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厘米的饮水安全

商业 何珏
可口可乐中国可持续发展溯源之旅系列报道第三篇——关于扶贫和儿童公益

可口可乐关注的是,孩子们喝下的每一滴水,是否都是安全而纯净的。因为只有更多的人关注并积极参与,才能更快地解决乡村孩子的安全饮水问题。

 

文|何珏

距甘肃天水市武山县城40公里的山林小学内(此处学校为化名),师生加起来不到100人。校外有一条水渠,水色浑浊,向稍远一点的水段望去,隐约可以看到塑料袋和一些杂物漂在水中。前些年,学校的孩子习惯渴了就在这里“直饮”——撇去水里的大件垃圾,直接捧起水喝下肚。

虽然这样的“直饮”现象如今已很少见,但在这个地方,喝上一口干净水依旧不容易。2016年9月的一个下午,学校迎来了一台净水设备。

安装、调试、出水,一旁围观的孩子们或兴奋,或茫然,还有的一脸矜持,围着不肯散去。直到孩子们拿着新发的水杯,争先恐后地接水,大口喝下第一杯后,才三三两两嬉闹着跑了出去。

留在屋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是自2012年启动“净水计划”以来,项目安装的第947台净水设备。发起者们当初没有想到,“净水计划”走到今天这一步,经历了这么多。

 

湖南一所乡村小学内,老师、志愿者、孩子们一起帮忙搬运净水设备

 

一天不喝一口水

饮水难,是困扰甘肃乡村学校的普遍问题。有些地方的水源并不适合饮用。山林小学所处的地区属于活火山带,水中的氟、砷元素含量较高,常饮生水会影响人的骨骼发育。该小学的杨校长告诉记者,从外地新招来的老师,刚开始喝当地的水,时常会腹泻。

还有些地方本身就缺水。在甘肃白银市的阳光小学(此处学校为化名),一年仅有两次抽送水。开闸的时候老师们通宵从山下挑水回来,存在学校的水窖里,供全校师生半年饮用。

和当地的老师对话时,我们发现,他们的牙齿明显比一般人的黄。老师们几乎人手一杯茶,不是为了品茶香,而是因为“这里的水苦,茶味可以掩盖一下苦涩味”。

孩子们不懂这些。虽然学校会统一将窖水烧开,进行基础的杀菌消毒,但孩子们还是会因为开水太烫、排队太麻烦等原因直接喝生水,或者“干脆一天都不喝一口水”。

在中国,像山林小学、阳光小学这样存在饮水安全问题的学校不在少数。《全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十二五”规划》指出,目前国内有11.4万所农村学校的孩子面临着这样的困境。他们的日常饮用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健康风险。

一直以来,社会各界做了很多努力来帮助孩子们。从2000年大规模投资农村安全饮用水工程至今,中央政府已投入近3000亿元。一些企业、非营利组织等社会资源也开始把目光投向这里。2012年,可口可乐中国与壹基金联合发起了“净水计划”项目,就是解决农村学校饮水难问题的一个尝试。

可口可乐关注的是,孩子喝下去的每一口水,是否都是安全而纯净的。这需要从源头到终端,对各个环节都严格把控。从杯子到入口喝下的“最后一厘米”工作若没有做好,之前的种种努力将前功尽弃。在农村,从水窖等水源取水到孩子喝水入口的过程中,存在着太多不安全、不确定的因素。

最终,在进行了大量调研和分析后,可口可乐中国和壹基金得出结论,在终端采用净水设备,对目前中国乡村学校来说,是适用范围最广、最可靠、最有效的解决方案;同时他们也预期,这一方案在执行过程中势必会在标准、复杂的技术、监管等环节上遇到诸多要难题。然而,真正的挑战比预想的还要大。

“给孩子的,就要最好的”

“净水计划”的执行,需要经过学校选点、水质监测、设备安装、水质复测、志愿者培训几个步骤。虽然有当地政府、教育局的全力配合和支持,推进“净水计划”依然不容易。

由于参与“净水计划”的地区通常都偏远、贫困、干旱缺水,当地的饮用水源主要是半山腰的水库、屋顶搜集的雨水,或者窖藏水。这些水中不仅存在肉眼可见的垃圾,甚还有严重超标的大肠杆菌。市面上的净水设备品种五花八门,大部分是针对城市水质而设计的,对项目点的恶劣水质根本无法应付。

“净水计划”的执行团队遍访了几乎所有生产净水设备的公司。作为一家专业生产饮料的企业,对水处理设备的苛刻要求是与生俱来的。可口可乐开始不断地和净水设备较劲。

净水设备的投放学校普遍地理位置偏远,路况复杂。从兰州到武山县山林小学的路,其中就有一段崎岖颠簸,如果不是本地人,甚至很难在蜿蜒的山路中辨别方向。在这样的环境下,要把设备完好无损地送抵学校就是一大难题。

2014年开始与净水计划合作的设备供应商——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净水计划项目的负责人张苑依旧清晰地记得,当净水设备送到目的地时,连机身后盖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碰撞损坏,“内部的输水管、接头,甚至热胆都脱落了。”

这样的设备必须再改进升级。现在的净水设备,经过特殊的内部结构改造,大大提升了产品的稳定性与安全性,细节上也在不断优化。为了避免孩子被撞伤,净水设备原本的四个棱角现在变成了圆润的弧度;担心孩子被热水烫伤,设备增加了水温控制系统;考虑到孩子们的身高差异,出水按钮也做了高低不同的人性化设计。

