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出去,我要吸猫!

有意思网 郭艺
吸猫容易戒猫难



李大锤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戒猫所了。昨天还搂着猫睡,今天醒来只有钢丝床和铁窗。大锤慌了:“我的猫呢?”


猫还在家,大锤的爸妈暂时寄养。他们不喜欢养猫,但实在拿这个嗜猫如命的儿子没办法。“年纪轻轻的,一旦碰猫就毁了。”趁大锤睡觉,爸妈偷偷把他送进戒猫所。


戒猫所,顾名思义是戒掉猫瘾的地方。得知真相后,大锤情绪崩溃,在没有猫的世界里嚎啕大哭:我要猫,我要吸猫!


新来的猫犯都无一例外会经历“急性没有猫病”。戒猫所所长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给他一只玩具猫抱会儿。”


等大锤稍微平静,所长开始例行发问:“怎么吸上瘾的?”


“最初是我朋友说他屋里有好玩的,结果我就去了。结果他拿出了这个(猫咪)。”李大锤显然还没有缓过来,神情呆滞,“我想吸一口没什么的,然后我就停不下来了。”

 

吸一口就会有一百口。染上猫瘾之后,大锤上班经常迟到。一寸光阴一寸金的宝贵清晨,全部用在吸猫上。看猫咪慵懒地伸个懒腰,忍不住亲一口脑袋,揉揉肚皮,摸摸爪子,亲亲抱抱举高高。猫咪在怀,什么presentation什么电话会议都不管了,完全舍不得撒手。

 

到了公司心神不宁,满脑子都是猫,“已经完全不想工作了,就想着几点下班,好回家陪它。”说到这,李大锤的脸上挂满恋爱般的傻笑。


“上瘾之后什么反应?”


这种变化李大锤自己都吃惊。原本是一日三餐都叫外卖的懒蛋,如今乐此不疲地给猫咪生煎三文鱼。一米八的大老爷们,天天撅着屁股趴在猫咪面前用软萌的假声喵喵叫,以此表达爱意。

 

甭管是打坏鱼缸、抓坏桌腿、咬烂沙发、扯落绿植,只要猫咪看他一眼,李大锤心里的粉红泡泡就飘得满天都是。“猫那么可爱,它什么错都没有……是我不该把杯子放在这里,全是我的错。”


平时被猫咪揍一百次也不记仇,偶然被猫亲了一下就笑得宛若智障。“这些都是猫咪挠的。” 他得意洋洋地伸出胳膊,像展示勋章一样给所长看一道道抓痕。


“小伙子,你的斯德哥尔猫综合征可不轻。你给猫花了多少钱?”


李大锤的工资是6000元,前前后后给猫咪花了3万块。“不要看它小,谁知道威力怎么这么大。所有的家产都被它花光了。就想着每天买小鱼干,妙鲜包,零食罐头给它吃……”大锤又哭了:“我要猫啊!”


讯问之后,李大锤和其他猫犯们被带到广场放风。他们很不习惯这种漫无目的的溜达,毕竟这是养狗子的人才会遭的罪。


闲谈中,李大锤得知自己的罪行还算是轻的,最严重的是聚众吸猫。

 

那天一桌人聚会,组织者问来白的来橘的?大家齐声:“就来橘的吧!”“服务员,来10只橘的!”若干个服务员抱上橘猫,大家互相招呼着“话不多说都在猫里了”、“感情深一口闷”,然后整整齐齐地把脸闷到各自的橘猫身上,开始尽情吸猫。

 

结果这帮人吸了一晚上也不还猫,两个人吸多了还打起来了:“我拿白的敬你,你怎么怀里抱的是狗啊?服务员!给他换成橘猫!”

 

闹得不成样子,服务员举报,所有人都被带进来了。


“张二蛋,你怎么也在这儿?”溜达一圈,李大锤居然看到了他的邻居。这个家伙没有猫,平时没事儿就拿着三文鱼、鳗鱼、金枪鱼各种口味的罐头跑到大锤家,接受猫咪的宠幸。


“别提了,在微博上传猫片,结果被人举报,说我是云养猫犯。”


李大锤心里为张二蛋喊冤,甚至有点怜悯。他们感受着生活的恶意,怀疑全世界都有猫就我没有,时不时抱团痛哭“我们一定会有猫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张二蛋一样幸运地有个养猫的邻居,于是刷微博吸猫片就成为人生至乐。


云养猫犯对猫咪更饥渴。他们看见路边的流浪猫就忍不住掏出包里的火腿肠慢慢凑过去,用尽奇淫巧技撩猫。当一只猫卖萌作揖要小鱼干,吸猫犯只会毫无尊严地投降:给给给,什么都给你!云养猫犯更是丧心病狂:不会给的,连猫也要抱走。

 

“云养猫的人最终也会拥有一只猫并变成吸猫犯。”所长义正言辞。“在这里,所有人都要郑重宣誓:拒绝吸猫,做一个有尊严、大写的人。”


为了让大家尽快适应没猫的生活,戒猫所让吸猫犯们看书,写小说,做瑜伽,玩游戏。然而这只能更深地激起李大锤的思念:“没有它我什么都干不下去”

  

猫的肚子是天堂的入口,吸一口就没有过不去的事。但凡不开心,就赶紧吸猫续命。失了猫之后的大锤整个人都脆弱了,连牙膏没了都要哭半个钟头。


在都市独自生活的年轻人,每时每刻背负着重任前行,唯独吸猫时可以突然的放纵,突然的自我。在足够骄傲,足够任性的猫面前,猫犯们找到了自己的理想人格。


“没有猫的人生,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大锤失魂落魄。戒猫所的第一天,想它!心痛得要炸裂。


夜深人静,所长见四下无人,悄悄地来到戒猫所顶楼上的机密房间。


门开了。


他毕恭毕敬地走进去,对陷在沙发里的背影说:”领导,贡品来了,请慢用。”

盘子里是一条上好的阿拉斯加大鳕鱼。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