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贾跃亭

有意思网 刘莹
有人说,他是战略家,是引领时代的颠覆者,是继马云之后的最伟大的造梦者,有情怀的创业先锋... 有人说,他是大骗子,大忽悠,画饼大王,下一个唐万新,乐视就是下一个德隆。



属于贾跃亭的乐视时代或许已成过去式。

 

最新的消息是,融创在乐视影业的股权比例,已经由此前公布的15%,增持至21%。这意味着,融创再度增持乐视影业股权。


7月3日曝光的,贾跃亭夫妇名下家产与3家乐视系公司共计12.37亿资产遭遇司法冻结,似乎只是这次乐视地震的开端。


果然,4日晚间,据乐视网公告,贾跃亭持有的5.19亿股上市公司股份,再遭法院冻结,时限为自冻结之日起三年。 


这并非贾跃亭首次遭到财产冻结。自2016年11月乐视陷入严重的资金危机,就有多家与乐视有债务往来的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请财产保全。当时,贾跃亭发布公开信坦诚资金链紧张,但同时对媒体表示,“乐视依然有良好现金流,也不欠外部供应商货款,目前手机业务存在欠款问题,公司已经在尽力解决。”


半年后的今天,外界已经不需要贾跃亭再做什么回应了。


就在这场蔓延至资本市场端的债务危机发生前夕,2017年6月13日,贾跃亭失去了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资料显示,乐视控股的法人代表变更为吴孟,同时,吴孟也接替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担任乐视控股的经理。


乐视的英文名LeEco,翻译成中文是“快乐的生态系统”,这跟贾跃亭乐观对外的形象很符合。就算在乐视最困难时,他依然不愿承认自己“蒙眼”狂奔,只是觉得和跑的太快有关系,“乐视的方向没有问题,七大生态不可或缺”。


从2010年8月上市之初的一家规模不大、盈利模式单一的视频公司,借助资本的力量快速成长为互联网领军企业,到横跨电视、手机、汽车、金融、体育、影视等诸多板块,建立起一个生态王国,乐视短短几年时间创造了一个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令人瞠目的奇迹。

 

只是,奇迹归奇迹,命运之神并没有特殊对待乐视。


将摊子铺得太多且开销巨大,乐视的每一块业务都似乎面临风险,也因此上演了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质疑甚至冲突,包括前不久为了解决资金危机,乐视被指挪用易到13亿资金,引发了与周航的互撕大戏。


在根基未稳的情况下,过早、过多谈及生态,反复、执迷于讲故事,乐视今天所遭遇的一切在很多人看来是在劫难逃。




时光回到半年前,1月13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宣布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与战略投资者(嘉睿汇鑫,融创中国实际控制)以及其他投资人达成协议,共获168亿元投资。贾跃亭表示,本次引入融创中国作为战略投资者,将一次性解决乐视目前的资金问题。


在乐视和融创联合举办的战略投资合作发布会上,孙宏斌与贾跃亭讲述了两人的相识过程。一见如故,惺惺相惜成为故事里最浪漫的桥段。次日,公司股票复牌。 


然而,贾跃亭的乐观没有战胜那些持批评意见的人们的悲观。仅过半载,他本人出局,他的企业风雨飘摇更甚。 


至今,贾跃亭创办乐视已13年。他曾在给公司全员的信中写道:“蒙眼狂奔,我们在沙漠中种下梦想的果。浑身伤痛,能不能算收获?” 


一语成谶。此刻的贾跃亭正处于这样一种伤痛之中:外部,众多金融机构索要债务;公司内部,乐视的离职潮在延续,这里还包括乐视的裁员风潮——在国内,乐视部分部门裁员比例超过50%,同时乐视本周宣布在美国解雇325名员工。


1973年,贾跃亭出生在山西临汾市襄汾县北膏腴村。因家境贫困,他不得不利用寒暑假在村里的钢铁厂打工。在一个酷暑,打工回家的路上,疲惫至极的他忍不住一头跳进了池塘,因此生病。“我对这次生病印象深刻,因为整个人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也是对性格极好的一次历练,病一好,我又继续去打工了。”很多年以后,贾跃亭回忆这段过往,认为他的性格形成、乐视的命运似乎都和这次事件紧密相连:“乐视同样是一个非常坚韧的公司,公司十年发展,遭受了各种压力甚至磨难,但是从来没有选择放弃过。”

