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的“空巢青年”!

有意思网 法克兔
要说我现在为什么还没成为空巢青年,大概就是因为穷吧



我一直没搞懂“空巢青年”到底是什么意思,据说是指那些在大城市租房独居的单身年轻人。

 

独居的年轻人并不是个新鲜话题,只不过原来叫“北漂”、“沪漂”,北京封禁地下室之前,还叫过“蚁族”。

 

可一旦加上“空巢”二字,一股凄凉的意蕴便蔓延开来——这个词源于“空巢老人”——因子女外出打工而不得不独居的老人。随之而来的联想包括“孤独”、“落魄”、“丧”、“厌世”等一系列消极词汇。这意味着,年轻人们一不小心又被贴了标签。

 

空巢意味着自由

 

如果我有得选,我也想当一个空巢青年。

 

合租的生活虽然不孤独,但也不自由。几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不知隐私为何物。每日赤诚相见,别人屁股上有几颗痣都看得清清楚楚;洗完衣服拿到阳台上晾,总会发现多了一条室友的裤衩或袜子;最恐怖的是晚上,十点钟我能清楚得知隔壁的“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12点,挂着东北味儿的呼噜声准时响起,1点,内蒙古长调跟上节奏,如果不是3点钟有人梦游把洗脚盆砸了,我还真够呛能趁这短暂的安静入睡。

 

到了二十多岁的年纪,越来越觉得自由比热闹更重要。一个人在家里,想唱歌就唱歌,想打滚就打滚,想打飞机就打飞机。记得小时候最开心的就是爸妈不在家,我披着窗帘被当黄金圣衣,挥舞挂窗帘的棍子当金箍棒,避孕套吹成的气球在空中散落,营造一种猴王出世,天崩地裂的氛围。总之一个人的时候就能上天入地,好不快活。

外界总是想当然地认为空巢青年与孤独为伴,但据网易新闻发布的数据显示,55%的空巢青年每周与朋友聚会至少一次;在闲鱼上空巢青年们发布了149万个技能分享帖子,整体占比高达80%,充分说明他们对外的积极社交、互动的一面。

 

但对于一些能享受到父母关怀的年轻人,自由就显得非常奢侈。我一个朋友,北京本地人,跟父母在一起住。早上七点半起床,晚上十点半准时睡觉,想偷偷在被窝里看剧,被她妈发现,把她IPAD给没收了;自从过了24岁生日,她的周末都是在相亲中度过的,因为相亲,她已经认识了不下一百个男性基层公务员。

 

她实在受不了父母的过度关心,正琢磨着自己搬出去。她现在一有空就上租房平台看房子,租房要求只有一条:尽可能离公司近,尽可能离家远。

 

空巢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社会的误解往往来自“空巢青年”们有意无意的矫情。一个经典的场景是,某次加班到很晚,走出公司,行走在灯红酒绿的城市中,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像是面带嘲讽的看客,天桥下的车辆川流不息,似乎都在信心满满地追逐着自己的绿光,而属于我的绿光又在哪儿呢?每每思绪至此,必然要用手机记录下这一刻的城市剪影,再顾影自怜地配上一句“一个人的北京”,一种被城市巨兽吞噬的无助感油然而生。

 

但发朋友圈的时候忘了屏蔽家人,爸妈一看到,可不得了,以为孩子受了天大的委屈,立马打电话过去,让孩子回家。但是你真的愿意回去吗?这里可是北京,所有的资源都在这里汇集,一夜暴富的神话在这里反复上演,你可以站在最前沿感受时代的脉搏,可以跟各个行业的顶尖人才面对面谈笑风生,你甚至可以用手机支付一个一块五毛钱的茶叶蛋——这可是在纽约、伦敦和东京都无法体会到的便利。

 

在北京,你是Tony老师,回家,你只能是村头狗剩。所谓空巢青年,只是不想在热血未凉的年纪过上退休干部的生活,不愿在家长里短的吐沫星子里打发一生。空巢青年们不需要被怜悯,他们选择在这个时代做一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这本身就是值得尊敬的。

 

况且,现在早已不是费孝通笔下的乡土中国了。农耕社会重视家庭、婚姻和邻里关系的缔结,是因为生产力水平低下,一个人很难生存。但如今不同,在大城市里,只要努力工作,且不妄想着买房,一般都能过上不错的生活。即便是一个人宅在家里,也有各种上门服务能满足生活所需。

发达国家已经证明了“空巢青年”是大势所趋,美国社会学家克林南伯格撰写了《单身社会》,认为在个人主义的独居社会,即便一人生活也能建立良好的亲友支援系统;日本的手绘画册《一个人住的第五年》,日剧《孤独的美食家》则将“独居”生活做了浪漫化处理,赢得了日本年轻人的广泛共鸣。

 

随着城镇化进程不断加速,城市已经作为一种理念深入人心。在城市里,“个体化生存”是年轻人们所推崇的生活方式,最新调查显示,北京的平均结婚年龄是27岁,而上海是30岁,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恰恰证明了空巢青年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强烈的经济和情感需求。

 

可怕的不是空巢,而是空虚

 

在一些媒体的画像中,空巢青年被描绘成了空虚、孤独、颓丧的“葛优瘫”形象。因为缺乏社交,他们的生活被无聊的网剧和手机游戏充斥着。但仔细想想,这似乎跟空不空巢没什么关系,只和具体的人有关,有的人独居却过得充实,有些人即便身边有人陪着,话不投机,也只会觉得更加孤独。

 

其实没什么事是一个人不能做的,网络上流传的“孤独体验”,比如一个人吃火锅,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去KTV,难道真有想象中那么惨吗?在独处中,我们不需要考虑他人的情绪,完全回归自己,专注于所做的事,看一场电影没人打扰,唱歌的时候没人抢麦,这是多么幸福的时刻。空巢没那么可怕,可怕的是内心的空虚。这种空虚会将你所有的精力掏空,把你满腔的热情浇灭。

还有一种说法是,缺乏社交生活的根本原因是穷,这个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毕竟大多数娱乐活动还是需要花钱的。

 

但穷不是丧的借口,重要的是热爱生活,能从中发现乐趣。刚来北京的时候,我和朋友会在大街上闲逛,有一次逛到三里屯,想找点乐子,就进各种奢侈品店里玩,把自己买不起的东西都试一遍,在售货员的满面怒容下大摇大摆地离开。附近还有酒吧,我们就坐在对面的马路牙子上一边看酒吧里的钢管舞表演,一边喝北冰洋、聊天。这或许是最便宜的娱乐方式了吧。

 

但据我了解,能成为空巢青年的都不穷,随便打开一个租房APP,看北京房租价格,五环以内,十平米的一居室月租也要三四千块,想住得离公司近一些,那就是五千往上了。要说我现在为什么还没成为空巢青年,大概就是因为穷吧。所以每当有媒体对空巢青年表示同情时,我只能暗下决心,努力赚钱,争取早日当上空巢青年。】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