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劈腿、堕胎、车祸,《闪光少女》拍出了最燃的青春

有意思网 俞杨
这部电影是七月最后的惊喜


七月份的尾巴,这部正在上映的青春版《百鸟朝凤》,赢了。



电影的开场特残忍,一个学了十多年扬琴的民乐系可爱小妹,跟学钢琴的校草师哥表白,被拒!


拒绝的理由简单粗暴:


“扬琴也能算乐器?”


看着师哥远去的背影,女主发誓要让师哥见识一下什么是扬琴。


于是好好的一部青春片,没有沿着劈腿、堕胎、车祸的套路演下去,连闺蜜撕逼这种喜闻乐见的狗血剧情都没有,好不适应啊。


然而,不按套路出牌的,往往给人以惊喜。


——前方小部分剧透,不影响整体观感



扬琴400年前由波斯传入中国,与钢琴同宗,然而人们早已忘掉了这段历史,只知道钢琴是高雅的西洋乐器,扬琴是街头卖艺的民族乐器,一个字,土。


西乐高雅,民乐老土,这不是师哥一个人的偏见,在整个音乐附中,西乐系向来瞧不上民乐系。


民乐系的学生穿的是最难看的那种校服,反观西乐系的学生,则是小清新的日系校服,从气质上就显得时髦多了。


为了嘲笑民乐系的学生老土,西乐系的学生们会拍下街头拉二胡卖艺的老大爷,放到朋友圈里喊话民乐系的同学们:今天偶遇你们的师哥呦!


师哥学的是钢琴,穿的是西服领带,演奏的场所是高大上的剧院,前途是出国深造,也难怪在他眼里,音乐是有阶级的。


女主陈惊不服气,决定组建一支民乐乐队,但由于民乐专业不景气,学生们为了前途都在忙着高考,在音乐上的热情表现得很丧。


在男闺蜜的帮助下,陈惊以每周送一个手办的巨额代价,拉来4个活在二次元世界里的少女入伙。


因为种种古怪的二次元符号,她们被同学霸凌,被朋友嘲讽,也不被父母理解。


她们成了人群中的非主流和少数派,不愿意跟口中的“人类”交流,陈惊第一次来宿舍找她们,就被贴在门上写着“人类滚粗”的封条吓die了。


没想到陈惊收获了意外之喜。樱仔学习的是二胡,胡声幽咽;贝贝学习的是中阮,琴丝和鸣;塔塔学习的是琵琶,珠落玉盘。


四人中的灵魂人物学习的是古筝,她手速极快,最擅长弹奏《权御天下》,演奏视频在B站上俘获了大批膝盖,被粉丝们称作“千指大人”。


一场超燃的斗琴大赛掀起了整部剧的高潮。


斗琴选择在了上级领导到学校视察的这一天。由于西乐系与民乐系冲突不断,校长便在两个系中间拉上了铁栅栏门。


就在上级领导对着铁栅栏门疑惑时,两边的学生纷纷搬出小板凳,隔着铁栅栏门斗琴。


千指古筝版《广陵散》打前锋叫阵,杀伐之意尽露,西洋乐竖琴版《德彪西第一号阿拉伯风华丽曲》从容应战。


随后双方就《野蜂飞舞》展开混战,二胡对阵小提琴,花痴学妹陈惊的扬琴与校草师哥的钢琴队尾压阵。


随着极具穿透力的唢呐吹响《百鸟朝凤》,所有西乐系的学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魔音给喝住了,霎那间东风压倒西风,在上级领导、校长和老师们的共同见证下,民乐系迎来了逆袭。





“音乐怎么会互相干扰呢,拆了吧!”上级领导跟校长说。


在校长的原本计划中,只打算带上级领导参观一下西乐系,因为西乐系才是学校的主流和未来。


校长很尴尬,后果很严重。校长在全校大会上宣布,明年将停止民乐系的招生,逼得民乐的学生不得不站起来反抗。


这场被校长视为“胡闹”的闹剧,并未给电影画上戛然而止的句号,而是将一个残酷的社会现实推上台面——民乐与西乐并不只是高雅与乡土之争那么简单。


在音乐学院中,民乐是弱势和边缘地位。陈惊想申请使用排练厅,教导主任不批。校民乐团早已解散,只有门卫老大爷还记得那些被废弃的民族乐器在哪个角落积满尘埃。


校外的大环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作为国有文化单位,交响乐团甩民乐团好几条街,无论待遇水准、支持经费、演出机会都相去甚远。市里举办儿童音乐普及季,西乐系代表学校参加演出,民乐系连进门看一眼的门卡都没有。


这个时代,民乐注定要在边缘和绝境游走。在电影《百鸟朝凤》中,游天鸣的班子在西洋管弦乐团的冲击下,连谋生的饭碗都端不起,成员四散,纷纷进城打工。在晦暗的基调里,唢呐日落黄昏般不可逆转地消亡。


“靠我们几个,就能创造新纪元么?”


“叛徒!”


陈惊打算解散好不容易组建起来的“2.5次元”乐队,乐队成员四分五裂的矛盾激化了。


为了弹好古筝的文人遗风,千指把《中国通史》读了十几遍。对民族乐器,大家都是发自内心的热爱,不是“爸妈从小让我学,我就学啦”的中国式传教。


惺惺相惜让乐队成员重新团结起来,民乐系瞒着校长,在多方协助下混进了儿童音乐普及周现场,来了一次盛大的民乐演出,刷新了大众对民乐的误解和偏见。


原本宣布民乐系停止招生,在开学日这天,来过学校视察的上级领导,送女儿来民乐系报到了。


在边缘与绝境中,又看到了活力与希望。



儿童音乐普及周的演出惊呆了许多人,除了校长。


当镜头切换到正在理发店剪头发的校长时,只见校长一脸的错愕与无助的滑稽表情,权威就这样在戏谑中消解了。


没有劈腿、堕胎、车祸的狗血,《闪光少女》拍出了我们最燃的青春。


我们的青春其实都献给了课本,日复一日的做题才是我们的青春日常。而在这日常的表面下,是我们对校长、教导主任等威权跃跃欲试的挑战和反抗,是我们对好分数、好学生等主流意识的离经与叛道。


陈惊外号“神经”,她在琴房里利用饮水机涮火锅,独创卷发棒烤肉,被校长在全校大会上点名批评,依然笑着在朋友圈发攻略。这跟我们在宿舍里用手电筒偷看武侠小说,被班主任逮住后死性不改又有什么区别?


当樱仔暑假在家被家人质问“学二胡能当饭吃?”时,那种孤独绝望的感觉,跟我们想学绘画被家人以不切实际的理由一票否决时,又有什么区别?在主流价值观里,上医学院、考师范、学金融才是正途啊孩子!




陈惊和伙伴们的胜利,其实是压抑在我们内心深处的少数派与非主流的胜利,所以看《闪光少女》时,内心禁不住燃起来了。


时隔多年,青春期的脆弱敏感与睥睨一切,在这部不按套路出牌的青春片面前,乍然重温。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