 

这是3年前,贾跃亭在接受福布斯中文网采访时,讲述的一段他少时不为人知的经历。

 

公开的信息显示,贾跃亭发迹于“卓越实业”,而此前他是山西省垣曲县地税局一位最底层的公务员。卓越实业坐实了贾跃亭“煤老板”的前传,很多人理所当然的认为:在煤炭暴利与小煤窑矿难频发的年代,无论他是白还是黑,他都难以逃脱“不道德的血液”。


卓越实业使贾跃亭成为了老板,但没有使他变成富豪。2002年,29岁的贾跃亭离开垣曲县,从县城去了省会太原,在那里,他通过兜售基站配套设备而成了有钱人。仅用一年时间,他就拿到了联通在山西大半的业务,赚得盆满钵满。


他的这家公司叫“山西西伯尔”,后改名“山西西贝尔”。2003年,贾跃亭又从太原走向北京。他创建了“北京西伯尔”,第二年衍生出“乐视网”,六年后上市,一跃成为视频行业的翘楚。


并非所有人都认可贾跃亭的梦想,包括乐视自己的人。乐视影业一名前员工称,“乐视生态只是对一些基本概念进行包装,然后进行大力宣传、广告轰炸,但基本上没有什么创新。”


也有人批评乐视生态肆意挥霍。据凤凰科技报道,在谈到贾跃亭在网络视频领域的一些做法时,一名同行称部分内容交易价格过高,“两年前,他们制造了泡沫。我当时就说,如果乐视网兑现在内容许可交易方面的所有承诺,它会破产”。

 

类似的批评在乐视宣布布局汽车领域时达到顶峰。有无数人揣测,如果不是贾跃亭狂热地迷恋于造车,乐视的今天会不会不一样?

 

进军互联网汽车,被人们视为是42岁的贾跃亭一次极其冒险的尝试。




2014年12月9日,贾跃亭在微博上公布“See计划”,宣布乐视进入汽车领域,将研发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


 “60%的城市雾霾是汽车尾气造成的,只不过没人敢这么承认而已。”贾跃亭认为汽车工业将进入“百年难遇的变革期”,就像当年苹果变革手机产业。


2013年,埃隆·马斯克推出的电动汽车特斯拉大获成功,成为科技领域最时尚的话题。正是在2013年初,贾跃亭开始有了做电动汽车的想法。这个想法并未得到公司高管的支持,他们认为可能拖累大家甚至上市公司,因为这太消耗精力了。但贾跃亭决定一意孤行。


2013年底,乐视汽车立项,由贾跃亭个人出资。他派人到美国做前期工作,筹备汽车公司。“最后战略落地,要谈重要的人,我就亲自去美国做。”他说,这也是自己去年在国外半年的重要原因。


后来的结果人们都知道了——准确地说是人们都猜到了,坚持造车带来的巨大资金困扰给予整个乐视生态最沉重的一击。“在美国的‘法拉第未来’就是一个鬼厂”。


截至本文发稿,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的消息仍不断在更新,科技媒体36氪在《我们在乐视大厦“蹲点”两天,供应商高喊:“乐视还钱!”》一文中,梳理了近半年的时间里,乐视供应商们的讨债百态:乐视前台贴上了“乐视还钱”四个字,有人带着马扎聚在大厅。


在知乎《如何评价贾跃亭》这个问题中,有网友写道,在中国,没有一个企业家会像贾跃亭这样,人们对他的评价两极分化如此严重。


有人说,他是战略家,是引领时代的颠覆者,是继马云之后的最伟大的造梦者,有情怀的创业先锋...


有人说,他是大骗子,大忽悠,画饼大王,下一个唐万新,乐视就是下一个德隆。


但或许,就像梁启超所说的那样:“天下唯庸人无咎无誉。”


 (文中数据及新闻事实资料参考自腾讯财经、中国网、澎湃新闻、腾讯科技、凤凰科技、福布斯中文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