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热度”的企业:用生意生产善意

商业 陈燕妮
作为重要的社会力量,企业应该做有“热度”的企业,在业务的全周期和各个层面实现“对社会有益”的承诺。

作为重要的社会力量,企业应该做有“热度”的企业,在业务的全周期和各个层面实现“对社会有益”的承诺。以可口可乐为代表的一些企业,正在企业与社会共享价值创造的道路上迈出极具探索性的一步。

本文是可口可乐中国可持续发展溯源之旅系列报道第七篇,也是完结篇,关于企业战略。




刘峥望着面前六支盛着不同口味饮料的烧杯:橙、桃、柠檬、西柚、柑橘、白葡萄,苦思冥想。

这些不同口味的饮料在同一生产线生产,每更换一种口味时,管道需要彻底清洗,以保证无任何气味和杂质残留。刘峥需要给这六个口味排序,以确保最大程度地节约每次冲洗管道的水量。

刘峥需要在上百种排列方式中选出最优方案。经过一个月的反复试验,她成功了。

刘峥是可口可乐公司位于上海的全球创新和技术中心的研究员。几个月后,郑州太古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根据刘峥的实验结果,调整了生产计划:先制作柠檬味饮料,用水冲洗一遍后,换西柚味饮料……此前,更换生产另一种口味时,需要反复冲洗三次。

接下来,这套生产方案在可口可乐中国系统全面推广。“管道冲洗次数减少,生产效率提高,成本也节约了”,刘峥说,“用水量的减少也更好地保护了环境。”



创造共享价值                                         

成就伟大的企业,必须超越简单的财富逻辑,进而关心整个社会和大多数人的福祉。但在探寻善意原动力的同时,企业面临着更为现实的问题:如果生意都无法持续发展下去,善意又从何而来?

生意和善意的背后,分别代表的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早在2011年,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就提出,企业在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之间,不一定是此消彼长的权衡取舍关系,解决的办法在于创造共享价值。

共享价值理念认为,如果企业要长久发展,必须与所服务的人群与社会同呼吸、共命运。企业的竞争力离不开社区的繁荣,而企业投入资源解决社会问题,不一定必须增加成本,企业可以通过技术创新、改善经营方法和管理模式、提高生产率等方式有效地参与社会问题的解决。

这意味着,无须割裂善意和生意。企业的发展不但不应以牺牲社区、环境为代价,相反企业要充分发挥自身核心业务优势,在获得商业成功的同时,创造社会效益。善意可以是业务发展直接带来的成果。只是将善意与核心业务结合之路充满了新的挑战。

一些跨国企业从迈克尔·波特的理念中受到启发,深入省思一个企业的使命和价值观,以及如何协调企业与人、社会、自然的关系。

可口可乐公司就是其中一个先行者。2011年,可口可乐公司总部成立了可持续发展部门,在全球设立了首席可持续发展官一职。当年年底,可口可乐大中华与韩国区的可持续发展团队亦宣布成立。摆在这个新部门面前的主要任务,是如何创造共享价值,将生意与对社会的善意联接在一起,实现双赢。

可口可乐认为,企业必须把创造“共享价值”作为自身发展的核心问题来考虑,“‘共享价值’不是甜点,而是主菜,必须融入企业的核心战略”,可口可乐大中华及韩国区公共事务、传讯及可持续发展副总裁张建弢说。



可口可乐员工在烈日下仔细检视中水水质(田卫涛摄)


从核心业务入手  

把对的事做对并不简单。

把共享价值上升到核心战略,可口可乐公司认真思考,选择了那些与自身业务和专长有交集的社会问题,调动核心技术和商业资产,因为只有这样生意和善意才能最大限度地有机结合。

最能发挥可口可乐专长的,就是围绕饮料行业的“命脉”——水来开展系列工作。

水既是饮料的原料,又是生产过程中的消材。2004年之前,可口可乐中国系统生产1升饮料共需2.7升水,到了2016年,这一数字已经降到了1.79升。 

用水量哪怕只是减少0.01升,都需要企业不断探索,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从生产的各个环节“抠”出水来:升级生产线、技术革新、优化管理环节……为此可口可乐中国的装瓶厂每年都会举办技术大赛,鼓励所有员工寻找创意解决方案。比如,有一位一线员工提出,采用类似清洗眼镜的超声波装置来清洗运输用的塑料篮子,会大大减少用水量。如今这个方案已经成为现实。

如何通过降低水耗、循环用水和水源地环境保护等手段减少对自然的影响、回馈自然,是可口可乐一直探索的问题。

2007年,可口可乐公司制定了“水回馈”战略,承诺在2020年前,安全地向大自然和社区等量返还其饮料生产用水量。

郑州莲湖湿地公园就是可口可乐中国水回馈项目的一个“受益者”。鱼翔水底,花满河岸,是人们夏季在这里散步最常见的景色。人们一般不会注意到,这个湿地公园的水全部来自地下一条2公里长的管道。管道的另一头是郑州太古可口可乐饮料公司的工厂。从2011年开始,工厂将生产废水经过循环再处理、达到城市再利用的中水标准,成为莲湖湿地的唯一水源。

