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农业:始于一块蔗田的连锁效应

商业 王岛 陈燕妮
一家企业想要推动原材料农作物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仅仅依靠自身的技术、资金和影响力,其作用难免有限。为此,可口可乐选择携手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行动。

一家企业想要推动原材料农作物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仅仅依靠自身的技术、资金和影响力,其作用难免有限。为此,可口可乐选择携手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行动。

本文是可口可乐中国可持续发展溯源之旅系列报道第四篇,关于可持续农业。



“隆隆!隆隆隆……”

2016年12月,广西崇左市江州区甘蔗“双高”基地,一台大型甘蔗收割机切梢、收割、切段、清选、装载、蔗叶切碎还田,仅仅数分钟时间,甘蔗就装满了一个6吨容量的车厢。

这是甘蔗收获环节的全程机械化。崇左市商务和口岸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仲国桃算了一笔账:“1个工人一天只能收1吨甘蔗,而一台大型甘蔗收割机一天能收甘蔗近100吨,相当于100个劳动力。”

崇左市是全国最大的蔗糖生产和加工基地,被誉为“中国糖都”。2011年以前,以散户种植为主,基本上“靠天吃饭”。单产低,机械化程度低,劳动力缺乏,日益成为崇左乃至广西蔗糖产业发展的瓶颈。

改变无法一蹴而就。推动甘蔗种植产业的转型升级,需要完成土地平整、改善水利设施、提升农业技术等一系列工作。

让仲国桃没想到的是,几年前,与可口可乐中国合作可持续农业水回馈项目,在4500亩甘蔗田做节水灌溉试验后,这一产业升级的进程却出人预料地加快了。


2011年可口可乐公司联合多方在广西崇左启动了可持续甘蔗项目(田卫涛摄)



“黄金三角组合”

蔗糖是可口可乐公司产品的原料之一。而在广西,甘蔗作为第一大战略经济作物,是农民收入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所以2009年底广西等西南五省区遭遇历史罕见特大旱灾,导致甘蔗减产,不仅重创蔗农和当地经济,把蔗糖作为原材料的企业也受到了很大冲击。

农业虽然难以完全摆脱“靠天吃饭”,但对企业来说,尽全力杜绝“靠天吃饭”的不稳定因素势在必行。2009年广西蔗糖的大幅减产,启发可口可乐中国深入思考“可持续甘蔗”的可行性,一个对产业链进行改造、助人帮己的行动开始了。

“企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必须与所服务的人群、所在的社区和周围的环境同呼吸、共命运。”正如可口可乐大中华及韩国区公共事务、传讯及可持续发展副总裁张建弢所言,在可口可乐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战略中,“创造共享价值”是核心。在此战略下,与生产链涉及的各类供应商、原料产区共同推行可持续发展理念,保护水资源,进而打造可持续绿色供应链,是可口可乐公司的目标。

在某种程度上,甘蔗减产事件加快了这一目标的具体推进。但如何帮助甘蔗原材料基地在种植过程中减少用水和降低对土地的影响,提高农户收入,带来产量提升的良性循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家企业想要推动甘蔗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仅仅依靠自身的技术、资金和影响力,其作用难免有限。为此,可口可乐选择携手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一起行动。

2011年,可口可乐中国联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水利部、广西自治区政府和制糖企业启动了可持续甘蔗项目。可口可乐将这种由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和企业联合发起的三方合作模式称为“黄金三角组合”。

蔗糖产量占全国总产量五分之一的崇左市成为当时的试点城市之一,崇左市政府成立了专门的项目组负责具体实施。

“主要考虑怎样提高甘蔗种植中的用水效率,达成水回馈的目标。”作为项目组成员之一的可口可乐中国可持续发展总监田文红坦言,最初的想法很简单,但实施的过程却是一场不断尝试和逐步升级的探索。



崇左模式

2011年,可持续甘蔗项目组在考察完新疆、以色列等地后,在滴灌、微喷、喷灌三种模式中,选择了更符合崇左当地地形和水利条件的滴灌。这种模式的优势非常明显:水可以直接浇灌到植物根部,这一过程基本没有损耗,用水效率从原来的20%提高到了90%;实现水肥一体化,精准控制了化肥的使用,让每亩蔗田减少100公斤的化肥用量;水肥供应充足及时,帮助延长甘蔗生长期,甘蔗的亩产提高了100%。

