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变坏,是从不让亲戚来家蹭住开始的

有意思网 急脾气兔
好好的宾馆不住偏往我家钻,难道就是为了省那几个钱?绝不是,客进旺家门,这是看得起我。



这天我歪在床上刷微博,突然看到一条新闻:《亲戚朋友总来家里蹭住 姑娘霸气回怼:我家房子凭什么要给别人住》,瞬间惊得我跳起来。


还是人?那可是和你骨肉相连的亲戚啊!


八成评论都在支持姑娘:房子是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人际关系将由“家”变成“个体”后,分寸比亲密更重要;长期蹭住是社交越界……这个社会怎么了?


大家与蹭住亲戚不共戴天的劲头,真让我纳闷。来我家的亲戚都相当得体,几乎把我感动得潸然泪下。


1


好好的宾馆不住偏往我家钻,难道就是为了省那几个钱?绝不是,客进旺家门,这是看得起我。二婶三伯四姑,鱼涌而入,我的陋室蓬荜生辉。


三伯撇嘴:“你这屋子凉嗖嗖,风水不好小心招鬼。”


新买的房子,心里能不膈应吗?但我泰然处之。从亲戚口中才能听到最不入耳的“大实话”,很难得。更何况人家放着村里舒坦自在的平房不住,不远千里下榻我的阴宅,我很感激。


亲戚们主动要求睡沙发打地铺,态度诚恳:“谁不知道屋里舒服,但你卧室咋没个电视咧?下次记得给咱装一个。”二婶想得更周到:“我们大人爱看电视住客厅,把你床让给咱小侄子就好。”


我连声称是,准备卷铺盖去朋友家借宿。四姑亲热地挽住我:“不带我们去吃烤鸭吗?还有老莫西餐厅,等这顿等好久了咧!”


2


下班回家一推门,客厅里横七竖八躺着三四个人。

 

三伯脱了袜子吞云吐雾,烟气朦胧的房间直冒仙气,仿佛玉皇大帝的凌霄宝殿,只是气味十分可疑。二婶和四姑正在啃西瓜,一地的籽吐得是天女散花。无意中我更是上演了一出猪八戒踩西瓜皮的好戏,正巧摔在小侄子面前,他立刻用拳脚表示欢迎——活脱脱一个孙大圣!


要不是可爱的亲戚,我哪里有机会在家体验一出别开生面的《西游记》呢?


爬起来后我赶紧向侄儿道歉。要是我的老腰打伤了小王子的拳头的脚尖,这可怎么好呢?他哼了一声,跑到阳台往花盆里撒尿。


亲戚们也围了过来,被人关心的感觉真温暖。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我热泪盈眶:“你咋才回来我们都饿着呢赶紧去做饭吧!”这是督促我熟习厨艺,不然将来怎么好嫁人呢!


培根说,如果把礼仪看得比月亮还高,结果就会失去人与人真诚的信任。虽然第一次来家,但亲戚们真的不把我当外人,我很欣慰。


人家跟我是真正的亲近,所以才肯用农业社会的人情、礼俗和过分亲密来对待我,所以才舍得不竭余力地麻烦我。


不少年轻人还谈什么隐私,什么个性、什么自由,很自私。对我来说是麻烦,对亲戚来说那是面子,是礼节,是尊卑,关系到他们以后能不能在全村面前抬得起头。事关家族荣耀,忍着点麻烦怎么了?


3


另外,很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都讨厌熊孩子?最让我欢喜的就是小侄子。


这孩子不认生。初次见面二话不说就打开冰箱喝可乐,然后爽快地把罐往地上一扔。我正愁给他找点什么东西玩,没想到这小家伙很会自娱自乐,真皮沙发当蹦床,扯着窗帘荡秋千。虽然把家具毁得七零八落,但给我省下了带他去游乐园的钱,好孩子!


三岁看老。规规矩矩坐在别人家沙发上的小孩,长大准是书呆子,精力旺盛的顽童反而可能是天才,比如我的侄儿。他就像小型拆迁机,拆坏我的手办、揪掉我养的多肉,翻箱倒柜,拿迪奥口红给自己画花脸,还扯断了一条水晶项链,珠子蹦得到处都是,他美名其曰寻宝游戏,有趣,有趣!


那天他嚷着要玩游戏,而我正在敲论文。通常孩子都会懂事地走开,但鲁迅说过:“向来如此,便对么?”


小侄子足够标新立异。趁我上厕所的功夫他不仅玩上了王者农药,还把我写了三千字的稿件给删了。“这样你就不会跟我抢电脑啰。”他狡黠一笑,天真烂漫。


真性情,有魄力。比起侄儿的“最强王者”,我的狗屁文章不值一提。


后来小侄子和我越发亲近,总缠着我带他去超市。“我妈妈说了,买东西就找你,你有钱。”我本以为自己“穷在闹市无人问”,这下真是受宠若惊。


别看小侄子数学不及格,算钱倒是天赋惊人。巧克力挑最贵的,薯片拿超大包。小脑瓜可真灵,今后准保是个高材生。


果然,参观清华时,他在校门上郑重地刻下“到此一游”。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志气!


4


正当我寻思着给他们租套别墅时,亲戚说侄儿开学,他们要走了。简直是晴天霹雳:才呆两个月,这怎么够呢?是不把我当自己人还是觉得有啥不满意,我很惶恐。


来的时候两手空空,走的时候大包小包。他们带走了我家没拆封的香水,限量版的耳机,最新的ipad……不粘锅都顺走了说要给小侄子摊鸡蛋。嘿,亲戚真懂生活,主动帮我断舍离。


我也不敢怠慢,买了六条高级香烟、两瓶茅台、一麻袋的烧鸡和酱肘子,呼哧带喘拎到火车站。

 

“你看你这么客气带啥东西……咦我家小囡囡嚷嚷要的那个芭比娃娃咋没买呢?”


5


亲戚来这一趟,我才花了3万块钱。可惜他们没多呆一阵,让我为拉动国民经济GDP再多尽些微薄之力。


事后,我得知亲戚们对我的招待并不满意:家住三楼竟然没电梯、不会开车没办法给他们当司机、俩月才请他们吃了五顿烤鸭而已。

 

良药苦口,虚心使人进步。我思来想去,选了个黄辰吉日,亲自向二婶三伯四姑致电道歉:


“是是是,您说的是,我一个小辈,考虑不周真是不应该……啊,您下个月还要来一趟!没问题,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对了,再来的时候您能不能借我2000块钱?我给卧室装个电视,方便您来看。喂?喂?……”


怪了。别说下个月,至今为止他们再也没来我家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