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就结婚的90后们:“结婚是件小事”

有意思网 韩茹雪

结婚这件小事?

图片来源:照片主人公廖思琦微博 @廖思琦_ParentsIN


2017年6月,临近毕业季,一组“人大毕业生带娃来拍本科毕业照”的照片引爆了朋友圈。

 

照片上的女生廖思琦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2012级的学生,曾赴哥伦比亚大学交换半年。据大学好友回忆,两个人的爱情从大二开始,“本科期间能修成正果的并不多,说实话能够看到他们俩过得很好,有点意外,却又情理之中,剩下的都是祝福。”

 

“在他诞生之前,我每天都期待着宝宝出生那天。但当听到宝宝的第一声啼哭后,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逼向我,我要抚养一个新生命了。”大学本科期间结婚、生子的廖思琦这样描述自己的心路历程。

 

这则新闻屡登热搜榜首,网友评论众多:

 

“祝福但不羡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权,没有对与错,人家养得起、过得好就行。难道三十好几没孩子就是解放人权吗?提前生孩子就是侮辱女性?”

 

“有能力就养呗,父子年龄差越小越好,前提是有能力”

 

“大学期间敢生下来,必须得给你一个赞”

 

“主要还是家里有钱,不然像我们这种工作多年的穷鬼还是连想都不敢想”

 

“当你多年之后换了一个又一个男朋友还稳定不下来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羡慕了”

 

……

 

毕业前生子固然是个案,但“毕婚族”们却是越来越多。2017年6月11日,12对大学生毕业生在武汉欢乐谷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毕业婚礼”。同在这个毕业季,杭州近百名大学情侣毕业生参加了一场特殊的水上泡沫婚礼。

 

那些头顶“叛逆”、“浮夸”、“不成熟”、“垮掉的一代”等标签的90后们,一步步经历着成年人的“大事”,甚至更加超前。

 

结婚这么“严重”的事情,似乎被他们轻描淡写就完成了。相比于上一代人,这些90后的年轻人们,家庭的经济基础更为优渥,对婚恋的观念也更加开放,以上都丰富着他们在结婚这件事情上的自主选择权。

 

在毕业前后的时候选择结婚,他们准备好了吗?或者说,他们觉得,这是一件需要准备的事情吗?

 

我们采访到了几对毕业前后结婚的90后年轻人,发现对于结婚的描述,正从一件“人生大事”悄然变成“扯证”这并不端庄的词汇……


“领完证好长时间,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结婚了”

@林西西,女,1991年,2017年4月1日领证


我的老公是低我一级的师弟。我们去领证结婚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非常不“浪漫”,没有求婚,没有戒指;似乎也非常不“现实”,因为也没有房子。但我俩都不觉得那些东西会影响我们扯证,相处舒服是我们最看重的。

 

我是比较传统的女生,对家庭有很多期待,他也是顾家的性格,我们非常能合得来。相处起来,我们反而更像朋友,互相体贴照顾。我俩个性上都比较平和,从来没真正吵过一次架。

 

毕业之后我们准备同居,家人朋友都建议先扯证。我们也早就互相认定,觉得个性合适,那就顺便去做了这个事情。我们担心记不住结婚纪念日,就选了4月1号愚人节这天。在我们学校饺子摊对面的小店里拍了结婚证件照,学校对面不远就是民政局,我们就自然地扯证了。

 

当时,并没有觉得很激动,没有完成“终身大事”的感觉,就像我俩去那条街吃个饭一样自然。

 

领了证好长时间,我都没意识到自己是“已婚”的身份。但我俩相处有一点和之前不一样。没扯证之前,我老公从来不让我帮他洗鞋子,觉得不好意思;扯证之后,他终于“放心”把鞋子交给我了。我们相处的感觉,和恋爱的时候没什么差别。

 

关于未来,我们也认真考虑过。我是四川人,他是福建人,我们都想留北京。我找了一份体制内的工作,工资低一点,但可以解决户口;他在互联网公司做事,工资会高一点。我们准备稳定下来,过一段时间在北京买房。现在租的房子,是我们实习、兼职赚的钱负担房租,大概3w多,交完就吃土了,但我们没管家里要过一分钱。

 

遇到他以前,我没想过会这么早结婚;但遇见合适的对象,就是非常顺其自然的一件事了。

 


“我的老婆是个小朋友,没办法和她探讨婚姻是什么,虽然我们扯了证”

@张冬,男,1993年,2017年5月9日领证

 

我是台湾人,我的太太是四川人。我们从大一就认识,大三的时候选修同一门课变成好朋友,后来就在一起了。

 

我太太像小孩子一样,特别单纯、真诚;但她也是个很有主见、独立的女孩子,大学的时候去西班牙交换,还自己去过埃及、朝鲜。巧合的是,我们决定在一起一个礼拜,她就去西班牙交换了,那时候,我还跟她抱怨“哪里有在一起一周,女朋友就去异国他乡的啊”。她交换的那段时间,因为有时差,我每天早上5点起床,在宿舍楼的卫生间里和她讲视频。每天大概讲一小时,持续了整整半年。后来,我太太一直讲,那是特别打动她的事情。

 

我太太说,要我求婚九次才能答应和我在一起。我在学校草坪拿易拉罐环求过一次,在阿姆斯特丹拿纸巾条求过一次,结婚戒指和尾戒又分别是一次。算下来,才四次就把这个小姑娘“骗”到手了,感觉自己很幸运。

 

我到现在都没有认真和她探讨过婚姻是什么,她就是个小朋友,但她还是愿意主动去学着做一些“贤妻良母”会做的事情,我很感动。

 

我们扯证的事情,家里人有担心(会不会太早、两个人不成熟、工作不稳定),但我们都一一和家里解释过。目前,我还在读研究生,未来我们可能会有很多很多选择,扯证意味着,面对那些变化,我们不再把“分手”纳入可选项。

