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这篇,我就辞职去大理开吃!

开Fun
就是为了吃得酣畅淋漓



单身的人有个困惑,国内旅游吧不能说去云南、去大理——只要你一定位晒照片,人家就发坏笑。


本饭挂个大写的微笑:人家去大理还真的是为了Yan遇,但肯定和你遇到的那些妖艳尖货不一样——不是当地人不知道。


别一提米线就想过桥,大理的米线要活色生香多了。


在大理啊,最幸福的不过于,大清早溜着狗儿到洱海门边上的古香园来一碗肉酱米线,老板接过碗盛上米线,大勺起几回汤洒下,娴熟地在上头依次放好韭菜豆芽、粑肉、肉酱……接过米线在旁边夹几把白泡菜,落座,一气呵成,默契满分!



大理不大,想吃土鸡米线就去云县土鸡米线家,顺着玉洱路一直一直向上走,过了大丽路口基本很快就走到了,他们家做得也是特别地道,鸡肉卤得十分入味,连超级不爱吃鸡的饭饭都能将鸡皮挑了把肉吃光。



这家的凉鸡米线在当地人心中也是和人民路上那家再回首平起平坐,耳边常有二人为此争论不休。


来自大众点评@carol程


米线也有粗细之分,吃一碗好的米线就像在喝一碗浓汤,所有的味道都在这个汤里,要是你在街边一家不知名的店里吃上一碗清汤一样没有厚重感的米线,请别继续吃了,换另一家吧,好的米线值得你一找再找。


至于豆花米线,最正宗的豆花米线看上去清清爽爽但吃上去是辣的,豆腐特!别!得!嫩!豆花米线做得好找佤族,辣得心眼儿都没了。



要说大理的米线和其他地方的米线的不同,就是有那么一些粘牙,不会太发更有韧性。



饵块虽云南哪都有,但还属大理最地道。


饵块是什么?口感像年糕,但比年糕更筋道不那么粘牙,原材料大米种类有点儿不一样,做法主要分为饵块、饵丝、饵片三种,做法当然也是不同。



英凤店里的大婶儿动作不是一般利索,紫米白米荞麦玉米饵块选了摊好,拿着小竹棍问你甜还是咸要不要辣,你一答“甜的!香辣!多点花生酱!”,便见她刷刷几下三四层酱就抹匀,夹上一根烤好的油条,卷起,接过走人,烫人却忍不住地要下嘴。


烧饵块其实就是烤饵块,做得最权威的就是英凤烧饵块,在云县土鸡米线下边不远处。


整个大理古城吃下来,还是风花雪月前古城牌坊一对老夫妻做得最好,皮子比英凤家的薄多了,最爱烤鸭肉,有时鸡肉鸭肉都来点,一般三四五块钱的饵块就这样涨成十元,晚上有时也会在洪武路口设摊,现在古城管制后不知还在不在了。


图片来自享途旅游网


饵丝是饵块切丝,扁扁的,吃起来粘牙,不如米线劲道,强要尝试的话还是古香园呗,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做法,只是米线换成了略显棱角的饵丝。


图片来自中国大理官网


图片来自美食家大雄


炒饵块呢,说白了就是大救驾咯,腾冲来的汉族小吃,饵片混着蕃茄云腿还有辣椒碎炒出,满满酸辣味。



来自马蜂窝网友Zaihir


太亲切了,俗称大理披萨。


破酥粑粑做得最地道的在喜洲,大理往双廊丽江的路上,原名不就叫做喜洲粑粑。


来自新浪博客大理闲会所


习惯早上去洪武路跟玉洱路交叉口那家排了队买破酥粑粑,第一次吃的是咸口的肉粑粑,觉得干干的并不是非常好吃,之后在泸沽湖回大理的路上随便买了一次,红糖馅的喜洲粑粑简直就像夹心巧克力一样一口下去绵绵的馅直接淌了出来,还是至尊豪华版!


来自携程网雨后空气的香甜


不管甜的咸的,这东西啊一定要趁热!趁热!趁热!


大理推荐洪武路口那家,路上冷的绝对不要买,喜洲的话随便买,长相比上边的更精致。



如果在大理呆得时间长,有机会一定要跟着当地白族人去参加喜宴。


来自美食家大雄


并不是指宴餐有多美味,只是那种氛围作为游客的你一定没法感受。当时隔壁人家装修设宴,邀请我们一道庆祝,这种喜事可遇不可求,饭饭当然不能错过。


凌晨三四点开始宰猪,两头两百斤壮的猪就趴在门口。当时是听着惨叫声起来的,下楼听到有个姐姐在哭,内心柔软的人儿哭着说“太可怜了,我再也不吃猪肉了”。


也或许是因为第一次听到猪的惨叫,白天应邀参宴时看着油腻腻的大肉竟觉索然无味。



白族当地的菜辣味很重,肉菜油腻,吃法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生肉片、粉蒸肉、酥肉,都是最当地的特色,尽管如此,依旧口味不合,但吃不完也请记得打包带回,因为这寓意着分享喜事,咱们吃的是民俗、是心意。(炸乳扇、白族米糕这些不单独说,喜好各由人都可以试试,不过乳扇烤起来不错,洪武路口那对老夫妻做的时候就是现烤,热乎的最好)


来自新浪博主林笛LD


要说风情,大理的菜场不比洱海差。


最兴奋的就是顶着超强紫外线戴着超大斗笠背着大背篓去北门菜场买菜,有一站永远忘不掉——博爱路。


每次去菜场,都能在人海中自由穿梭,自我感觉良好地假装自己是当地人说一句“便(pián)宜(yí)点(dián)咯(lo)”,然后从菜摊子那头识破一切嘿嘿笑着的大婶手里接过皱巴巴的找零,把菜向后一甩丢进篓子,走向另一边。


来自新浪博主懒小猫yanling


古城的美食远不止这些,细讲三篇都不够说,但在饭饭眼里,大理最珍惜的食物莫过于这些最原始的食材,也只有云南的红土,才能养出最根正苗红的土豆西红柿、茄子紫薯山药君。



总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这红土分明养的就是食物!


切开土豆是紫红色的,在菜市场随便看到的茄子是黑紫黑紫的,掰弯一根超深色的豇豆要用上蛮力,竟然连韭菜都是香的……最重要的是!大雨过后漫山遍野全是菌子!菌子!菌子!



传说中炒得沸沸扬扬的豌豆粉,新鲜靠谱的蜂蜜,未被套路过的鲜花黑糖……倘若你问当地人上哪一次性整这些东西,答曰——北门菜场。


什么想找的东西这都有,碰上没见过的食材也莫惊讶,因为真正的“宴”遇在这呀!



离开那里,或许真的就很难买到才十块十五块钱一斤的猪炒排,也很难再见到被称作洋芋的红心土豆,还有初秋雨季大雨后采下新鲜的鸡纵、见手青在菜市场路口叫卖的山人,单价十五的鸡纵上哪再遇见……


一个城市最地道的或许不是那些风味小吃,更不在于那些风景名胜,而是在当地人们生活的每个细枝末节,一场喜宴,一个菜场,一次赶集……


我们旅行时最容易忽略的是这些,但身临其境感受过后,最容易怀念的也是这些。


有些照片找不到了,

回忆突然就像连同着一起消失了一样。

啊,好想再一次,

去大理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