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大蘑菇的意外死亡

有意思网 急脾气兔
意外死亡,无人知道原因。


第一天


偏远的村庄里发现了一颗100斤的大蘑菇,足有一个小孩子高。


村民正在吃午饭,听到这件新鲜事,不少人把碗一扔就往山上跑。


巨蘑生长在一片杂草里。灰白色的木纹好像强健的青筋,从底部分出好几朵,祥云般衬托着中间那朵擎天伞。


众人期待的眼神中,村里最年长的93岁老人颤巍巍地拄着拐杖来了。他眯起眼睛凑近看了好一会儿,轻轻吐出一口气:这是,蘑菇王啊。


人群一阵骚动。


当天就有邻村的人饶有兴致地问巨蘑在哪儿看。几家当地媒体报道后,人更多了。骑自行车的、骑电动车的、坐公交的、开车的,还有外地人专门坐火车过来看。


冷清的村庄热闹了。心思灵光的人动起了脑筋。


第二天


村口多了十几辆大巴车,“看蘑菇旅游专线”红纸黑字喜气洋洋。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游客一茬接一茬。他们钻进大巴,到了山下鱼涌而出。山脚下的电动小三轮已经等候多时,载满人就突突着往山上开。

 

巨蘑周围的杂草灌木全被铲平,几根木头围了一圈简易的栅栏。黑压压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像蚂蚁围着果核。旁边有位戴着红袖标的村民大爷揣着手,象征性地维持秩序。


一切好歹都有个热门景点的模样了。


“咔嚓咔嚓。”举着手机的胳膊此起彼伏。


”蘑菇成精啦”、“下凡渡劫被发现了”……几百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巨蘑,所有的嘴都在议论纷纷。专家表示,这是一颗无毒可食用的巨大口蘑。


一句话,几乎已经宣判了巨蘑的命运。


有人自告奋勇担起神农的责任,撕下一丁点,很镇定地慢慢嚼。有人蠢蠢欲动,准备搬个火锅随切随吃。


有个饭馆老板围着巨蘑转了好几圈,心里酝酿出100种做法。清蒸?爆炒?炖汤?炸软蘑?还是小鸡炖蘑菇最拿手。当机立断,他掏出电话指挥厨子弄只鸵鸟过来。


还有人伸长了手臂,使出浑身解数试图去摸蘑菇。“沾沾仙气嘛!”


七嘴八舌中,有人一拍大腿:“光顾着瞎聊,正事儿都忘了!”


只见他摸出一枚硬币,略一迟疑又换成了纸币。一扬手,纸币软软地飘到巨蘑旁边。这人连忙低头许愿,并为自己没扔硬币的高素质行为而自鸣得意。有了他的示范,人们纷纷掏纸币,扔钱,许愿。不一会儿,巨蘑身上堆满了五颜六色的纸币。


送佛送到西。有人恭恭敬敬地在地上摆了几样瓜果,又是合掌又是鞠躬,虔诚地礼拜这位亲手被他送上神坛的大仙。


“我没带什么东西,要不献上半只口红吧。”一个姑娘念叨边掏包。


第三天


昨天至少有三万游客看巨蘑,带动村庄的旅游经济一路飙升。餐馆,旅店,大巴车,小三轮,沿街叫卖的小商贩,无一不从中获益。


卖小吃的,炸豆腐的、兜售小玩意的小贩,三三两两地盘踞在看蘑菇的必经之路上。有机灵的手艺人开始做巨蘑形状的糖人,瞬间被抢购一空。承包这块林地的主人看不过去了,也做起了收门票的生意。三块五块的,总比没有强。


村庄开启了盛大的狂欢,大家喜气洋洋地围着这颗巨蘑转。虽然知道蘑菇的寿命一般只有十天半个月,但也足够大赚一笔。


毕竟,有什么是永恒的呢?


第四天


清早的第一批游客贪婪地涌向那片围栏,结果所有人都愣住了。


巨蘑毫无征兆地死了。


伞面耷拉着,莹白的伞柄出现淡淡的黑斑。再不移走,就烂了。


第N天


游客消失了,“看蘑菇专线”的大巴车和电动三轮也不见了,山林里不再喧嚣,火爆一时的场面回归平常,没有人再热切地谈论这颗巨蘑,茶余饭后又有了新话题。


巨蘑被拔起时留下的坑,好像人跌破后留下的疤,也在雨水冲刷和泥土堆积中,日复一日回归平坦。


村庄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但有一群人却在远方愈加狂躁。


他们腾地站起来,瞪大眼睛:


“大蘑菇说死就死了?……那我当时许的愿还灵不灵了!”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