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刻下了“到此一游”的我,以为自己能上天

有意思网 急脾气兔
这种手欠怎么治?


出门旅游,假请了钱花了,不带点什么回来似乎很亏,这无可厚非。但还有些人不留下点什么就不甘心,而且偏执地选择了狗撒尿式的留名形式——乱刻乱画。



手究竟有多欠?



清华大学就因为这类事连续两周尴尬地上了热搜。先是日晷被刻字,隐约可见一个“王”字,但好在老日晷文物被收起来了,被刻字的只是原样的复制品。


校方刚修复完毕,清华园牌楼门柱上又遭毒手。一侧写着“皇上我来了”,另一侧写着“大家辛苦了。”


在清华大门刻字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把自己刻进清华同学录里?


反复遭殃的还有长城。登上长城的,绝不只有好汉。八达岭长城延绵不断,青砖上刻画的“到此一游”也从山脚延伸到烽火台。粉笔,签字笔,石块,硬币的划痕清晰可见,甚至还有深深的刀痕。


长城刻字的不良传统由来已久。深痕大多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旧伤,甚至还夹杂着16年前不知谁留下的BP机号码刻字。BP已经淡出视野,唯独刻字醒目又讽刺。


由于涂鸦、刻字无法补救,这些字迹只能一直留存在城墙上。专家表示:如果把这些内容涂抹掉,只会把砖抹掉一层,造成二次伤害,这也是不可能的。


“破窗效应”导致后辈跟风,长城上的印记也越来越深。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对青年人来说,旅行是教育的一部分;对老年人来说,旅行是阅历的一部分。”想知道一个人的品行,就跟他去旅个游。



看到恋人哈着腰刻字这般品行不端的模样,十有八九会分手。


除非两个人臭味相投。比如这对情侣,连续六年对着一棵张家界黄龙洞的竹子刻字秀恩爱。



“紫竹作证,安徽毫州程芳刘飞,二00七年三月二日留。”

”十八个月后,刘飞程芳。二00八年九月二日”

“刘飞程芳直至永远、爱相随。重返。二00九年九月七日”

“缘再续,刘飞程芳。二0一一年九月二日”

“刘飞程芳缘再继。二0一二年三月二日”

“五年再重逢,刘飞程芳。二0一二年九月六日。


这棵碗口大小的竹子上刻下的字,已经占据了满满两段竹节。竹子:我有一句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们曾经留下的文字虽然被涂抹,消失了,但我们的爱情反而更加浓烈……”亏他还好意思说自己的乱涂乱画会被擦掉,要是表白对象知道,你们的爱情还能长久吗?


还有一对勇气可嘉的情侣,在河南洛阳“古墓博物馆“的墙壁上刻心秀恩爱。墓主:你俩进来还是我出去?


在这些人眼中,全世界都是他的涂鸦板。这些“到此一游”随着他们上过天入地,在飞机的后座屏幕和舷窗飞上天,在地铁扶手上前行,在公交车座椅上晃荡,甚至在厕所蹲坑的隔板上也能看到有人炫耀自己的尊姓大名。


到此一游,就不能先到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游一游吗?


从人性角度说,禁止让人产生更深刻的快乐。看见“禁止翻越”,立即翻过去探索新世界;看到“禁止投喂”,瞬间爱心泛滥;看到“禁止刻画”,果断摸出钥匙,精心雕琢自己的大名。这种叛逆不知是不是本能反应,或许没这块文明标语的牌子还想不起自己姓甚名谁。


世界级的“人类本能”



只批判国人爱刻字太片面。全球每一处被允许触摸的景点文物上几乎都会被各国游客刻字,就像每个能摸到的铜雕像的头顶都锃光瓦亮。


这简直是人类本能。


“国安是冠军”的涂鸦惊现伦敦圣保罗大教堂,“慕田峪长城发现过Tom has a vist here”的刻字。从故宫的大铜缸到巴黎圣母院教堂,从埃及的金字塔到古希腊神庙,没素质的游客和他们的刻字绕地球不止三圈。


火箭队的鲍比·布朗把自己的大名和球衣号码刻在长城砖上,并po图发了推特,遭到网友痛斥:这不是你家厕所!布朗道歉,表示只想留个言。


泰国来兴府夜湄国家公园岩洞里,一女子边刻字边拍视频,被声讨后还振振有词:“刻字不会让山洞塌方,一群无脑网民激动什么?!”


山洞的确不会塌,长城也不会倒,但这些历经千百年风雨的景观保存至今实属不易,偏偏被“XX爱XX”、“XX我恨你”的无脑涂鸦改的面目全非。


把名字刻进石头,本以为与史长存是一种荣耀,然而他的名声会比石头烂得更早。除了丢丑,什么都不会留下。



治理有大招吗?



孙悟空曾经在如来佛的五指山上写了“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八个字,被压到山下五百年不得翻身。


在石头上刻“圆周率”的这位朋友,你算算你应该被压多少年。


根据《刑法》,故意损毁国家保护的珍贵文物,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故意损毁国家保护的名胜古迹的,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2003年颁布的《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规定,刻画、涂污、损坏等危及长城安全可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罚款。


今年5月,《山东省风景名胜区条例》规定,在风景名胜区刻字立碑情节严重的,最高可处罚20万元。


“只是刻了个字,至于吗?”国内的惩罚还算轻,国外对于乱刻乱画的惩戒力度更大。


德国:少则罚数百欧元的清洗费,多则罚款20万欧元,还要被罚做社区服务。造成严重损失的,还可能受到刑事指控,判两年监禁。


埃及:破坏文物可罚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6.8万元)并判处无期徒刑。


墨西哥:根据程度轻重,判决3-12年监禁。


意大利:今年2月,一名法国游客用一枚古钱币在罗马大斗兽场的墙壁上雕刻名字而被捕。早先,一名厄瓜多尔游客也曾在遗迹墙体上刻下了他妻子和孩子的名字。被举报后,游客将面临2万欧元(约合15.7万人民币)的巨额罚款!


为此,罗马市市长专门在Twitter上发表声明称:“罗马值得被尊重,伤害罗马斗兽场,就是在伤害全体罗马人以及所有热爱这座城市的人。”


有人建议把文物用围栏或用玻璃盖子罩起来,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但为什么大多数文明游客要为少数人的犯错买单?再者,这个被围起来的文物很可能激发了这些人扔钢镚许愿的另一个手欠癖好。


德国采用新技术防止乱涂乱画。比如在景点外墙涂上防涂鸦涂料等。但可操作性有限,照这么说,岂不是要给长城贴瓷砖?


景区专门设置留言树,留言墙是好办法。但依然有心怀叵测的人,偏要在文物上划拉两笔才能满足内心涌动不可见人的乐趣。与其遏制这种狂热,不如“满足”这种狂热。专门修一堵坚硬的石墙,当场被抓者罚刻一百次。刻满之后磨掉即可重复利用。


如果人类只能留下一块石碑,你觉得上面应该刻什么?


“请勿在此乱涂乱刻,违者严惩!”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