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汤包的人一定不懂温柔

开Fun 饭小姐
也从来没有一样食物在入口之前需要如此的温柔耐心




大学时有个男生请我吃饭,我提议吃汤包,却偏被拉到馆子点“大菜”:“别想着省钱,过不下去了才吃包子呢!”后来就没怎么搭理这人了,不尊重女性意愿还在其次,不懂欣赏小笼汤包的美,那是真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汤包是嗲妹子。温糯微韧半透明的皮子包裹着鲜软粉嫩的肉馅和一汪鲜汤,甜,糯,鲜,软……启唇之间,吞下的仿佛是暖黄色的光,鲜与软在身体里萌芽,吃个包子简直吃得春心荡漾。


也从来没有一样食物在入口之前需要如此的温柔耐心:


你要温柔地动筷,柔着劲儿夹起,就着身子用小勺托着送到嘴边,轻轻咬个小口,吻似的吸一口汤汁,才将整个汤包囫囵而下……


真的,不懂汤包的人一定不懂温柔。



其实很多人懂得这种温柔,汤包名店散落华夏大地:


西安有贾三、开封有第一楼、武汉有四季美、无锡有王兴记、上海有富春……馅料不尽相同,但那暖、软、多汁、鲜美是相似的。

 

对于爱汤包的人来说,汤包是他们“心头的一颗朱砂痣”。文学家梁秋实就是汤包的迷哥,还专门写散文来赞汤包,通篇暧昧温柔的味道,偏疼气息让人不忍直视。


汤包最迷人的地方就在那口鲜汤,以江浙一带为例,讲究的做法是先用鸡汤去熬猪皮,冷却后成为肉皮冻,在包汤包时挖一勺进去,上笼蒸后就成为了鲜汤。皮呢要半发不发为佳,薄韧而利落才能包裹住那勺鲜汤,也劲道好看:不至于塌下去,也不会湿软粘牙。



汤包本质上是精致的草根小吃——大酒店偏做不成最好的汤包,路边小店或是平价老店则是最美味汤包的归宿。坐下来吃笼汤包喝杯茶,是了不得的市井乐趣。


北京并不盛产汤包,奈何有饭小姐这样的汤包控。以下四家汤包店,或高推荐度,或藏得很深……饭小姐帮你吃过了,并且一吃再吃——


鼎泰丰




并不像江苏上海那般高手林立,在北京,鼎泰丰就代表了小笼汤包的最高水准。鲜汤、肉馅、面皮,还有一口一个的个头、鲜甜度,醋、姜丝、辣椒酱,一切都刚刚好。汤包米其林餐厅名副其实。


5克的皮,16克的馅儿,18个褶——高度标准化令鼎泰丰出品稳定,每家味道相差无几,但也少了一些探小店的情趣和惊喜,这就好像一个美女不大看得出情绪,保持微笑。但是……美就好了呀!


阿文


大家都说好的平价汤包店,前天刚去拔了草。坦白说并没有相传中那么好吃,首先这是一家桌上没有姜丝的汤包店,另外汤太齁了点,吃完第一个嗓子就发粘,一个箭步冲出去满大街找酸梅汤解腻。



针对汤包而言,我可以接受用少量味精调鲜,但是有攻击性的还是接受无能。不过外形、口感都合格,一笼鲜肉汤包也只要22块,带瓶解腻凉茶傍身,随便吃吃也是可以。


翡翠


汤包界新贵。个头和鼎泰丰一样小巧玲珑,汤包味道稍淡,适合不喜甜的汤包控,也属佳品。



第一次翡翠吃还是在香港,全名叫“翡翠拉面小笼包”,术业有专攻。大概两个月前才开进北京,三里屯独一份。要说缺点,汤包的汤稍少,种类不多。


邵合记


冲着秃黄油拌饭去的,意外收获了不错的汤包。无锡风味小笼包,偏甜,包型也粗犷些,吃起来很过瘾。



只不过只要不是当季吃蟹粉,其实全是冷冻品,处理得再小心也会有点点腥味。想念无锡小吃,这里是好去处。



汤包店真是个温柔的地方,人们对着一笼热气腾腾的软妹,举止比平日轻了三分,温柔对温柔。即便是壮汉,此刻也用粗手指捏一双细筷子,尖着嘴巴喝一口汤咬一口包子……


约个温柔的人  去吃汤包吧!


我也去了玉华台,可惜的是梁秋实先生钟爱的小笼汤包已经没有了,大汤包配吸管走起……而石库门、小南国等餐厅的汤包实在不温不火,如果你发现有更加好吃、有特色的汤包店,记得告诉饭小姐。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