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西游记》当爱情片看时,我惊了

有意思网 俞杨
什么是爱情?




有这样一对人间眷侣,是朱紫国国王和金圣宫娘娘。


他俩一个是西域大财主,一个是西部美少女,是世俗人眼中的绝配。


老人家常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们身边的爱情,有不少是靠利益来维系的,纯粹的爱不多。


这样的夫妻基本经不起考验,一旦男人破产了,或者女人色衰了,稍有大难,这爱情基本也就告吹了。


那年端午节,国王和娘娘在御花园里吃粽子,忽然半空中闪出一个自称赛太岁的妖精,话不多说,一把掳走了娘娘。


国王也被妖精吓得不轻,吃下的粽子一直在胃里不消化,从此落下病根,一个精壮的汉子,面黄肌瘦,三年都下不了床。


这么大的灾难,足以摧毁世间所有靠利益维系的爱情。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国王和娘娘,可以彼此见证纯粹的爱情了。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们身边的爱情,有很多是要靠陪伴来维系的。


这种爱情的忠诚度,会随着陪伴时间的拉长而坚挺,也会随着陪伴时间的缩减而崩盘。一年没陪伴,爱情也就淡了。三年没陪伴,爱情基本黄了。所以长期分离的爱情,向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国王和娘娘,一别两散就是三年。


三年以后,身边美女如云的国王,跟人聊起娘娘,还是直流眼泪:“朕切切思思,无昼无夜。”


国王过于思念,旁人一提起娘娘,哪怕只是她曾经带在身边的小物件,他也如刀剑剜心,又忍不住扑簌簌掉眼泪:“一见即如见他玉容,病又重几分也。”


三年时间里,国王也没有闲着,“寡人曾差‘夜不收’军马到那里探听消息”,只是凡间兵马不顶事儿,连娘娘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而在另一边,娘娘也是整天托着下巴,任由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一片心,只忆着朱紫君王”。


你也许会说,这不过就是这个可怜女人身陷囹圄的条件反射嘛。


可当她听说妖精要去朱紫国找茬,本能的反应是眼泪汪汪的不干,她第一关心的是爱人的安全。


赛太岁只好跟她说,朱紫国人马彪悍,其实他也没把握的,“且宽他一时之心”。这点小心思,连一个妖精都看得透透的。



朱紫国国王身为一国之君,漂亮老婆有的是,丢了一个又怎样啊?


可对人家来说,丢了这个就不行嘛!


朱紫国国王的老婆,《西游记》里记载的有三位:金圣宫娘娘、银圣宫娘娘、玉圣宫娘娘,金圣宫娘娘是正宫皇后。


正宫皇后被妖精掳走了,东西宫就该往上顶,国不可一日无后嘛。连母仪天下的皇后都没有,这后宫还不得闹翻天,这天下还怎么治?大臣们比自己娶老婆还着急,一个劲儿地催国王立后。


可国王就是任性,正宫皇后的位子就这么空着,三年找不到就空三年,一辈子找不到就跟他一起带进坟墓里。


反观金圣宫娘娘,赛太岁给她安排的住处也是高堂大厦、彩门壮丽,但就算赛太岁对她再好,她也无动于衷。


赛太岁其实是个很会暖女人的妖精,对于娘娘的要求,这个暖男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赛太岁最宝贝的是他的紫金铃,藏得贼紧,要揭起三层衣服,才能解下贴身的三个铃铛。娘娘要替他保管,他想也不想,就上交了,“宝贝在此,今日就当付你收之”。


一个男人什么都不问,就把他最宝贝的东西交给你,难道不值得托付吗?很多女人就是被男人的这种暖给收拾了。


纵使这般好,金圣宫娘娘对赛太岁的态度也是冷冷的。“懒梳妆,怕打扮、面无粉、发无油、努樱唇、皱蛾眉”,都说女为悦己者容,赛太岁贪恋她的美色,她偏偏一副村姑打扮给他看。



朱紫国国王贵为九五至尊,只有别人跪他的份,哪有他跪别人的,就算是唐王御弟唐三藏前来倒换通关文碟,也是匍匐跪地的。


谁知这国王得知孙悟空能降妖除魔,竟然扑通一声跪下了:“若救得朕后,朕愿领三宫九嫔,出城为民,将一国江山,尽付神僧,让你为帝。”


这惊天一跪,吓坏了文武群臣,惊呆了王公贵胄,前朝尽皆哗然,后宫鸡飞狗跳,弄得猪八戒忍不住呵呵大笑失了体统,怎么为了老婆就不要江山了,还跪着和尚。


孙悟空要的不是国王的江山,他只是很享受这种被仰望的感觉,二话不说,深入虎穴,帮国王找到了金圣宫娘娘。


表明身份后,孙悟空要求娘娘做第一件事,“你若有意于朱紫国,还要相会国王,与他(妖精)叙个夫妻之情”。


简单点说,就是上美人计。


金圣宫娘娘是被赛太岁无缘无故掳来的,又没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平日里最恶心的就是和赛太岁接触。


听完这话,娘娘立即请赛太岁进闺房喝喝小酒,弄得赛太岁受宠若惊好不适应,“娘娘常时有骂,怎么今日有请?”


国王和娘娘之间的这种付出,并不计较回报,更不会让对方觉得难为情。


这真是让人向往的爱情啊。


国王和娘娘经历的考验,其实很多情侣并不想真的经历,我们向往他俩的爱情,对自己的爱情到底是有多没底?


哎,不用叹息,毕竟还有那么多单身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