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大妈的陨落

有意思网 木木兔
你大妈不一定是你大妈,但你大爷永远都是你大爷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地盘之争。


只要你踏足公园广场,就会遇见扎堆的人,那里有趣的不是热闹,而是江湖里的势力划分。


广场舞大妈的势力范围最膨胀,因为一座公园的广场再大,大不过大妈们的广场舞需求。她们声势浩荡惹人围观,身手不凡雄踞黄金地段,但还算不得广场之王。



饭后跳支舞,活到九十五


并非所有大妈都这么咋乎,有些大妈腿脚不好,跟不上广场舞的节奏,但不妨碍她们划定势力范围,怼着广场舞大妈。


她们每天也准时来到广场,拎张小板凳,安安静静地坐成一条笔直的线,专心致志地在手机上搓着麻将。


不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坐成一条笔直的线


千万别小看这条线,你可以在圈外围观,若是不小心误入圈中的场地,就等着被驱逐出境吧,毕竟这是连广场舞大妈都无法染脚的地界。


圈子里是大妈们玩轮滑的孙子孙女们。大妈们每天会准备好水果饮料,伺候孙子孙女们屙屎撒尿。


大妈们的主要任务其实是管理后勤


广场也是玩轮滑的首选,曾经有骚年不知好歹,与广场舞大妈争夺场地,眼睁睁地看着广场舞大妈,打电话给了他们亲爱的警察蜀黎。


在他们奶奶辈的帮衬下,轮滑骚年重新赢得了场地,这是大妈间的较劲,也是广场舞大妈的首次失利。


更让广场舞大妈们无处较劲的是,这些不跳广场舞的大妈眼里,从未有过她们。


因为这些不跳广场舞的大妈,正忙着圈儿里的内部斗争,凑近细听就会发现,她们言来语去,看似人畜无害的家常,却是绵里藏针的比较。


“这手镯子是我闺女给我挑的啦,贼贵,非要买!”


“我儿子在北京买了房,非要接我来住,一点都不习惯!”


“呵呵!”


就算在场下比输了,没关系,大妈们还有场上的孙子孙女啊。


“哎呀,跑第一的是我孙子呐!”


轮滑场也是大妈们的角斗场


一座城市的公园广场,自打娘胎出来,东西南北各大片区,就已经被跳广场舞的大妈、玩轮滑的骚年等各色人物瓜分,单就广场舞大妈内部而言,还有点舞、民族舞、扇子舞、交谊舞等势力有大有小的门派各自割据一方。地少人多,摩擦不断,稍有不慎,很容易擦枪走火。


跳广场舞的大妈与抽陀螺的大爷,就是一对宿命的冤家,一样地背负扰民的骂名,一样地对场地如饥似渴。


一山向来不容二虎,大爷们没有家务活的拖累,每天早早地来到广场,毕竟大爷大妈都是大把年纪,谁都不敢硬来,谁先往地上一躺谁就赢。


大爷虽然人少,手里的陀螺鞭却是个可怕的武器,鞭子一甩,“啪”声刺耳,鞭长两倍的环形范围内都是大爷的领地,让手无寸铁的大妈们不敢轻易靠近。


广场舞大妈们艰难地找到了心理平衡,毕竟作为老年群体普及最广的一项运动,广场舞几乎已经占领了中国每一座城市的每一处公园广场,广场舞大妈的足迹还走出了国门,抽陀螺的大爷算个逑啊。


但让广场舞大妈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把她们引以为傲的广场舞跳到极致的,不是她们自己,竟然还是一帮老大爷



这就耐人寻味了,大妈们知道自己的老伴儿是个什么德行,当她们在跳广场舞时,她们的老伴儿也许正在打太极,也许正在拉二胡,也许正宅在家,但就是不会跟着她们来跳广场舞。


现在,大妈们常会发现,队伍里时不时地混进几名中老年男银,合着音乐跳得跟她们一样起劲。


中老年男人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广场舞队伍中


大爷们成长很快,他们力气大,能扛音响,嗓门亮,能喊口号,数量少,异性缘好,很快就成了领队,成了广场舞大妈们口中亲热的“王大哥”与“小李哥”。


“跳起来,跳起来,不跳腰里长肉!”大爷们知心地喊。


大妈们只好接受了一个现实:公园广场早就换了天下,大妈们依然是绝对的大多数,大而无当,大爷们虽然是沉默的少数派,却是当之无愧的广场之王


公园广场向来是藏龙卧虎之地,只要你擦亮双眼,还会发现更多隐秘的广场之王


暮色四垂,广场华灯初上,地板砖上到处倒映着大妈们的舞姿。这时你若抬起头来看看天,会看见星星点点,那是发光的风筝在风中飘荡。


公园广场上空的风筝闪闪发亮


顺着风筝线寻找,在公园广场的一处犄角旮旯,摇线的大爷银发苍苍。“放风筝要仰着头,对颈椎有好处。”大爷淡淡地说。


虽然被广场舞大妈们赶到了犄角旮旯,可是大爷们的风筝在广场上空俯瞰众生,藐视大妈,睥睨一切。大妈们人再多,也拿头顶上的天没办法。看着大爷的背影,你会偶然想起武侠小说里隐藏的高手“扫地神僧”。


高潮是在收风筝时,天空中的星星点点被大爷逐渐拉近地面,围观广场舞大妈的人群纷纷撤离,改成围观老大爷。享受广场上川流不息的市民投来的目光,是广场舞大妈们的习惯,现在大妈们心塞地发现,她们与聚光灯渐行渐远了。


放风筝的大爷是深藏不露的“扫地神僧”


放风筝的大爷每晚都会来,除了雷雨天。


所以,要见到终极的广场之王,还需等到雷雨之时。风筝收了,轮滑休了,陀螺歇了,广场舞大妈也撤了,寂静的广场几乎空无一人。


这时你若撑着伞来到广场,会发现一个孤单的身影躲在伞下,伞下隐隐约约香烟缭绕。


雨中抽烟的大爷背影好孤独


“老伴儿不让抽,到广场上偷着抽一根儿。”大爷解释说。


大爷被广场舞大妈赶到了公园广场上,无牵无挂,凭着一根烟自在逍遥。平日里被瓜分成各大势力范围的公园广场,此时在大爷的小凳下重新回归一统,大爷一个人就是一座广场啊。


你也许会不禁感慨,你大妈不一定是你大妈,但你大爷永远都是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