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会吃啊,梅兰芳先生!

开Fun 饭小姐
在生活里,他是谦逊温柔、懂吃懂生活的生活家

没听过京剧的人,也知道梅兰芳。事实上梅兰芳不仅是艺术大师,德行楷模,更是民国当年最讲究的吃货和最红时尚博主……翻开史料看梅先生,你可以找到一个大写的品味。


西服&马褂都演绎得rio帅(最左是卓别林)


 

他是在上照相馆拍照都是时髦事的年代拥有一台相机的先锋Boy


什么叫时尚气场?他上身儿是设计师款连体泳衣,别人是黑跨栏背心


 

美食大V梅兰芳

 

穿着品味显而易见,今天我们聊聊他的吃货本质——民国可谓舌尖上的年代,名流们空前地讲究吃、爱琢磨吃。

 

梅先生是其中的佼佼者。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民国有大众点评,梅兰芳拿到vip中的LV7不止。他品味独到,得到美食界的推崇和肯定,作为民国美食大V,饭馆、菜品他吃必红。



 

都一处点白菜

 

都一处的招牌是烧麦,而梅先生来,必点的却是一道白菜——乾隆白菜。


这道菜食材实在易得,只要白菜芝麻酱老陈醋蜂蜜盐,可要烧得好真有门道。汤汁要调和,蜂蜜味配上陈醋的微酸,芝麻酱的浓郁,配上火候得当,脆里带软的白菜才千滋百味。


梅兰芳祖籍江苏,长在北京,口味贯通南北。因为他名气大,又会吃讲究吃,每当他登门,饭庄名店都会紧张几分。而且“少油少盐”是基本——你只看到梅先生嗓子好、身段好、皮肤好还爱吃,其实他有很多克制。

 

全聚德要黄瓜

 

说到克制,全聚德烤鸭卷里卷黄瓜是梅先生首创。


烤鸭是鲁菜,以前都是只卷大葱的,梅先生有次问全聚德大师傅:后厨可有黄瓜白糖?将刚片下来的烤鸭皮蘸白糖,烤鸭卷中以黄瓜替代大葱……开启了吃烤鸭的一股清流。


烤鸭皮蘸白糖这种吃法我真的建议大家试试。

 


好的鸭皮就鸭胸上那几块,蘸一下冰清玉洁的砂糖粒,酥香配蜜甜,嘴里一抿,油脂与肉汁齐飞,化做一汪浓郁滚下喉咙……闭上眼,哈~脑海中简直腾空一朵朵烟火,很会吃啊梅先生!

 

 

烤肉宛踏雪寻“梅”

 

南宛北季,老北京吃烤肉就认这烤肉宛、烤肉季这两家。梅先生是烤肉宛的拥趸:“肉香溢室,鲜嫩赛豆腐”。这驰名300年的烤肉馆子不是吹的。


 

梅先生风雅,吃烤肉“须晴日”:经常在雪后约上好友来此品肉赏雪还曾留下过墨宝……以至京城票友一下雪就兴奋,就盼着雪晴后到烤肉宛来“寻梅”……民国追星.gif


 

捧红峨眉酒家

 

现在名声大噪的峨嵋酒家在四五十年代还只是一间小门脸,这小店被梅兰芳发现,隔三差五的到此点食峨嵋酒家的川菜,吃完了还打包。



那场景,仿佛当下最红的大明星在街边小店打包螺蛳粉……那时候峨眉是小店,小破桌子小破椅,这让主厨伍钰盛总觉得“对不住”。


梅兰芳是真正的美食家范儿。他对伍师傅说:“我是来吃菜的,又不吃桌子、凳子。”还为峨眉酒家提了字,你现在招牌便是梅先生的墨宝了。


哎,最平易近人的便是他了——


传说“梅党”里的齐如山与李释戡发生口角时,梅兰芳首先“示弱”;当他的琴师徐兰沅与王少卿之间产生误会时,他首先说错在自己,“他永远都先说自己有错 ”。在家中,下人都能同他高声讲话,一个奶妈都比他谱大。梅兰芳研究会副会长吴迎曾笑说:“当年,他家奶妈到我家一坐,两旁各站4个保镖,开口就是,吴迎啊,今晚我的票怎么着啊?” 


梅兰芳反而宽和得像尊菩萨,仿佛他在台上唱够了,就应该不说话的。 



 

梅先生的传世家宴


和下馆子比起来,其实梅兰芳先生的家宴更加出名。当年达官贵族如果收到他的家宴邀请,都是桩值得发朋友圈炫耀的事。

 

梅府有两位大厨坐镇,一位是梅兰芳的琴师徐兰沅,擅长京、鲁等北方菜。另一位就是孙振良的祖师爷,淮扬菜大师王寿山。



梅兰芳的琴师徐兰沅(右)


作为梅先生的小粉丝,我对梅府菜一直心心念念。特别挑了个好日子去吃——在北京什刹海附近的大翔凤胡同里有个四合院,这是梅先生票友聚集地,匾额就是店名:梅葆玖亲笔书的“梅府家宴”四个字。


不好找,从大马路拐进去还要在胡同里走好一阵。我去那天下雨了,打了个三轮,一路烟雨,恍恍惚惚间到了这个别致小院,瞬间入“戏”。




 

跨进梅府家宴的门槛,就像是推开了梅兰芳的家门。一个三进的院子,清雅至极。屋内到处都是梅兰芳的旧物:老相片、老唱机、亲笔画、还有梅先生的战袍……


 


当年北京、上海两地的梅公馆经常是高朋满座。梅兰芳先生十分好客,不管是老友还是新朋,抑或是小孩,他都要亲自迎送。在这儿你仿佛能看见当年的热闹场景。




道道精致,梅先生真的很会吃!虽然梅府菜“守清”,却不少滋味,这更见功力。


唱戏的人绝对不能乱吃,不能伤了嗓子肥了身段,长痘痘也不行。作为梅家的家厨,既要满足梅先生挑剔的口味,又不可放松他的食欲。就是在这样的苛刻条件下,梅府家厨研制出了600多道……



不过其中最具特色的,左不过这碗粥——



梅兰芳的最爱:鸳鸯鸡粥。


是用最好的鸡脯肉、中草药、甲鱼,选精细的糯米作为粥的原料,炖16 个小时,煲粥的水则是用砂锅煨出来的老鸡汤,粥煮好了还要用蔬菜汁勾一道芡。


这粥无米,细滑的口感却与粥别无二致。入口极鲜美,一种踏实温柔的鲜美。这是梅兰芳上台前必喝的一碗粥。


传说梅先生登台演出之前会提前两个小时喝粥,临近演出就什么都不吃了。他曾说:“一个演员,如果吃得过饱,万一在台上吐了,后果不堪设想。”大实在话——爱却克制,真的绅士。



这是达官贵人不一定能吃上美味,而梅家从上到下的工作人员却天天顿顿吃。


我记得梅兰芳司机满善举的采访曾说,当时有五六个人为梅兰芳服务,吃饭时,服务人员一桌,梅家人两桌,饭菜都一样,梅兰芳吃什么,大家吃什么。



从小到大也听过梅兰芳不少故事,知道他是“就是死学,学得瓷实”的笨学生;是“天才太好”,把京剧唱出中国的艺术家;是日本侵华时,蓄须罢演的爱国者;而在生活里,他是谦逊温柔、懂吃懂生活的生活家梅兰芳……


今天是他诞辰120周年,只想用他最爱的美味来怀念德艺双馨的大家:梅先生,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