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中国有嘻哈》,我又失恋了

有意思网 大玩姐
Yo!爱我的 homie 都别走!!!

自从《中国有嘻哈》播出后,一夜之间,音乐圈的风向标一下子就变了。


原本还在朋友圈发南方、姑娘、破吉他的,如今说话都开始押着韵,他说那叫freestyle;


曾经发誓要嫁给民谣歌手去浪迹天涯的姑娘们,现在爱上了你的男孩——TT;


就连后海边上的脏吧里也听不到吉他的和弦,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有点呼吸困难的说唱。


作为一个靠音乐才华去拍妹子的男生我知道我又要失恋了



姑娘们开始崇拜嘻哈,崇拜traprap,崇拜gangsta,崇拜大洋彼岸戴着金链子,数着大票子,搂着大妹子的黑人文化。


但平心而论,gangsta(干死她)确实比“我虽然我吃了壮阳药 (来自马頔《海咪咪小姐》)来得更赏心悦目。


这下倒好,刚在百度“吉他三个月速成班”,现已接近学会第三个和弦,现在姑娘们全落跑了。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也算是较早一批玩说唱的人。


10年前,我尝试在校服外面挂一颗六芒星的大链子,即使那时候我的审美还搞不懂为什么藏青色的校服配上金色的金属链子,没有达到海报上的效果。


开始把原本的布鞋换成了Nike的 Air Max Ltb,酷,居然是白色的!从蓝色的校裤管里面伸出来,再戴个鸭舌帽,简直叱咤风云。



但我至始至终尽量避免开口,南方人天生卷不起来的舌头在碰到嘻哈,简直就是一场耳膜灾难。


为了练习潘玮柏的《我的麦克风》那句“到底怕不怕我不怕你怕不怕我不怕”,我花了一周的时间。为了练习Eminem的《Love the way you lie》,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正当我准备买张《双截棍》练练语速的时候,我爸妈终于冲进房间没收了我的CD机。


后来,校纪校规的检查,班主任没收了我的大链子。就连球鞋也在上体育课的被“踩新鞋”,踩得灰头土脑。


我的说唱梦想,戛然而止。



捋不平的舌头让我错过了早恋的年纪。还好,民谣拯救了我。


第一次听民谣是前女友分享给我的《董小姐》。


舒缓的旋律,平实的歌词,民谣显然平易近人很多。但那时候的我显然不懂民谣的妙。


“这首歌很一般啊。”


“......”


她环顾了房子一圈,拿走了挂在墙上的吉他。扔下一句,“整个屋子,也就这把吉他还能看。”就走了。


她说,你好,再见。


她也说,想找一个像宋冬野一样的胖子谈恋爱,但应该不会结婚。


遗憾的是,我至今都没来得及告诉她,那把吉他我是打算用来学乡村音乐的。



几年过去了,我终于吃胖了自己,买了件灰蓝色的T来遮住自己油腻的肚子。


又买了一把新吉他,也能轻松拿下《南山南》最后的高音。


也学会在别人说,“XXX,你好帅”的时候,假装一脸严肃的说,“你虚伪”。


再加上南方人得天独厚的身份,给姑娘们说说出南方的艳阳,青城山下的白素贞,我觉得我快要成万人迷了。



可《中国好声音》的风头被《中国有嘻哈》盖过,民谣的风头完全被说唱盖过了。


姑娘们都不听民谣了,也不想在别有用心的生活里翩翩舞蹈了。留下的马頔怎么办,宋冬野怎么办,我怎么办。


那些曾经答应陪你浪迹天涯的姑娘们,如今只想着和红花会过圣诞节。



女朋友开始抱怨我唱歌的调调有气无力,说的脏话太乏味,就连曾经爱上的肚子,如今也变成了三层肉。


你还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的时候,她已经在南方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你说你在我后半生的城市里长生不老她说崂山道士点石成金妙不可言。


她说,你需要改变,以后每天早上都最好给她来一段freestyle。


甚至在吉他被拿走后空了许久的位置上贴了这张海报。



“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这是嘻哈的灵魂动作。”


“那代表了什么呢?”


“......”


女朋友走了。


她说那张海报是最后的礼物;她说她不想再抽兰州,想试试看软中华;她还说想去川渝的澡堂子看看。



我觉得是时候再做出一点改变。


我扔掉了那把破吉他;翻出了原来的大链子,虽然有点生锈,但喝了酒谁看的出来;尝试用发蜡把头上的几撮毛编成脏辫;再去淘宝上买一双莆田产的 Nike Yeezy。


随口再来上一句:


Yo!爱我的 homie 都别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