可口可乐提供了项目试点建设所需的50%的资金,政府部门配套了另一半。同时,可口可乐还把全球的先进经验带到崇左,给当地蔗农带去了“可持续甘蔗”种植理念和一系列技术培训。

随之更多的资源被陆续撬动起来。2012年,广西自治区政府邀请和组织各级政府、专家团队考察崇左,看到显著成效后,国家水利部拨款300万人民币在这里建设更多的节水灌溉试点;农业部启动园田化建设资金,推动蔗田的基础设施建设;国土资源部提供土地平整资金……各项资金汇总起来,每亩甘蔗地开展机械化可持续种植的补贴达到近3500元。

2012年,崇左市政府把“节水灌溉”示范基地从4500亩扩大到一万亩。农民受益显著提高后,主动将节水灌溉模式从甘蔗复制到其他农作物上。崇左新建的香蕉和火龙果基地也陆续全部采用了节水灌溉模式。

几年后回看这个4500亩基地试点,仲国桃认为,与可口可乐中国合作的这个项目更像是一个契机,开启了一系列连锁反应,“通过示范基地的建设,引入节水灌溉理念和设施,‘崇左模式’撬动了从中央到地方各个部门更大的资金投入,甚至为整个广西的农业发展探索了出路。”



共赢的价值链

“崇左模式”成功后,迎来了更大范围的推广和复制。

2013年7月,广西自治区人民政府出台配套文件,提出在崇左、来宾、南宁、柳州等食糖主产市,通过制糖企业大力参与,推动500万亩高产高糖、生产机械化和水利现代化的“双高”基地建设。

“项目从崇左市江州区开始,逐步推广到崇左及广西各地,得到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乃至国家的认可,建立了稳固的公私合作模式并为利益相关方构建了共赢的价值链,”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张宁处长说,“‘崇左模式’形成的示范效应,还推动机械化种植模式的发展,未来将会借助国家‘一带一路’、‘南南合作’政策输送、落地到东盟等国家。”

“黄金三角组合”的初衷是为项目的合作方构建共赢价值链。其中最大的受益方无疑是蔗农。58岁的李健超是崇左市江州区岜羊屯村民,如今他已经不用再辛苦种植甘蔗了。2015年,他家近60亩地随着全村的2600亩地,承包给了农业公司一起进行机械化种植。

岜羊屯有300多人,村里包括李健超儿子在内的很多年轻人都外出务工了。此前李健超还担心,过几年自己种不动了,“家里的地可能要荒掉,这样的情形越来越多,崇左甘蔗支柱产业的地位可能就保不住了。”

土地机械化种植以后,李健超算了一笔账,不仅摆脱了人工种植的劳累和低效,现在一家人的总收入还比以前多了几万块。努力让整个价值链条上的各方都受益,如此大家才能产生一致的行动力,这早已成为可口可乐中国可持续发展项目团队的共识。

崇左又到了甘蔗播种的季节,在机械设备、滴灌助力下的甘蔗,自然生长的势头很好。在可口可乐中国的可持续发展构想里,他们希望善意也如甘蔗一样自然生长——“商业的触角延伸到哪里,就把善意播种到哪里,为社区和环境创造更多价值。” 可口可乐大中华及韩国区可持续发展副总裁张华莹说。

按照这样的构想,可口可乐中国将“崇左模式”复制到湖南茶叶生产、黑龙江玉米生产、陕西苹果种植等实践中。

在湖南,可口可乐公司的茶叶供应商金井茶厂是当地最大的茶厂,2005年拿到了有机资格认证,有着良好的生态环境基础。2013年,可口可乐中国与世界自然基金会联手,为金井茶厂重新设计建造了雨水收集和节水灌溉系统,并在茶园的池塘里建起一片人工湿地净化水体。从金井茶厂的水资源处理入手,就像“99度上再加1度”,让茶园生态更加良性循环,推动茶园真正达到可持续农业的要求。

所有这些实践,都将帮助可口可乐公司实现在2020年主要农业原料可持续采购的目标。“这个目标不但对环境有利,也会改善种植农户的生计,”张华莹说,“同时帮助公司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实现可持续发展。”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