通过更新换代节水设备与生产线和技术革新等手段,不断尝试从各个环节“抠”出水来。

针对水源地环境保护,可口可乐中国从2007年开始,与商务部、水利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WWF等资源优势各有千秋的各方合作,共同开展“水回馈”项目,建立了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和企业合作的“黄金三角组合”。

可口可乐公司以“黄金三角组合”模式在中国推动了包括水源地保护计划、可持续农业示范、湿地保护和恢复、农家乐人工湿地等近20个水资源保护项目,覆盖了长江、黄河、海河、珠江、松花江等流域。

长江流域的保护和治理是其中的典型。“是可口可乐水资源保护的各类型项目的集大成者,集中体现了多年来可口可乐和合作伙伴对中国水资源保护的思考和实践。”可口可乐中国可持续发展总监田文红说。

2016年5月到10月,可口可乐中国可持续发展溯源之旅走访团队在长江流域多地,亲身了解和体验了一家企业在十年时间里,是如何通过参与河流治理和保护来实现对自然和社会的承诺,以及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和借鉴意义。

 

既“环保”又赚钱

与当初不顾家人反对建设人工湿地的卞永强一样,四川郫县园田村的农民李学友也力排众异坚持做环保。

让李学友费尽心思的是他经营的一块有机农场。种植初期,不施化肥的田地虫灾严重,加上洪涝灾害,导致连续几年亏本,难以为继。

李学友有机种植业务的柳暗花明,开始于2009年。

当时可口可乐中国联合WWF在长江上游水源地开展生态农耕项目,通过产业引导、示范,确保农民在少用农药化肥的情况下依然可以赚钱。作为可口可乐公司“水回馈”战略在长江流域的落实,该项目希望最大程度地减少农业生产对水资源的影响。

在实施过程中,可口可乐中国可持续发展项目团队发现,如果河流周边人们的环保意识跟不上,单纯做河流治理,往往事倍功半。

他们曾经历过这样一种挫败:“我们投入大量资金和资源治理过一条小河的上游,经过几年时间,河水总算比较清澈了,却看到大量黑乎乎的生活污水从中游流入河沟。”田文红回忆。这让团队意识到,项目的效果乃至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行动对象的参与意愿。

在环保农耕项目中,收入可能降低,是农民参与意愿的最大障碍。项目团队于是组织培训和研讨并提供技术支持,帮助农民们在有机种植上少走弯路。例如李学友的田地里就曾因为不能用化肥农药导致虫灾严重,后来在项目团队的帮助下,他学会了使用薄荷、香草、太阳能捕虫板驱除病虫害。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面对经营收益直接受生态环境影响的个体,项目团队力求找到经济和环境的最大公约数。他们相信,稳定的经济回报将极大地激发农民的智慧和热情。

现在,李学友手机里存有120多个有机蔬菜的固定客户,已实现了盈利,不久有望达到150户。“一家人订购有机蔬菜,就可以保护四平方的土地不受污染。”不仅要算经济账,对“有机”概念有更多理解的李学友,还常常向身边人算一笔环保账。

虽然不易,但在李学友等“榜样”的带动下,经济利益和环保的融合平衡之道在郫县园田村正慢慢深入人心。

在长江中游的洞庭湖区,当地居民面临更直接的矛盾:如何与那些吃掉他们庄稼的麋鹿相处。

 

寻找共处的平衡点

2016年3月,洞庭湖畔,在几十名可口可乐中国和WWF环保志愿者的见证下,携带GPS卫星追踪系统的16头大丰麋鹿被放归洞庭湖。志愿者们在现场发起倡议,“不吃、不买、不猎捕野生动物,捍卫野生动物的生存权利”。

这个项目的背后,是可口可乐公司“水回馈”战略在执行中的自然“升华”。

“‘水回馈’战略,不仅仅计算用掉多少水返还多少水,更是通过企业寻找业务增长和减少资源消耗的平衡点,逐步找到人和生态环境共生共赢、和谐相处的方式。” 可口可乐大中华及韩国区可持续发展副总裁张华莹说,在某种程度上,生物多样性的回归映射了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成绩。