“这已经是各方五年来无数次调试后的产品了。给孩子用的东西,我们希望是最好的。”可口可乐中国的项目人员说。

大家历经艰辛,把一台精心调试的净水设备安装在学校后,孩子们那一双双瞪大了的眼睛,些许惊奇些许茫然的眼神,又让他们意识到另一个关键:如何让孩子们理解干净水的意义,养成使用净水设备的习惯。

最难的事

山林小学是“净水计划”惠及的第947所学校。设备安装完成后,可口可乐中国的志愿者和当地的公益伙伴一起为孩子们做安全饮水培训。

教室里,志愿者正向孩子们演示水的净化过程。讲台上放着实验用的净水装置,顶层填充的是滤布与卵石,用来过滤较大颗粒的不溶性物质,下一层则铺满了活性炭和蓬松棉,用来吸附有色有味的小颗粒物质。

志愿者邀请一个孩子把自己平常喝的水从顶层倒下去。随着水的层层过滤,孩子们纷纷睁大眼睛,课堂也随之安静下来。当看到出来的水从橙黄变成透明,孩子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哇”的惊叹。杨校长表示,学校70多个孩子中,只有不到10人去过40公里外的武山县城。大部学生都在这次课堂上第一次看到了活性炭,第一次了解了净水原理。

配合净水设备的安装,“净水计划”也会给孩子们配套了专用水瓶。平日,志愿者们会来到学校为孩子们上课,督促他们养成健康的饮水习惯。这是安装净水设备的最后一环,也是真正让孩子们喝上健康饮用水的关键一步。

“安全饮水”,对不少偏远乡村里的人来说,很陌生,也很遥远。孩子们有时图省事,或出于旧习惯,依旧喝生水。

实现“最后一厘米”的饮水安全,依然任重而道远。

对可口可乐而言,如果已经到位的安全的净水设备没有被充分利用,“那也是非常痛心的”。为了提高净水计划的执行力度,从2015年起,可口可乐中国、壹基金与各地教育局调整了净水设备的投放策略:由原本“遍地开花”的分散投放模式转变为“重点区域集中投放”模式。

局外人难以体会“净水计划”的推动者面对这种状况的焦虑。净水设备不仅要安装在学校里,更要装进老师、孩子们的心里。“净水计划”走到今天不过五年,但要改变一代人的观念或许需要更长的时间。

 

甘肃一所乡村小学,孩子们拿到“净水计划”配套的水瓶,喝上了干净水。

 

“所有人“的“净水计划”

只有更多的人关注和参与解决孩子们的安全饮水问题,才可能加快问题的解决。面对这样的挑战,作为“净水计划”的发起方,可口可乐中国开始发动上下游供应链上的合作伙伴共同参与,把“净水计划”变成所有人的计划。

如果不是去实地走了一趟,大润发行销总经理叶淑芬对“净水计划”不会有那么深切的感受。每卖出一瓶可口可乐纯净水,大润发就向“净水计划”捐赠一毛钱,这是大润发与可口可乐中国的协定。叶淑芬曾经犹豫过,这个协定第二年要不要继续执行——直到可口可乐邀请她去贵州的乡村小学实地走访。

尽管去之前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在看到乡村孩子生活的现实情况时,叶淑芬的情绪还是瞬间崩溃了。走访后,叶淑芬在面对“净水计划”时再也无法淡然:“回来的路上我就决定,贵州,我明年还要来;这个项目,明年继续做。”

如果在商言商是一种效率,那么在商言情,未尝不是一种动力。如果有更多像大润发这样的企业参与进来,局面或许很快会有改变。

为了让“净水计划”在更广泛的社会层面产生影响并吸引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可口可乐中国用一种更具影响力和传播力的方式,让“所有人”的‘净水计划’”又推进了一步。2013年,可口可乐中国与壹基金联合发起“为爱同行”活动,这是一个公益体验和户外徒步相结合的公益体育活动,通过组队形式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户外徒步目标,在推广公益理念的同时筹集善款,支持净水计划和壹基金温暖包项目。

四年来,在深圳、杭州、长沙、温州、北京、厦门,有超过11万名健行者“为爱同行”。其中包括可口可乐员工、装瓶合作伙伴,还有热衷体育和公益的社会公众。目前,“为爱同行”已筹款近4000万元,捐赠人次9300多万,大量用于“净水计划”。

2016年12月2日,“净水计划”第1000台净水设备,在新疆阿克苏库车县塔里木乡希望小学成功安装。可口可乐中国给自己定的2017年目标,是要完成在全国1140所农村学校中投放净水设备。按照国务院数据,全国有11.4万所农村学校存在饮水安全问题,这就意味着,到今年年底,可口可乐中国和伙伴们用5年时间解决了这一问题的1%。

集中资源,提供针对性强、可执行的公益方案对解决社会问题帮助颇大。这也是追求效率的企业的优势所在。“净水计划”让1%的缺乏安全饮水的乡村孩子喝上了干净水。1%是少还是多?数字本身也许无法回答这一问题。但这从零到一的变化却是最根本、最深远的改变。如果有100家企业参与进来,每家都想办法完成1%,这个问题就将迎刃而解。

“净水计划”从无到有,围绕自身业务、发挥商业基因和优势,不断探索并日益改善,可口可乐在这一公益项目上进行的深耕才刚刚开始。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