 

不管未来怎么变化,我都要和这个女孩子在一起。

 


“扯证前有矛盾总让他哄我,现在觉得能忍就忍、能算就算”

@许晓菲,女,1990年,2017年1月3日14时领证

 

我们算是学长介绍认识的,还算有点“相亲”的意味。吃饭、看电影、告白、见家长,我俩是特别规矩的“按部就班”式相处。

 

他这个人非常好,人老实,心在我身上,我能hold住,是我理想的样子。唯一一次“不老实”,是求婚时候的惊喜。那天我冲他撒娇说“你怎么从来没送过我花呀?”,他回答“你那么漂亮一定有人送”。我们正在学校散步,有个小师弟突然走过来送给我一束花,说“师姐,你好漂亮,送你一朵花”。从学校的西门走到东门,一直不断有人送花。就在那一天,他向我求婚了。

 

我俩之间有蛮多小问题。比如,我是贵州人,他是山西人,我们在生活习惯上有很多差异,但一步步都走过来了,现在水到渠成去扯个证罢了。

 

扯证之前,我俩有点小矛盾,都是他哄我、宠着我;扯证之后,我会觉得两个人要走过那么漫长的一生,应该留点空间给彼此,对他的一些小习惯,能忍就忍、能算就算。这算是我们扯证前后最大的变化了吧。

 

我们都彼此见过家长,家里也支持我们在一起。我们以后准备留在北京,现在他已经拿到了北京户口,我们家里资助在北京也买了房子。我们准备明后年要孩子,我还想出国再念个书,准备在国外生孩子,我老公那一年就不工作了,陪我去生孩子。

 

关于未来比较大的几件事,我们都有认真规划过。扯证不是一时冲动,我们早就准备好了。

 


 “在一起的第1314天,我们去扯证了”

@吴可乐,女,1991年,2017年6月16日领证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这是告白的那一天,他给我唱的歌。那天比较晚,教室里只有我俩,他靠着桌子问我,“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好像偶像剧,我答应了,然后他凑过来吻了我。

 

那时候,我们已经同学好几年了,场面突然安静得有点尴尬,他为我唱了这首歌,然后抱着我在教室里转了好几圈。

 

我们的爱情,就像告白那天一样,完全是校园恋爱的样子。上自习、一起吃饭、运动、实习,我俩性格很合得来,在一起觉得特别开心。

 

真正面临问题,是临近毕业找工作那会儿。虽然都在北京念书,但他就是北京人,也准备留在这儿;我是浙江人,会考虑留哪个城市。我的简历投了北京和浙江两个地方,他认真考虑后,和我提出了结婚。

 

我一直觉得婚姻是人生大事,但我愿意赌一下。工作以后,和一个陌生人吃顿饭、看看电影,然后就见家长、结婚,相比我们认识好几年,岂不是更仓促?

 

我们两边的家长也很支持。2017年6月16号,我们扯证了,那是我们认识的第1314天。

 

我的观念里,结婚证代表一种决心和信心,可以检验爱情有多深刻,因为有这份承诺,才能更好地相守。他觉得扯证不重要,不过是社会进化中约束人类行为的一纸凭书,保证不了任何事情。但我觉得想要,那他愿意给。

 

他的爸妈早就为他准备好房子了,我们虽然刚毕业,但现在生活条件蛮好。不过,未来我们还是想奋斗一下,用自己的钱,构筑自己的小家。

 


“我们见面的第二天就买了情侣装,瞒着我爸妈领了结婚证”

@江黎,女,1996年,2017年1月领证

 

我在感情上不是传统的类型,一直都喜欢比我大的、成熟的对象。我第一个喜欢的人,是我高中的数学老师。可能和我的家庭有关,小学的时候我爸妈就离婚了。我看同龄的男生都会觉得比较幼稚,像弟弟一样。

 

我老公是1983年的,比我大13岁。严格来说,我们不算“毕婚族”,领证的时候,我大三。

 

我们是在工体的一个酒吧认识的,那次我喝多了,吐到几乎不省人事,躺在洗手间的椅子上。他的朋友开了一个卡座,给经理钱,让经理把我带到他们的座位那边。模模糊糊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一直靠着一个人的肩膀,嗯,就是我老公。

 

他给我吃解酒药,陪我聊天,第二天早上把我送回了学校。前一天喝多了,我的口红丢了;隔天他又带我去西单那边买了口红。那是我们认识的第二天,他买了情侣装。

 

很快我们放暑假了,我家在天津,而他在北京。每天下班后,他几乎都开车来找我,经常给我买零食。两千块的零食,我一晚上就能吃完。时间久了,我越来越喜欢他、离不开他。

 

扯证的时候,我没有紧张、害怕,是我主动提的,当时好像是说“我们去领证吧,我跟你求婚,要我吧”;领完结婚证,我只有一个感觉,“他以后是我的男人了”。

 

后来,我把他带回去看我家人,开始没敢和家里说已经领证。他会陪我外公下象棋,给我妈妈买净水器,带我弟弟玩王者荣耀,家人说,“感觉我们家里又有个男人了”。相处久了,跟家人说我们扯证的事,家里也都支持。

 

他是公司高管,财务自由,是老北京人、有房子,经济上我们不用太担心。他在我心里是一个高大的爸爸形象,我和他在一起特别有安全感。以前我比较自私,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他会教我很多东西,让我一点点去面对外面的世界,而不是把自己包裹起来。

 

明年的5月26日,是他的生日,我们看过黄历,也是良辰吉日。那一天,我们准备办结婚酒席。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撰文:韩茹雪


——  周刊君互动话题  ——

你怎么看“毕业结婚”这件事?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