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撞到鬼,你们都会有啥反应?请勿对号入座哦~

有意思网 彤云
万圣节快乐! Happy Halloween!


如果,在鬼里鬼气的万圣节真遇到鬼,你会怎么办?

有没有发现?同为人类,受到惊吓后,反应截然不同~


尖叫、乱跑、呼吸急促、不知所措


拖不走、打不醒的石化



昏厥/卒(效果一样就一个图吧~)



镇定旁观,见机行事



直线光速逃跑


还有些人...



提问:你是上述哪一种?


战斗或逃跑反应


曾经有个壮汉深夜独自回家,路上经过一条幽黑的小巷,迎面一位长发白衣女子幽幽的匀速向他前进,壮汉当时血灌瞳仁,双拳紧握...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忽然女子抬头看了他一眼,壮汉才松了口气。打劫都不会放在眼里的壮汉,刚刚却企图袭击一个不相识的无辜女子,因为怀疑人家是鬼...


这种反映还有个名字叫做《战斗或逃跑反应》(Fight-or-flight response),美国心理学家怀特·坎农同志在1929年就创建了该理论。


此类人群在肾上腺素(Adrenalin)的作用下,会加快呼吸以获得更多的氧气,为肌肉提供能量,心跳加快来加速血液流动,使循环系统运输更多的养料到身体需要的部分(四肢),此时肌肉在充足的养分供应下会更快速的做出反映。双眼的瞳孔放大,使视觉变得更清楚。急促的呼吸还能提升嗅觉...


事实上不少人在受到惊吓后会不可控制的进入战斗模式。不管对方是男是女,先打之。


当然,如果战斗时处于不利局势,他们刚刚输送到四肢的养料也不会浪费,马上能跑出毕生最快的速度。


石化


一位不愿透露行业的姑娘,有个神奇的经历——和同事搬尸体。费尽力气的她们总算把尸体搬到了太平间,同行的伙伴发现工作人员不在,就出去找,姑娘独自留下“照看”尸体,回过神来忽然发现一屋子的尸体,只有自己一个活人...同伴回来后,发现她已经完全石化(僵硬)了。为什么石化了呢?


现代心理学研究表明,当人体的神经系统受到刺激时,会导致内分泌和植物神经系统紊乱,而造成肢体活动上的障碍。



植物神经:

植物神经系统(VNS)是内脏神经纤维中的传出神经、也称自律神经;植物神经系统掌握着性命攸关的生理功能:如心脏搏动、呼吸、消化、血压、新陈代谢等。


这种石化状态类似于自然界中动物的假死,用于骗过天敌,人在处于此种石化状态时,通常表情呆滞,身体肌肉僵硬,僵硬的肌肉是什么手感呢?去摸摸超市的鸡胸肉吧~~


这种手感可能使得一些食肉动物觉得我们是“不新鲜、不美味、有病”的食物而放过我们,所以我们就不自觉的把这种生理反应保留下来了。


昏厥


受惊昏厥在生活中比较常见,至少常上新闻...



国外有个整蛊节目,有一次模仿《行尸走肉》的剧情,让一群化妆成僵尸的群众演员,围困3位乘坐公交车的女士,把3个Lady吓得不轻,等群众演员们破车门而入后,有一位女士当场昏厥...


惊吓导致的昏厥属于“血管迷走性晕厥”。多见于年轻女性,在受到惊吓后由于肾上腺素的作用,身体血液集中到四肢,周围血管扩张,但心脏搏血量没有增加,引起脑缺血、缺氧,从而导致晕厥。


这种昏厥也是一种心理保护机制,承受不起的刺激,索性不看。


医生为什么总要扒开昏厥者的眼睛看看呢?他要看看昏厥者是“血管迷走性晕厥”还是“心源性晕厥”。



被鬼吓死的传闻常常有,其实鬼杀人的方式主要就是靠吓。

没有心脏病就不会被吓死吗?答案是否定的。“心源性晕厥”如果不及时救治会导致猝死。


即便没有心脏疾病,受肾上腺素影响,有的人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后,心脏禁不住血液循环的冲击,使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导致心跳骤停致人死亡。幼儿和老人的心脏功能弱,尤其经不起吓。


由于图中小朋友均未成年,我们对照片进行了处理...


就像这个小朋友这样,稍微有点...


冷静的见猎心喜


有一种人,天生脂肪胆(胆肥),日常生活中几乎没有天敌(迷之自信),我刚好有幸采访到其中的一位,级别属于“吓死鬼”。据传在她年幼的时候,曾见过家里有个漂浮的不明物体“绿裤衩”(鬼),结果她冲上前去抓它,吓得绿裤衩魂飞魄散,再未出现过。对于这段经历,她本人表示:“因为害怕啊,不弄明白怎么能安心睡觉?”


世上有没有鬼不好说,但鬼一定很讨厌这种人(囧)。古时候还有职业捉鬼师,不管是真是假,他们的胆子总是要比一般人肥的。



不怕鬼的人就无敌吗?只是怕的东西不一样,有个朋友去医院治痘痘,遇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向她问路,要求结伴绕远(躲过医院的太平间),朋友一口拒绝:不要,我怕晒太阳,还是喜欢太平间那条路。后来她跟我说:“那女的真恐怖,非要和我一起走...”


怕鬼的人并非一无是处,不怕鬼也不是天下无敌,鉴于大家的接受程度不同...


万圣节,大家还是内向一点吧。





[1] (美)帕迪利亚(Padilla,M.J.) 主编.《科学探索者:人体生理卫生》.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7-1第2版:25-26页

[2] Richard Gerrig, Philip Zimbardo.《心理学与生活》(Psychology and life):人民邮电出版社,2003-10:363-364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