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地爱一个不爱你的人会怎样?《西游记》里有答案

有意思网 俞杨
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真要命。

央视版《西游记》中的赛太岁



不是所有的妖精都爱吃一口唐僧肉,有些妖精的小确幸,不过是娶一房漂亮的媳妇儿而已。


唐僧师徒路过朱紫国,那儿有一个妖精赛太岁,他的小确幸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为此他身体力行暖男宗旨:爱你就把最好的都给你。他勒紧了裤腰带,自己家可以寒酸点,可是媳妇儿的房间,一定要彩门壮丽。


如果你有幸到赛太岁家参观,转过角门,穿过厅堂,一定会惊讶前后的落差,“那里边尽都是高堂大厦,更不似前边的模样”。


平时,媳妇儿什么家务活都不用干,家里的妖狐、妖鹿她都可以当丫头使唤。她只要喊一声春娇何在,屏风后就能转出一个玉面狐狸,跪下来为她端茶递水,梳妆打扮。


可是,他看到媳妇儿整天一副生无可恋脸。“懒梳妆、怕打扮、面无粉、发无油”,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媳妇儿分明就是不爱他啊。


媳妇儿不仅整日素面朝天,还整天拖着下巴,任由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看得赛太岁心疼死了这张俏脸蛋。


闲言碎语传起来像瘟疫,赛太岁的床帏之事,关不起门来了,连他派出巡山的小妖“有来有去”,逢人也能八卦出领导的三五六来。



那天有来有去担着黄旗,背着文书,敲着锣儿,唱着《大王叫我来巡山》,遇见一个道士,张嘴就是:


“自前年摄得来,当时就有一个神仙,送一件五彩仙衣与金圣宫妆新。他自穿了那衣,就浑身上下都生了针刺,我大王摸也不敢摸他一摸。但挽着些儿,手心就痛,不知是甚缘故。自始至今,尚未沾身。”


自己的媳妇儿,赛太岁连摸都摸不得,内心一万点暴击。



赛太岁的媳妇儿叫金圣宫,她其实是个二婚女人。


她原本是朱紫国国王的皇后,她太美了,芳名连三千里外忙着找媳妇的赛太岁都如雷贯耳。


赛太岁是麒麟山獬豸洞的妖王,娶个贴心媳妇儿本费不了什么劲。在他的洞府里,“两班妖狐、妖鹿,一个个都妆成美女之形”,殷勤地侍奉左右,全凭他意,可是他觉得土。


他一路寻到了朱紫国,看到金圣宫确实漂亮,甩了身边的庸脂俗粉好几条街。


大白天强抢国王的女人,赛太岁不是没这个本事。不过,毕竟他抢的是有夫之妇,在让这个漂亮女人爱上自己之前,得先让她断了与国王的情。


他恐吓国王,要么他带走金圣宫,要么他将满城黎民尽皆吃绝,江山、美人取其一。国王无奈,“将金圣宫推出海榴亭外”,让给了赛太岁。


赛太岁心想,国王有后宫佳丽三千,多一个金圣宫不多,缺一个金圣宫不少,过不了多久,这个女人就会被丈夫彻底遗忘,转而投入他的怀抱。


赛太岁错估了时间,三年过去了,金圣宫对他还是冷冰冰的,这让他很惆怅。



可是赛太岁拿金圣宫没办法,因为他惧内。


金圣宫偶尔请他喝个小酒,他就受宠若惊,兴奋地脱口而出:“娘娘常时有骂,怎么今日有请?”


跟金圣宫聊天,他开口“多承娘娘下爱”,闭口“娘娘怪得是”,唯恐自己说错话挨骂。他是个粗人,平时在外都是吆五喝六的,却在金圣宫面前字斟句酌。


他这个粗人,大字也不识几个,有人自称“外公”,在嘴皮子上占他便宜,他也不知觉,还真当那人的名字就叫外公。


张纪中版《西游记》中的赛太岁


他知道金圣宫有学问,一本正经地请教:“娘娘赋性聪明,出身高贵,居皇宫之中,必多览书籍。记得那本书上有此姓也?”


金圣宫听完,内心何止一万个尼玛卧槽,却故意欺负他:“止《千字文》上有句‘外受傅训’,想必就是此矣。”


他听完深信不疑,一脸和金圣宫亲密互动的喜悦:“定是,定是。”


金圣宫提出的要求,赛太岁点头如捣蒜。有一天,金圣宫忽然霸道地提出,要替他保管法宝紫金铃,这可是赛太岁最得力的武器。


紫金铃上有三个铃铛,将第一个幌一幌,有三百丈火光烧人;第二个幌一幌,有三百丈烟光熏人;第三个幌一幌,有三百丈黄沙迷人。


有了紫金铃的赛太岁,旁人奈何他不得。没了紫金铃的赛太岁,就是只拔了牙的老虎了。


吃饭睡觉,赛太岁的紫金铃从不离身。要解开厚厚的三层衣服,才能一睹贴身的三个铃铛。他二话不说,就上交了,“宝贝在此,今日就当付你收之。”



紫金铃不在身边,赛太岁没有安全感。果然,赛太岁被金圣宫坑了。


那天孙悟空在大门外叫嚣,要他把金圣宫还给朱紫国国王。他和孙悟空大战了五十回合,渐渐地手脚疲软,慌忙借口自己没有吃早饭,要吃饱了再打。回到洞里,赛太岁赶忙让金圣宫取出他的紫金铃。


不曾想,孙悟空也掏出了一副紫金铃,跟自己的一模一样。他以为是山寨货,结果孙悟空说自己手里的是雌的,赛太岁手里的是雄的。


他有点疑惑,赶忙摇了摇铃铛。第一个铃铛摇了摇,不见火出,他有些着急。他摇了摇第二个铃铛,不见烟出,他有些暴跳。第三个铃铛也被摇响了,也不见沙出,他彻底慌了手脚。


他还不知道,金圣宫已经和孙悟空里应外合,紫金铃已经被调了包。


他还在迫切地找原因。他忽然想起孙悟空说的,这紫金铃有雌雄之分,他接着又想起自己,他惧内啊。


“这玲儿想是惧内,雄见了雌,所以不出来了。”


正想着,孙悟空一把摇起了三个铃铛,刹那间红火、青烟、黄沙一齐滚出,赛太岁这才回过神来,孙悟空手里的分明就是自己的紫金铃呀!


风催火势,火挟风威,漫天烟火,遍地黄沙,他无处可逃。


哎,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真要命。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