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里最有职业启示的小妖精

有意思网 俞杨
他是职场人的一面镜子




孙悟空在《西游记》里棒杀的小妖,没名字的根本没法数,但这只铁背苍狼怪足足得瑟了二三百字的戏份。


你也许会说,丫的连个名字都没有,有什么好得瑟的?


那你就小看他了。先不问他的本事几斤几两,你看看人家打工的地方是哪里?是狮驼岭。


狮驼岭绵延八百里,西游里的妖精各处占山为王,就数这家地盘最大,实力最雄厚,是个巨头。换作今天,BAT是你不努力就能打工的地方吗?


他在狮驼岭给谁打工呢?是青狮、白象、大鹏,这三个老妖是西游里最有背景的妖精,“那妖精一封书到灵山,五百阿罗都来迎接;一纸简上天宫,十一大曜个个相钦。”



在那么牛的单位,给那么牛的老板打工,能不得瑟一下么?


在取经路上那个混乱、弱肉强食的丛林,他想欺负哪个小妖,哪个小妖敢不乖乖匍匐?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百姓,他可以说是爱打便打,爱杀便杀,看见漂亮娘么也可据为己有。他已经达到了很多小妖一辈子无法企及的高度。


设身处地一想,这个小妖其实很让人嫉妒的。他的奋斗说不定已经被口耳相传成励志传奇,流传在老家那旮旯。



可他还是没个名字。


这不能怪他,按说他自己也够努力上进的,只是在那么牛的单位打工,比自己厉害的小妖多得去了


狮驼岭有多少小妖呢?“南岭上有五千,北岭上有五千;东路口有一万,西路口有一万;巡哨的有四五千,把门的也有一万;烧火的无数,打柴的也无数:共计算有四万七八千。”


想要在五万小妖中出妖头地,就可劲儿熬吧。


在巡逻的时候,在看门的时候,在烧火的时候,他忍受着日复一日的无聊,暗中给自己打了无数遍鸡血,坚信自己终有一天,能成为老妖座下的先锋。


现实是极其残酷的,因为他连巡逻、看门、烧火的资格都没有,因为这五万小妖,“都是有名字带牌儿的”。


他没有名字更没有牌儿,充其量只能算这五万小妖的候补。


每次打完鸡血后,他也会怀疑自己,在心底挣扎着对话,要不就放弃吧?



终于,小妖放弃了,他选择了一条相对容易的路


他背着包袱来到了隐雾山折岳连环洞,在艾叶花皮豹子精南山大王手底下打工。




南山大王本事一般,没什么背景,地盘儿有限,手下也就一二百个小妖。铁背苍狼怪来到这里,即使初来乍到,也用不着当候补了。


他可以巡逻了,可以看门了,可以烧火了,他发现这里比老东家那儿竞争压力小了很多,他不用在日复一日的苦闷中给自己打鸡血了。


而且,他发现当老妖座下的先锋,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了


那天老妖挠着头皮正犯难,想捉唐僧,可唐僧有三个徒弟,哪一个都不好对付。


这时他凑上前,“大王莫恼,莫怕。常言道:‘事从缓来。’ 若是要吃唐僧,等我定个计策拿他。”


老妖侧过头看着他,他赶紧匍匐在地,压低了头。


“你有何计?”


“我有个分瓣梅花计。”


“怎么叫做分瓣梅花计?”


“舍着三个小妖,调开他弟兄三个, 大王却在半空伸下拿云手去捉这唐僧,有何难哉!”


老妖大喜。他松了一口气,放到过去,他哪有机会凑到老妖边上,他的锦囊妙计,估计也会被当作胡言乱语,然后被一股脑儿轰出门去吧。


这计绝妙,唐僧被老妖捉来了,他也被老妖封为前部先锋,而且喜上加喜,“我和你都吃他一块肉,以图延寿长生也。”


梦想,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实现了。



实现梦想的小妖,发现这条看似容易的路,其实更辛苦


唐僧的徒弟可不是吃干饭的,纷纷打上门来,老妖第一个埋怨的就是他,“都是你定的甚么‘分瓣分瓣’,却惹得祸事临门!怎生结果?”


他纳闷,莫不是老妖想吃的唐僧肉?


老妖手底下的小妖们,这时早就慌了,只有他能冷静下来。毕竟,他是在狮驼岭混过的,见过大世面。


在狮驼岭时,他见识过孙悟空的手段,懂得孙悟空的心思,“大王放心,且休埋怨。我记得孙行者是个宽洪海量的猴头,虽则他神通广大, 却好奉承。我们拿个假人头出去哄他一哄。”


他操起一把钢刀斧,把柳树根砍成个人头模样,喷上些人血,弄得糊糊涂涂的,吩咐一个小妖用漆盘儿盛着,送给孙悟空看。


孙悟空果然好奉承,听见小妖喊声大圣爷爷,就叫猪八戒住了手,听他忽悠。


柳树根没瞒过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又从剥皮亭换了个被啃净头皮的真人头,这一回,连孙悟空也被忽悠了。


他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没想到更辛苦的还在后面。


埋完了师父的人头,孙悟空领着猪八戒打到门前,要血拼,祸事临头大家埋怨的人也是他,“那洞里大小群妖,一个个魂飞魄散,都报怨先锋的不是。”


他心情郁闷,心想怎么这么出力不讨好啊。


无奈,当先锋就得打头阵,门外一场好杀,老妖脚快溜了,小妖们脚乱散了,他被孙悟空一棍子打死了,这才知道他这个无名小妖,是只铁背苍狼。


在老东家那里,家大业大,他郁不得志。在新东家这里,小门小户,他成了炮灰。


他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