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栅栏:像疯子一样去爱

MO生活志 阿嬷
我和你,两个疯子
文 | 阿嬷
  
从去年开始就等着的一部片子。最初的私心自然是因为主演,小田切让是我的理想型,而苍井优拥有我最喜欢的女性长相。两人在十年前就合作过漫改片《虫师》,十年后再一起出现在《跨越栅栏》里面,真是让人感慨啊。

森女人设的苍井优已过而立,小田切让更是到了不惑之年,《跨越栅栏》讲的也是中年人的艰难人生,这种叠加效应免不了让人心有欷歔。但好在,两个人都老成了我喜欢的中年模样,也算宽慰人心了。谁叫我是既怕死又惧老的人呢。

普遍意义上的中年模样,到底是怎样一番境况呢?在酒桌上遭到小辈们的没礼貌对待后,小田切让饰演的白岩说出了下面一番话。

“就像年轻人那样,假装自己活得很开心就好了。刚才你们笑了吧。明明没有什么好笑的事情,所以呢,最好趁现在多笑点,很快就没那么有趣了,很快哦,很快。很快就会变成只是活着,没有一件开心的事,仅有工作,然后死去。那就是你们的人生。”

这是一个失败的中年大叔对年轻人的警告,也是他对自己破落人生的无可奈何:在与妻子离婚后回到故乡函馆,进入一间职业学校学习木工,全部生活来源就靠一份失业救济金。

终日烦躁,盲目劳动,白岩不愿意回忆过去,也不对未来抱有期望,只是浑浑噩噩地过着眼前的生活。就在他认定自己将会就此度过余生的时候,一个像疯子般的神秘女人田村聪,出现在了他的生命中。

聪白天在在一间动物园工作,收入微薄,住的地方连洗澡间都没有,夜晚则在风俗店做陪酒女。

一个失败的中年男人,一个同样失败的中年女人,这不属于通常意义上值得歌颂的爱情,太缺少鲜亮的东西,太乏善可陈。

与白岩的认命不同,聪还在与生活做着抵抗,想要挣脱行尸走肉般的日常。她的身上有着一股像疯子一般的劲儿,深深地吸引了白岩,让他陪着她发疯。

白岩第一次见到聪的时候,她就在发疯,不过是对另一男人疯。她在抱怨男人不会与女人交流,她绕着汽车像鸟类一样表达爱意,男人不理会,她一个人跌坐在大马路上。

白岩第二次见到聪的时候,她在风俗店旁若无人地跑来跑去,率性地跟每个相熟不相熟的男人以鸟类的方式打招呼。

风月场上的男人,谁会把她当真?他们要么对她的怪诞不以为意,要么把这当作她招徕客人的招牌,根本没有男人懂得她的深意,他们也不想打算懂。


像鸟类一样,这个女人一直活得像个行为艺术家。

脖子这样伸长,头相互靠近,在空中,脚一下子缠绕在一起。她渴望像鸟类一样,奋不顾身地求爱,她渴望像鸟类一样,遇到愿意像她这样一起赴死般求爱的男人。

这种女人是可怜的,她不计后果的疯狂大胆,倘若遇上错的男人,最后落得的只是水性杨花的评断,成为往后被人指指点点的把柄。


白岩的同事代岛和久介绍两个人认识,得知白岩与聪在一起后,炫耀与聪的前情,在言语上轻薄聪。就像丢破玩具一样,毫不在意。

这样的男人自然是最下品了。只是,这场尴尬到爆炸的戏要怎么收场?

像往常一样,聪不顾周围人的眼神与私语,像鸟类一样兀自跳起舞来,她向白岩发出邀请,就像鸟类求爱一样。最终,白岩接受了聪的要求,两个人像鸟类一样,相互靠近,彼此缠绕。

那一刻,简直要让人落泪了。


他救了她,他全力配合了她的表演,避免了她成为众人眼中的笑话。他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他选择了像她一样发疯。

如果你多想一想就会知道,他的回应于她而言,是多么的意义重大。像她这样如此为爱痴狂的女人,他就像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

当然,某种意义上而言,她也救了他。她把他从一潭死水中捞了出来,她让他感受到爱、热烈与疯狂。

我一直认定,在一段关系里,女人永远比男人来得凶猛。只有女人值得为爱痴狂这四个字眼,男人永远是权衡利弊的理性动物,年纪越大,越懂得权衡,也越不可爱。

所以,光是这个桥段,便足以让我爱上这部电影。而剩下的,那些不计后果之后的代价,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如果一直靠理智活着,会不会太累了?偶尔,也该像疯子一样。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