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吃西瓜吐籽的人:免费的瓜子你们不要吗?

有意思网 急脾气兔
不吐籽,我们还是好朋友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吃西瓜吐籽,以及不吐籽的人。


当一个脆沙瓤的大西瓜被“咔嚓”打开,吃瓜群众们便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盘。


——西瓜好吃,没有籽就完美了。

——先把籽都挖掉,才能痛快大口吃。

——吐什么籽!免费的瓜子你们不要吗?


吐籽的人



强迫症患者必须吃一口吐一下,我最喜欢跟这样的人一起吃西瓜。


他们细嚼慢咽才吃了一块,我已经吃了两块;他们想拿第二块时,只剩下一堆西瓜皮和打饱嗝的我。喝喝,自己吃得慢要赖谁?


自带吐籽快捷处理方式的人,舌头会条件反射把瓜籽和瓜瓤分开,连吃好几口后存够了再一起吐掉。


更有甚者,右边存着籽,左边放着口香糖,把脸撑得比仓鼠还大。



吐籽也可以是吃西瓜最爽的一刻。


“咔哧咔哧咔哧咔哧”。胡同口大槐树下,一群小男孩蹲在地上啃西瓜。

“噗噜噗噜噗噜噗噗噗”。他们卯足了劲,鼓起腮帮子比赛吐西瓜籽。


六岁的小冠军一抹脸上的西瓜汁,得意洋洋地传授经验:舌头卷成一个卷,类似枪管,深吸一口气,一粒一粒开始发射。


于是每当我看见有些吃瓜群众的腮帮子越来越鼓,便知道他在默默存炮弹。攒上一嘴西瓜籽往出吐的瞬间,仿佛他已然化身一支人形机关枪,嘴角冒着蓝色的火焰,向垃圾桶开火:哒哒哒哒哒!

 

“你难道没有当豌豆射手的梦想吗?”他们这样问。


不吐籽的人



不吐籽的人大多是懒,嫌麻烦就直接吞。小时候听说不吐籽肚子里会长西瓜秧,于是整个童年吃西瓜都战战兢兢。


长大后,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吞西瓜籽,不是因为懂得了故事里是骗人的,而是因为——肚里长西瓜苗能拔掉,但懒癌晚期无药可治。

 

据推测,这类人吃任何水果,葡萄,提子,石榴,香瓜,杨梅,只要籽和核噎不死人的都会囫囵吞下去。鸭锁骨,水煮虾的壳,也会被他们像粉碎机一样嚼烂,然后吃得一干二净。

 

鉴于懒,他们永远只能是吃瓜的群众,一辈子对着澳洲大龙虾、麻辣小龙虾,以及阳澄湖大闸蟹这样的坚硬的美食望洋兴叹。


更多不吐籽的人,纯粹是因为讨厌瓜籽。


吐籽会打乱吃瓜节奏,那种酣畅淋漓的快感。他们希望西瓜籽自觉离西瓜远一点,最好在他们没有动手之前主动消失。

 

如果足够好运,会有男朋友当人形去籽机。没有这种待遇的只能自食其力,慢工出细活。


为了能一劳永逸地吃掉整个西瓜,他们甚至会买无籽西瓜。


哪怕它高一两倍的身价贵得肝儿颤,哪怕它没有好颜值,只有有气无力的红与惨白的青皮,哪怕它一点也不甜,味同嚼黄瓜。哪怕它根本没有沙瓤。


这些都不重要。


在最核心的原则性问题上,其他一切不重要的因素都可以妥协。只要没有碍眼的黑瓜籽,一切都好商量。


想必当初研发“无籽西瓜”的黄昌贤教授也是很讨厌吐籽的。


不吐籽的西瓜吃起来多爽啊。后人把这一伟大的发明摆在与空调、WIFI和冰激凌一样崇高的位置上,并致以深深敬意。


但你们考虑过西瓜的感受吗?

 

无籽西瓜是三倍体,由于三倍体细胞在进行减数分裂时出现染色体紊乱的情况,所以三倍体西瓜不能形成种子。三倍体西瓜通过两倍体和四倍体杂交而来。


——大意是,无籽西瓜唯一的作用只能被吃掉,它没办法像正常西瓜一样生小西瓜。

几乎所有水果存在的意义,就是用丰美的口感诱惑动物来吃,然后让动物帮忙传递种子繁衍下一代。但为了让人类省去吐籽的麻烦,更好地满足人类的口腹快感,无籽西瓜被剥夺了繁衍后代的权利。


这是一种关乎种族的屈辱。


原来的西瓜憨厚淳朴,头顶绿帽子却依然有一颗红亮的心。它特意把自己的籽设计成不容易被消化的结构,即使穿越凶残的胃酸和肠液,也能完整无缺地被排泄出来。只要能让DNA开枝散叶,它甘愿忍受这一切。


无奈西瓜被人类发现后,被征服、被掠夺和压榨多年。最宝贵的籽被丢进垃圾桶、冲到下水道不说,如今还要忍受被阉割的侮辱?


西瓜终于在奋起反抗中成精。


从此他们绿得谄媚,红得粗俗,甜得刻意。饱满的瓜籽里包裹着古怪的恶意,黑亮的表皮上闪动着嗜血与复仇的光。一勺挖下去,他们兴奋颤动着,不详的汁水四处飞溅,像愚蠢人类的末路。


闰土,今后你要小心的,不是猹——而是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