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熊的孩子,也要栽到爸手里

有意思网 彤云

据美国某大学的科学研究结果表明:由爸爸带大的孩子智商高,成绩好,进入社会也更容易成功


果真这样吗?



一些文章说,爸爸带孩子从教育方式到教育内容都更加先进,因为爸爸坚韧、大胆、果断、自信、豪爽又独立的特点会给孩子更好的影响。


《血战钢锯岭》里面有个兄弟打架的桥段,可以明显看出爸爸和妈妈带孩子的观点冲突~



多么机智的回答?爸爸果然豪爽、果断,全程翘着二郎腿观赏战况,还在场外指导挨打的那个儿子如何防守,等妈妈冲出来拉架时,已经来不及了,其中一个儿子差点挂掉。


如果你觉得那只是夸张的电影情节,那我来给大家讲几个家常故事。


1


据谣传,我小时候是个特别皮的熊孩子,反抗精神很强的那种,与我现在的沉稳内向性格完全不符,至于我的性格扭转,其具体原因要追述到我爸爸身上。


上幼儿园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是天天回家,而我却是全托寄宿。全托寄宿最凄惨的不是不能每天回家,而是每天目送别人“欢天喜地”的回家,这对一个幼小的心灵,可谓最煎熬的酷刑,所以每个周一是我爸最头痛的时刻。


别的小朋友被家长领着去幼儿园,我是被我爸拎着去幼儿园。一个不留神我就会跑掉,好不容易抓回来,塞到老师手里,转身走出去没几步,又会被八爪鱼成精的我从背后抱住大腿,扯都扯不下来。


所以周一的幼儿园上空总是回荡着我凄惨的哭喊、嚎叫声。


其他小朋友初期也会反抗,时间久了就放弃了,而我却异常坚定,每次都誓死抵抗,永不言弃。


结果有一天,我居然真的赢得了胜利,没去幼儿园,直奔医院了...


因为我爸在抓捕我时,把我的整条胳膊拽脱臼了。


后来我一跑步就习惯性紧张,不管有没有人追...


2


别因为我爸“徒手摘膀子”事件就觉得他残暴,其实我爸是个温柔细腻的厨艺爱好者,他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买菜&做饭,并承担了家里一日三餐的全部工作(我全托没吃过几次)。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爸爸心血来潮带着我去买菜,作为资深美食家,他对食材的品质十分挑剔,胡萝卜要一根一根的360度检查,问东问西...我等的心烦,决定自己先玩一会。


于是,我就在马路上玩起“鸭子过河”,一趟、两趟...那个跑呀,估计路上行人心里这个骂呀...我爸完全没看到我在马路上疯跑,我玩的正欢脱,就乐极生悲了。


一位阿姨骑自行车把我撞倒,2个车轱辘从后腰上结结实实压过去...我整个人都惊呆了,什么情况?然后大批的群众迅速围拢过来..."观赏“刚被自行车压过的我,我的自尊心被炽烈的燃烧着,疼痛完全不重要了,当时只想自己能隐身...我从众人的腿缝里看到了我爸,他还在挑菜,有好心的路人过来把我扶起来(其实我完全不想站起来),不知所措的我,只好大哭。


“这是谁的孩子啊?”众人愕然,我赶紧指向我忙碌又专注的爸爸,人群顺着我指的方向分开个小缝,我爸依然没有回头,我正在绝望时,卖菜的看不下去了,他对我爸说:“唉...那是你的孩子吧?”他才蓦然回首,十分不舍的放下菜,狐疑的走过来,跟围观群众打听:“唉?借过,借过,怎么回事?”


我爸很气愤,压我的阿姨也诚恳的反复道歉,然后,她突然向我爸问路来岔开话题,结果她成功了。


我爸一下把我被车压的事忘了,瞬间进入热心的指路环节...


不过从那之后,我过马路变得巨小心。


3


小心也驶不了万年船,我爸又向我展示了事故的多样性。


我那时住万寿路,念铁道幼儿园,从我家到幼儿园,本来有一条很平坦的柏油路,但我爸为了省时间抄近道,非要走一条无比崎岖颠簸的土路。


在他得意洋洋,哼着小曲,享受颠簸之乐时,对面50米开外,一个大妈大声喊着:“孩子掉啦!!"他没在意,继续往前骑,直到大妈冲过来,一把拦住他:“你孩子掉了!"我爸依旧没反应过来,估计作为男性,从生理层面觉得孩子掉了和他没关系。然后,他顺着大妈手指的方向一望...


50米开外,我静静的坐在地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他们,据说在我和他目光相触的一刹那,我忽然开始嚎啕大哭,众人迅速围观,而我爸当时内心的OS是:“这货的戏怎么这么足..." 赶紧过来把我“捡”走。


“那么松软的土路,根本摔不坏。”我爸事后的解释。那么松软的路能让自行车颠簸成那样,好吧...


而我从此拒绝坐在自行车后面,直到他买了自行车用“安全座椅”。


4


在万寿路边上有一条小河,叫“京密引水渠”,早年间很多人都去那里游泳,即便是现在,禁止游泳的大牌子下依然能看到他们矫健的身影,我爸年轻时也是其中一员。


一到夏天,他们就蠢蠢欲动,有一次我爸要求要带我一起去,美其名曰:教我学游泳。我妈以为是正规游泳池,就答应了,一大票人,到了河边5秒完成变身,然后岸上就只剩我一个了。


也不记得是谁,给我套了个救生圈就跑了,当时5米之内根本没有人理我,我很生气,这就是教我游泳吗?人呢?


于是我愤怒的摘下救生圈(当时的智商根本不知道救生圈是什么),一脚踢开,没有引起任何注意,我很愤怒,不就是在水里走路吗? 然后我开始沿着河边台阶往下走。


一步、二步、是投胎的步伐...咕咚... 台阶就那么没有了,我瞬间置身于另一个世界,那是压强、重力、密度的不同,本能告诉我,现在不能吸气,身体不受控制的下沉着,我挣扎几下,发现沉的更快了...我很害怕,在水里能看到蓝蓝的天空,和别人的大腿,却离我那么远,气已经憋不住了,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死了!”...我正在缺氧的痛苦中纠结要不要喝水,忽然被一把捞起。


居然是我堂哥,大我十几岁,在我眼里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他嫌弃的瞥了我一眼,把我往岸上一丢,又下水了,然后惊魂难定的我,喘着粗气,老老实实坐在岸边看着他们玩...特别独立。


我爸全程玩的很开心。


回到家,妈妈还期待的问:“学会(游泳)了吗?”,我没说话,我爸耸耸肩:“胆子小的要命,根本不敢下水。”


之后我自动远离江河湖海小水沟,根本不用大人嘱咐,唯一的bug就是患上了恐水症,我妈每次给我洗澡都像杀猪一样。



所以,多年以后,看到网上“爸爸带孩子好处多”的言论,我不厚道的笑了。


不可否认爸爸在家庭教育中的重要地位,爸爸的帮助让我开拓了眼界,拓展了思维,丰富了阅历,毕竟妈妈不会让我遇到这些事。


经历的风浪多了,遇事都比一般人淡定,前几年做个开刀手术,医生对我说:“不要紧张啊。”我淡淡回答:“我不紧张,你别紧张就行。”医生愕然。


至于小时候那个顽皮的我,应该是淹死在“京密引水渠”里了,以上是我爸爸带给我的“好”处,你的爸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