在可口可乐上海申美饮料食品有限公司,中水除了自用,还提供给同在一个工业园区的夏普工厂,用于企业空调冷却水补充、绿化、厕所冲洗用水等。

当被问及这些水回馈相关的项目投资给公司带来多大的经济回报时,可口可乐大中华及韩国区战略及信息洞察副总裁杨俊说,“回报和收益是多方面的,很难准确统计。可以肯定的是,2016年在整体快消品行业增长放缓的情况下,我们的市场份额仍在持续稳步增长。”可口可乐对可持续发展项目的投入,为自身竞争优势创造了机会。

生意和善意,是可以共生,互相促进的。


作为可口可乐公司“水回馈”战略的项目之一,长沙青天寨农家乐人工湿地已经形成了一个和谐的小生态(田卫涛



善意自然生长的方式

可口可乐在努力解决与自身的生存和发展休戚相关的水的问题的同时,也在不断探索如何将其积累的经验复制到其他领域。为此可口可乐就其各种原材料供应链、产品销售链的各个利益相关方的联结点上进行了系统性思考。用什么样的方式使生意生产善意,需要智慧、创新以及开拓性的思维。

除了水,糖也是可口可乐的重要原料。可口可乐中国参与解决与蔗糖有关的问题,切入点是最源头:可持续甘蔗种植。可口可乐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水利部、当地政府、蔗糖供应商等共同在中国最重要的蔗糖产区——广西崇左开展可持续农业水回馈项目,帮助改进蔗田上的灌溉设施,将经过处理、含有营养物质的制糖废水回用于甘蔗灌溉,优化和提高了用水效率,在节水的同时增加甘蔗产量。

蔗田里有很多女性种植者,她们希望提升经济收入,但苦于缺少学习的渠道和资源。相似的情况同样发生在可口可乐产业链上的不少女性身上——食杂小店的女店主、创业大军中的中低文化水平女性等。为此,2013年可口可乐发起了“可口可乐520计划”,开设商业培训、创业和生活支持课程,帮助产业链上的女性学习、成长,给她们融入现代社会提供了一个入口。善意就这样从一个领域蔓延到另一个领域。

在成都租了一个店面经营饮料批零的方雪二,是“520计划”的一名学员。她文化程度不高,前期资金、店面、货源、客户等都有问题,只能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得知可口可乐中国开设了专业零售培训课程时,她第一时间报名了。

接受记者采访时,方雪二说自己特别欣赏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向社会捐赠了99%的股份——虽然她还不能完整说出“扎克伯格”这个名字,但她对企业追求社会价值的欣赏是显而易见的。自己的生活条件改善后,她就资助了阿坝州里一个生活困难的孩子,这个“520计划”的受益者,将“善意“的接力棒传递了下去。

而在供应链上,可口可乐中国推动善意生长的方式,是让自己深入到县乡的供销网络和管理能力,在救灾中派上用场。

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可口可乐中国的物流和仓储系统,可以弥补传统救灾体系在应急救援物资上采购、仓储、调配的供应网络短板。经过周密调研和准备后,可口可乐中国在2013年启动了“净水24小时”应急救援机制,在灾后第一时间为灾区提供最急需的饮用水。第二年8月,云南鲁甸地震发生1个小时后,距离震中最近的镇子上,一个可口可乐分销商库房里,72000瓶饮用水就已经准备就绪。

此时,“一瓶水或许不仅仅是一瓶饮料,它是一种人与人的联接,一种我们在乎、我们和你在一起的具体表达。”可口可乐大中华及韩国区可持续发展副总裁张华莹说。

正如“现代管理学之父”的德鲁克所说,企业管理的本质就是激发人的善意。做充满善意的事,可口可乐不乏志同道合的同行者。在可口可乐中国所有的可持续发展项目中,都能看到政府、非政府组织、产业链上的合作伙伴的身影,同时也汇聚了无数同样关心社区、关注环境的普通人。

每年,可口可乐中国和壹基金都会联合发起针对公众的“为爱同行”活动,参与者参加步行30-50公里的活动,帮助乡村学校孩子筹集安全饮用水的善款。对很多参与者来说,超过30公里的步行实在是挑战人的极限。这段既“自虐”又“刻骨铭心”的经历,就像楔子一样,将参与各方对乡村孩子的善意深深印在了大家的脑海里。

张建弢表示,“作为社会的重要成员,推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企业是重要的生力军”,可口可乐中国的每一个可持续发展项目,都紧紧围绕自身业务优势和资源,通过更有创意、更有连接力的方式来吸引更多人关注和参与。在乎,是最好的驱动力,也是最强的向心力。

思考这些问题并努力地去践行,成为有“热度”的企业,或许是一家有着几十万名员工、业务触角延伸至世界各个角落的百年老店,经历了130多年历程至今仍蓬勃成长的根本原因。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