麋鹿、江豚等大量受保护的野生动物生活在长江及其沿岸,它们的生存状态直接反映了长江生态系统保护的情况,可口可乐中国和WWF在长江流域开展麋鹿、江豚等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既是对“水回馈”战略的效果检验,也对“水回馈”战略内涵提出了更深层次的要求。

开始于一百多年前的对洞庭湖流域的广泛开发,导致生态环境逐渐退化,野生麋鹿基本绝迹,人和野生动物呈现一种对立关系。直到1998年长江发生特大洪水,把36头麋鹿从湖北冲到洞庭湖,洞庭湖又有了麋鹿活动的踪迹。

前些年,野生麋鹿在洞庭湖区上岸后,经常走到居民区吃掉庄稼,村民不堪其扰,因此村民捕猎麋鹿的事件时有发生。

为了缓和人和动物的关系,当地政府、可口可乐中国及WWF等社会力量开始针对周边居民开展环保教育,当地政府还制定了补偿政策,若村民的庄稼被麋鹿毁坏,政府会根据损害情况提供一定的补偿资金。目前捕杀麋鹿的现象基本杜绝。

每年六七月份,洞庭湖即迎来汛期,汛期也是麋鹿保护的关键时期。洞庭湖周边的200多名村民被发动起来,监测四周的环境,及时救护溺水或受伤的麋鹿。   

长期在保护站从事麋鹿研究的宋玉成博士预测,野生麋鹿从1998年进入洞庭湖繁衍,其种群从不足10头逐年增长,到2016年已经大概有140多只。

为了在孩子们中树立人和生态环境平衡相处的观念,每年暑假期间,湖南汨罗可口可乐希望小学都会组织孩子们到洞庭湖边,观察麋鹿,学习野生动物保护知识。“第一次看到这些头脸像马、角像鹿、颈像骆驼、尾像驴的‘四不像’动物,孩子们回到学校能念叨好久。”可口可乐中国的员工志愿者小赖说。

 

更多人的承诺

可口可乐公司于2016年8月宣布,经过第三方权威机构复核,公司在2015年已提前实现了100%“水回馈”目标,成为全球第一家实现100%“水回馈”的世界500强企业。

2015年可口可乐公司在全球累计向大自然和社区回馈1919亿升水,等于可口可乐全球饮料生产用水量的115%,这比最初提出实现“水回馈”目标的截止时间2020年整整提早了五年。

不过还不到庆祝胜利的时候,在可口可乐中国可持续发展团队看来,“100%”不仅仅是一个代表完满的数字,更是一种把事情做到极致的态度。

“对于整个生态环境,我们所做的工作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我们希望推动整个社会100%‘水回馈’目标的实现。”张华莹说。

实现这个目标有赖于全社会的主动积极参与。推动更多人从被动认知到自觉行动,道路还很漫长。可口可乐中国和WWF已经开始全方位探索示范流域生态保护的社会化参与模式,提升大众的环保意识,引导更多人参与到长江流域保护的工作中。

2016年夏天,可口可乐中国的员工王妍凤带着8岁的儿子麦兜,一起报名参加了可口可乐中国和WWF在上海东滩湿地组织的湿地志愿者培训。

认识东滩湿地的生态价值,学会识辨不同的物种,在树林里参加识鸟大赛,走访周边的渔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王妍凤发觉自己第一次真正认识了身边这条河流。

平常每次看到天空中有鸟飞过,母子俩会习惯性地停下来讨论刚刚飞过的是什么鸟,“是鹭,是鹤,还是鹳”。麦兜还主动提出,希望到上海植物园担任义务讲解员,为游客们介绍湿地和生态保护的作用。

实现100%“水回馈”的过程,无论对可口可乐公司还是环保志愿者个体来说,都是不可缺少的每一份子开始重新思考人类社会、企业和环境之间的关系,并把这个关系重新定位的一个过程。

可口可乐公司非常清楚,仅凭一己之力,对环境保护的贡献和效果都是有限的。不过只要一直在探索和努力的征程上,事情就会朝好的方向发展。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