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停运上海被封,“共享床铺”到底是不是非法小旅馆?

有意思网 韩冰
戴了“共享”的帽子,生意就好做了吗

号称要“解决上班族午睡难题”的“共享床铺”享睡空间最近“摊上事儿”了。先是715日,享睡空间北京中关村体验店传出“被封”消息,昨天下午,上海的“共享床铺”也在热议中被拆除。


 借着“共享”的风口,这种投放在上班族聚集区的“共享自助休息舱”火了起来。它击中上班族午睡需求,像共享单车一样支持扫码开门即睡,提供一次性床品、计时收费,结束入住后,休息舱会自动紫外线消毒。


 

北京因“系统升级”停运 上海不符合要求被封

717日,享睡空间在北京银河SOHO的门店已经处于停运状态,“享睡Space”小程序页面显示“系统更新维护中”,大门上贴着“享睡共享自助休息舱715日因系统升级,暂停使用”的公告。记者到店时,看到门店依旧开着,内有两名工作人员,墙上贴着“免费体验”的字样,但太空毯、耳塞和一次性床品已经停止供应。

“共享床铺”由北京享睡科技于5月推出,长约2米,宽约1米,形似太空舱。用小程序扫码后,才能打开舱门入内休息;舱内提供一次性寝具(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湿纸巾),结束入住后,休息舱会自动紫外线消毒。

记者在银河SOHO门店看到,不到10平米的门店里安装了8个“共享休息舱,舱内空间较小,仅能容下一人休息,高度勉强能容许记者坐起;没有窗户和通风口,稍有压抑。舱内配备了USB接口、充电口、免费Wi-Fi、小型换气扇,但没有安装空调。门店里开了空调,睡在“太空舱”里并不觉得闷热;休息舱材质为塑料,容易受到破坏,可以清晰听到外面的人声和开关舱门的声音。由于一次性床品已经停止发放,舱内床铺上有头发。

高峰期半小时收费10元,非高峰期半小时6元,不收取押金。短短两个月,在北京白领集中区已经开放16个场地,上海、成都也开业迎客。其创始人代建功曾是搜房网执行董事、CEO和总裁,也是依依短租的创始人和CEO



好景不长,据中新网报道,715日上午,北京中关村创业公社的共享床铺在高峰期大门紧闭,一自称为该区域办公人员的男子称,共享床铺已被警方查封。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17日下午,享睡科技CEO代建功接到上海公安消防局的通知,建议最好拆除共享休息舱,因为密闭的空间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如应安装烟雾感应系统等。上海市公安局表示,这是个新模式,尚未获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

 享睡科技市场部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们也是看了报道才知道,原来我们被‘查封’了。”她解释,近期因系统升级,北京地区“共享床铺”暂停使用,中关村试验点也是因系统升级而暂停运营,并非被有关部门查封。关于何时恢复服务的询问,她表示并不知晓。

此前代建功在接受成都商报客户端采访时,透露“升级是征集了主管部门的意见之后进行的,从上周五(14日)开始的,没有大问题的话,明(16)日就能升级完毕。”但截至发稿,享睡Space小程序仍未恢复服务。

 

“共享床铺”还是非法小旅馆?尚在争论

“共享床铺”到底属于“旅馆”,还是如代建功所说,“不涉及住宿,只是提供碎片化、短暂休息的共享休息舱”?各界尚在争论。

北京市民于先生在体验过共享休息舱后,表示“不舒服,空间太压抑,有一股脚味。睡在里面会担心鞋子被人拿走”。还有人认为,“共享床铺”和胶囊旅馆相似,带有旅馆性质,需要注册登记,取得合法手续;潜在公共卫生安全,存在消防安全隐患,而且难以监管,有可能成为逃犯的藏身之所。

酒店行业则认为,“共享床铺”打着共享的招牌赚钱,对酒店造成冲击,理应和旅馆受到同样的监管。

在我国,开设旅馆有复杂的管理办法。据国务院《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开办旅馆有着必须符合消防法、向行政部门登记等诸多规定:

第三条 开办旅馆,其房屋建筑、消防设备、出入口和通道等,必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等有关规定,并且要具备必要的防盗安全设施。 

第四条 申请开办旅馆,应经主管部门审查批准,经当地公安机关签署意见,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后,方准开业。 

第五条 经营旅馆,必须遵守国家的法律,建立各项安全管理制度,设置治安保卫组织或者指定安全保卫人员。 

第六条 旅馆接待旅客住宿必须登记。登记时,应当查验旅客的身份证件,按规定的项目如实登记。接待境外旅客住宿,还应当在 24 小时内向当地公安机关报送住宿登记表。 

第七条 旅馆应当设置旅客财物保管箱、柜或者保管室、保险柜,指定专人负责保管工作。对旅客寄存的财物,要建立登记、领取和交接制度。

简而言之,开设旅馆要走的流程包括卫生,工商,公安,消防等主管部门。

上海市松江消防支队车墩中队消防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正规宾馆必须配备烟雾感应器和自动喷淋系统,目前享睡科技的休息舱两者都没有。塑料材质燃点较低,没有防火隔层,较为密闭的休息舱一旦着火,5分钟以内就会完全烧起来。”



在传统酒店行业,需要登记身份证入住,后台和公安机关联动保障住客安全。而享睡科技之前“扫码即睡”的模式,不需要实名认证和实名登记。

代建功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此次升级后最大的变化即身份认证:“之前身份认证确实存在问题。系统升级以后,要登记身份证,并且会和公安系统联网。”针对用户“实名认证影响使用体验”的担忧,代建功表示一次认证长期有效。

此外,出于安全考量,接下来共享休息舱只会被投放在众创空间等有门禁、安保人员、相对可控的区域,晚上也将不再对外开放。而在此前,享睡空间市场负责人称,享睡空间“部分网点24小时开放”。



 到底是“共享床铺”,还是旅馆?各界尚在争论。显而易见,不被划进旅馆,监管要求会宽松很多,但定论如何尚不可知。上述市场部工作人员表示: “目前我们也在全力与相关监管部门主动沟通,听取他们意见和要求,升级系统并改进我们的产品。” 

 



如何赢利尚不清楚

以享睡空间的银河SOHO店为例,门店至少有两名运营维护人员,根据房屋在线网的数据,银河SOHO出租均价为9-13元平米/天,物业费用24/平米/月,再加上物料硬件设备,在不收取押金、每天封顶58元、月卡788/月的情况下,仅依靠扫码计费短期内很难收回成本。享睡科技市场部工作人员并未正面回应赢利状况。

 针对媒体之前报道的“享睡空间和优客工场合作”一事,优客工场公关表示:“优客工场与享睡空间尚未正式签署合作协议,目前的个别社区只是做产品展示,并非运营。”

对“共享床铺”来说,如何盈利可能并不是最紧迫的。如何在各方质疑中找到合法合规的运营资质,恢复运营,才是最应该关心的事情。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