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晋网红到备受质疑,但摩拜单车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反观 崔一凡
胡玮炜还希望摩拜能够引领一种潮流,即从“占有”到“分享”的转变。“

  

 

这个秋天的商业圈有两件事值得我们关注。一是苹果最新发布的iPhone7,虽然没有再次改变世界,但至少变了颜色,这已足够引起一阵狂欢。

 

第二件就是摩拜单车的爆红。这种造型小巧精致的橙色单车开始在北京的街道上频繁亮相,扫码即可骑走,随停随放,没有停车桩,半小时收费一元。对于饱受“最后一公里”折磨的都市上班族来说,使用便捷且造型炫酷的摩拜单车瞬间成了备受追捧的网红。

 

车红是非多,当时髦的年轻人纷纷骑着摩拜晒自拍时,质疑声也纷至沓来。

 

前些天,一篇带着浓郁QQ空间风味的《摩拜单车在上海运营了3个月之后,创始人哭了...》刷爆朋友圈,一张张触目惊心的照片揭示了摩拜单车遭损毁的厄运;9月19日傍晚,摩拜单车系统因用户数量增大而宕机,用户们定位不到任何车辆,扫码也无法打开车锁,由此引起人们对其平台承载能力的担忧;另外,一些专家或用户对于摩拜单车运营模式、盈利能力、骑行体验的质疑也大量见诸网络。

 

但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胡玮炜并没有为此焦虑。她只是有些疲惫,开始创业之后,早出晚归成为常态。打开她的朋友圈,甚至可以见到她凌晨一点骑车回家的照片。最近的一两个月,摩拜发展迅速,员工多了几十号,他们刚换了一间更大的工作室,上下四层,门口摆着一辆有全体员工签名的摩拜单车。

 

胡玮炜没有把当下摩拜遇到的障碍称之为“困难”,她轻描淡写地告诉我,“我觉得这都不是问题,我们只是处于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这位创始人有着清晰的思路——用技术和制度解决问题。


 


减少损毁依靠信用制度

 

9月26日,胡玮炜在朋友圈发了两张照片,污浊的水池中,隐约可以看到一辆橙色的摩拜单车躺在水下。图下文字为,“不知道是什么激发了黑暗面”。这是摩拜团队一直以来所担心的,一些用户素质的低下会给外表靓丽的单车带来不可磨灭的伤害。而摩拜CEO王晓峰之前也透露,率先投放运营的上海地区车辆损毁率已达到10%。

 

这是现实的成本问题。每辆摩拜单车的造价约为3000元,一般情况下可使用四年,但以摩拜目前数以万计的投放量来讲,10%的损毁率意味着每年几百万元的投资打了水漂。

 

对于无桩的摩拜单车来说,要想妥善管理每一辆车实在太困难。投放的单车就像洒在大海中的鱼苗一样无影无踪,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单车内置的GPS系统。通过GPS,摩拜员工可以了解车辆的使用率、行驶轨迹以及停放位置,这也是建立单车管理制度的技术根基。

 

基于此,摩拜建立了信用积分制度。新用户均有100信用分,每骑一次或举报一次增加1分,违规就扣分,用户违停将一次性扣除20分。当信用分低于80时,用车单价将提高到半小时100元。

 

9月19日,摩拜单车宣布与前海征信达成战略合作,以后摩拜单车的用户信用数据将被纳入前海征信的个人征信系统。前海征信是中国平安的下属全资子公司,其业务覆盖了银行、保险、投资、信用卡、众筹等多种类型。如果用户的信用积分较低,将直接影响其办理金融业务时的审批。

 

另外,据胡玮炜透露,摩拜未来还有接入政府信用系统的计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征信系统不发达的中国,摩拜的出现或许将倒逼政府及商业机构建立更加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

 

“有段时间这一情况(盗窃、损毁)比较密集,现在已经好转了。”胡玮炜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一方面有警方的配合,另一方面也是摩拜的制度起到了作用。北京上海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些自发组织的“单车猎人”,利用业余时间找出违规停放的摩拜单车,举报不规范用车的用户,胡玮炜理解并感激“猎人”们的良苦用心,“我们所有人都是有共同利益的,我们都会因为共享单车而受益。”

 

胡玮炜不止一次提到了“用户教育”,在她看来,用户与产品有一个相互磨合的过程,用户在影响产品的同时,制度作为产品的一部分也在反过来影响用户,良好的制度能够教用户“懂规矩”。


 


盈利只是时间问题

 

自摩拜单车在上海投放之初,诸大建就对这个新鲜玩意儿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作为同济大学公共管理系主任,诸教授给予摩拜单车极高的评价。在诸大建看来,这是互联网+制造业的典型产品,摩拜单车从制造业的、实体经济的角度,创造了一个智能化的自行车,“如果它搞得好了,不仅能卖服务,还能卖自行车。”“这是真正的中国故事,可以讲到国际上去的。”诸大建说。

 

所谓“中国故事”,就是真正源自中国的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公共自行车由来已久,在世界范围内的尝试也数不胜数,而这之中,还没有能够自主盈利的范本。

 

目前中国大部分城市公共自行车系统都依靠政府财政输血才得以维持,经营状况最好的杭州,去年的亏损额也达到了500万。台湾的公共自行车服务公司YouBike是世界上运行最好的自行车系统之一,但他们同样面临着盈利困难的问题,需要靠政府的补贴和捷安特的车辆赞助才得以维持。

 

摩拜与传统公共自行车系统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是“无桩”的设定。在“最后一公里”的敏感场景下,随骑随停模式最大化了用户的骑行意愿,自然比传统的有桩单车更有吸引力。考虑到摩拜单车的用户主要是城市白领,骑车是为了通勤,所以方便和耐用是摩拜单车首先要考虑的因素。

