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大师》里的家暴启示录

有意思网 闲心兔
它值得9分!
《记忆大师》将时间设定在未来,拥有“记忆存取”技术的未来。在记忆大师医疗中心,记忆能够提取、重载,也能删除。
 
做了删除记忆的手术后,如果后悔可以再做取回记忆的手术。取回记忆手术会在72小时内进行记忆重载,72小时后不再删的话,片段会永远留下。
 
就像如今的整容手术,即使已经全球普及,但仍存在问题。



正因为这样的背景下,作家江丰(黄渤饰)为了放下感情,提取了自己与妻子张代晨(徐静蕾饰)的相爱记忆,但他妻子却因此拒绝离婚,要求他拿回了记忆。阴差阳错,江丰加载了一个陌生人的记忆。
 
在载入的记忆中,江丰发现了这段记忆的主人与不久前一桩因家暴死亡的女性李慧兰有关,也就是说这个人正是杀人凶手。


 
李慧兰(王真儿饰)为了孩子、为了面子,她忍受了公务员丈夫李航十几年的家暴。一旦能够被称为家暴,就说明这种丧失理智的行为已经开始显露了。如果不能够得到及时的遏止,那么就会造成更严重的家暴,甚至如同日常便饭。
 
在李慧兰的婚姻中,她把自己摆在了一个很低很卑微的姿态。但家暴并不是一个委曲求全就可以解决的问题,面对严重的家暴,甚至需要用生命来结束它。
 
最终,她倒在了家暴的现场。在凶手看来,死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归宿。



而江丰随着记忆的慢慢复苏,他意识到这段记忆的主人不止杀过李慧兰,还杀死过另一名女性。
 
这名受害者由许玮甯饰演,她在浴缸里溺水身亡,画面充满了窒息感和无法挣脱命运的无力感。



她曾不堪忍受丈夫的殴打,逃回了娘家,却在娘家人的劝说下、丈夫的恳求下和丈夫回了家,不一会儿在丈夫的车上就遭到了更加残暴的殴打。
 
她即使被暴打,也对丈夫不离不弃,不允许孩子说“离开”“希望他(父亲)死了”这样的话,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又称人质情结,犯罪的被害者对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她不离开,也是因为她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这样的选择看似合理,实际上愚蠢至极。
 
对孩子来说,看着不和谐的家,甚至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妈妈被爸爸打,这对孩子是多么大的打击,很有可能就让孩子变成同样的“暴力怪物”。
 

 
两宗凶杀案,江丰一语道破片中两名女性受害者的深度心理,“两名受害者性格很像,他们根本不觉得丈夫对她们施暴是一种犯罪。”

陈姗姗(杨子姗饰)是《记忆大师》中唯一一位单身的女性,她视家暴为仇,憎恨那些将拳头挥向自己女人的男人。她是婚姻围墙之外的呐喊者,想鼓励受家暴者走出婚姻的苦痛,却也无奈面对着的都是“装睡的人”。



在张代晨与江丰的婚姻中,江丰的沉默转化成为冷暴力,同样痛击着妻子张代晨。
 
两人从懵懂青涩的情侣到历经沧桑的夫妻。她原本有着同丈夫一样成为知名作家的机会,这也是她的梦想,但她为了家庭放弃了。她一边忍受着人生落寞的痛苦,一边接受别人投来的羡慕眼光,还在为了完成旁人认为最重要的任务——“生孩子”吃药打针多年。


 
电影中,张代晨与江丰住在极具现代感的房子里,但她却不幸福,作为妻子,她放弃事业,活在丈夫的光芒之下,同样在婚姻是依附、卑微的姿态。
 
张代晨问江丰:“这本书如果是我写,我会写得比她差吗?”江丰看着妻子,颤抖着说不出话。这时的沉默,成了最残忍的帮凶。提出离婚,是张代晨为自己做的最后一次挣扎。

表面上《记忆大师》的让人新奇的地方是,若干年后记忆可以移植和重载,但是最大的亮点是关注到了一个令人忽视的社会群体——被家暴的女人。
 
电影中的李慧兰、神秘女子、张代晨像一面镜子,照映出现实生活中的家庭百态。据2015年的数据,全国2.7亿个家庭中有30%的已婚妇女曾遭受到家暴,而涉及家庭暴力的故意杀人案件,占到全部故意杀人案件的近10%。


 
影片《催眠大师》同样是在悬疑的外表下讲述一个容易被人们忽视的社会问题——“创伤后的应激障碍”群体。《催眠大师》中真正需要治疗的是催眠大师本人(徐峥饰),电影最后医生本人走进大雨,得到救赎。
 
而《记忆大师》里,没有人被救赎。这才是现实。
 

目前《记忆大师》作为一部犯罪悬疑片在豆瓣上的评分为7.3,但它在社会情感人性上的展现值得打9分。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