 

最初胡玮炜跑遍了所有生产过公共自行车的供应商,试图将单车的硬件都外包,但没有厂家能生产出四年不返修的自行车,“他们甚至连报价都不愿意”。最终摩拜单车这家互联网企业做起了制造业,建立了工厂,自主生产所有硬件。

 

“每当我们纠结细节时,都会回到一个标准:方便和便宜。这是公共自行车的核心价值。要达到这两点,就需要车辆稳定耐用,因为频繁返修的成本难以承受,其他需求都是次要的,只能尽量满足。”王晓峰说。

 

但自主生产单车的重运营模式让舆论对其盈利能力产生质疑,尽管胡玮炜和王晓峰在不同场合都强调过摩拜暂时不考虑盈利问题,“我们在做一件很酷的事,这就够了”。但经历过去年的O2O泡沫,单薄的“情怀”显然已经不能让用户和投资者买单了。对于一个公司来说,能赚钱才是硬道理。

 

对此,同济大学教授诸大建算了一笔账:每辆车每天可接4单,最低收入4元,一年下来约1500元,按照每辆单车3000元的成本核算,两年回本,按单车的设计来看,4年保证不坏,所以从经济上看,摩拜单车可以持续发展。

 

“另外,每个用户299元的押金,这部分钱解决了摩拜单车一部分现金流压力,因为一般情况下,用户都不会轻易申请押金退款。”诸大建说,“而每辆车的边际成本是逐渐下降的”,平均一辆单车对应的用户会越来越多,押金也就会越来越多。

 

出于对“耐用性”的追求,摩拜单车的骑行舒适度被打了折扣。20公斤的重量,轴承驱动,实心轮胎让人感到“步履维艰”;无法调节高度的座椅也让不同身高体型的人骑行感受不一。而这种设计的目的是为了在最大程度上降低车辆的返修概率。

 

事实上,我们现在见到的摩拜单车已经经历了数次迭代。最初投入运营的是一款柠檬黄色车型,车轮较大、带前框,因为生命周期太短而被放弃。而据最新消息,摩拜单车的新车型即将亮相,新车骑行更舒适,车前框回归,但它更像一个支架,能放包,放不了小物件,避免用户遗失物品,也不会被人随手丢入垃圾。

 

正如胡玮炜所说,问题在一个个解决,“我们需要的就是时间”。


 


大数据方案解决城市潮汐

 

生活在北上广的白领们都清楚上下班高峰期的人流有多恐怖,这种大城市独有的潮汐也给摩拜带来了难题。常见的情况是,来公司的时候看到很多摩拜单车停在楼下,一到下班,却一辆也找不到了,打开定位,发现全都在地铁口。

 

简言之,就是如何分配车辆的问题。摩拜目前处理这一问题的方式是无为而治,“我们不管太多,尽量让车自由流动”,胡玮炜说。但事实上,针对找车难,摩拜有时也不得不动用人力,把闲置的车辆投放到办公聚集区,这样一来,人力成本增加,公司的运营模式更重。

 

“主要问题是他们投放的车辆还不够,”诸大建如此解释,单北京一城,工作日通勤人数就数以百万记,摩拜如今几万的投放量显然不够。但如何解决数量充足之后的单车利用率问题呢?这依然要借助技术的力量。

 

在摩拜单车后台,每天有海量的数据被收集、分析,根据单车不同时间段、不同地点的使用频率,摩拜将实现智能化的投放,对于大数据的利用,将使其在投放数量和使用率之间找出一个平衡点。但投放车辆增加之后,单车利用率会不会降低成了一个疑问,如果完全依靠大数据进行智能投放,以摩拜现阶段的技术实力,或许会成为一个难题,毕竟有数次宕机的前车之鉴。由此看来,摩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而让胡玮炜欣喜的是,她发现了一些不规律的车辆小循环,譬如在浦东,车辆总能自动到达人流密集的地区。后来她才知道,这是上海的摩拜用户自发组织的“运车”行动,这让她觉得摩拜越来越像一家输出价值观的公司。

 

好的产品或许能对人、对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为了使YouBike顺利运营,台北市政府大费周章地拓宽人行道并隔出一条自行车道,但在大陆,城市对单车依然是不友好的。没有专门的自行车道、自行车停放区太少、断头路太多,都是制约摩拜未来发展的瓶颈。

 

“过去十年二十年,北上广深的城市建设都是以小汽车为导向的,马路搞得很宽,人行道改得很窄,自行车道都没有了。摩拜单车意味着中国的城市建设要进入第三波,即以单车友好的城市为目标。这是两种不同模式的改革。”诸大建向记者解释道。

 

毫无疑问,摩拜未来的发展需要政府的协同配合,而摩拜在这方面做得相当成功,受到了上海市政府的赞许:公司成立四五个月之后,在上海管理交通的副市长蒋卓庆来调研;今年9月,摩拜迎来了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参观。另外,上海为摩拜单车划出了许多“建议停车点”。一旦有失窃,也能立即得到警方的支援。

 

摩拜正在让城市起变化,不管是自发运车、举报违停的单车猎人,还是城市交通设施一点一滴的改善,都证明摩拜诞生在一个恰到好处的时刻——随着社会的发展,城市更加重视人的价值,人与人、人与城市之间更加友好和谐。

 

胡玮炜还希望摩拜能够引领一种潮流,即从“占有”到“分享”的转变。“它共享的不仅是一辆单车,还共享便利。过去三十年都在发展汽车,占有物质。现在人们会发现你的幸福感跟你占有多少没有关系。”


图片来自摩拜单车官网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