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150年一遇的“超级蓝血月”预示着什么?

有意思网 彤云
夜“超级蓝血月”即将闪亮登场 据美国国家航天局资料显示 这可是150年来头一次 全球范围都有机会观测天文盛况

这次月食title怎么这么多?“超级月亮”、“血月”和“蓝月亮”。好激动!这次的月食会变色?并不是这样。

“超级月亮”?


“超级月亮”大家很熟悉,就是看起来显得特别大的月亮嘛~

水手超级月亮刘翔


“蓝月亮”?


这次的月食变色有蓝色?并不是这样。英语中用“Once in a blue moon”来形容百年不遇。于是“blue moon”被单独拿出来,形容同一个公历月内出现的第二个满月。所以“蓝月亮”并非是指蓝色的月亮。

世界上其实是有真的“蓝月亮”的。


1883年,印度尼西亚喀拉喀托火山的喷发后,就出现了数年之久的蓝月亮。由于火山爆发后将大量火山灰送入大气层,扩散的灰尘把月光中波长较长的红色光线散射开,短波蓝、绿、紫色光线就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历史上其它的火山喷发也曾让月亮呈现出蓝色。


“血月”?


发生月全食时,月亮全部进入地球的黑影后,地球大气层把太阳光中波长最长的红光折射、散射到月球表面,因而出现了“血月”。


血月揭秘:先民们巨大而又统一的脑洞


中国民间有天狗食月的传说,据传天狗本是人,因犯重罪被玉帝变成恶狗,它窜到天庭去找玉帝算帐不成,就去追赶太阳和月亮,想把它们吞了。所以每逢日食、月食,人们就用锣鼓、爆竹,吓唬天狗,逼它吐出太阳、月亮。太阳、月亮获救后,又重新运行。天狗再去追赶,这样一次又一次就形成了天上的日食和月食。


碰巧非洲民间也认为月食就是“天狗吞月”,必须敲锣打鼓才能赶走天狗。


南美洲印加人的神话中,有一则是一只美洲豹攻击并吃掉月亮的故事。印加人害怕美洲豹在吃掉月亮之后,再冲下地面来吃人,就对着月亮挥舞长矛、发出巨响噪声,希望借此赶走美洲豹。


同在南美洲的胡帕族人有不同的传说,他们认为月亮有20 个妻子和许许多多的宠物。这些宠物大部分都是山狮跟蛇,如果月亮没给它们足够的食物吃,它们就会发动攻击,让月亮流血。当月亮的妻子们围过来保护他,搜集他的鲜血、将他治愈时,月食就会结束了。


民间传说中先民们把月亮当成了自己的同类,当月亮变成红色,就以为月亮像自己一样会受伤流血,能让月亮受伤的东西一定厉害,于是,人们就总把月食和各种恐怖事件相连,血月也就成为灾祸的象征。


古代中国民间谣传:“血月现,国之将衰,气尽,如坠狱”。


圣经中也不止一次提及血月,启示录中,预言到世界接近末了时,也描绘了血月现象:“揭开第六印的时候,我又看见大地震动,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那么月食真的是凶兆吗?


血月助攻:勇敢者老谋深算的脑洞

公元前413年,地中海西西里岛的叙拉库斯人和雅典人交战 。当时,雅典舰队实力强大,正满怀信心地攻打叙拉库斯的港口。不料,那夜发生了月食,天色昏昏沉沉。迷信天象的雅典人,认为发生月食对攻城不利,就慌慌张张地撤退了。早有准备的叙拉库斯人乘机追击,把雅典人打得一败涂地。


公元前168年,彼得那战役在马其顿爆发,这是古罗马战胜马其顿王国的决定性战役。月食在这场战争中促进了罗马军队的扩张。战前,古罗马护民官加卢斯向士兵们宣布将会发生月食,为了平息害怕心理,他解释说这纯粹是自然现象,并且说明了理由。到月蚀真正发生时,罗马士兵认为加卢斯真的具有识破天机的智慧。而马其顿部队因血月被视为不吉征兆,在心理上产生了极大恐慌。结果罗马军队大胜,马其顿王国覆亡。这为后来罗马征服希腊、向东扩张奠定了基础。


1504年,著名的航(zuo)海(si)家哥伦布,在第四次大西洋航行时,被困牙买加岛。一般的船员弃他而去,岛上印第安土著敌视他,拒绝提供食物。哥伦布根据历法书推断出将要发生月食。就向土著人大喊,“再不拿食物来,就不给你们月光!”到了晚上,哥伦布的话应验了,月食发生变成红色。土著人见状诚惶诚恐,赶紧给哥伦布提供食物补给,助他出海。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月食不是凶兆,没文化才是凶兆啊!


血月成就:伟人们意想不到的脑洞


在全球人民对血月怕到不行的时候,古希腊的天文学家们对血月可是爱到极致,他们不止纪录每次月食的时间、时长,还要测量月食发生的角度,通过对月食的观测研究,他们推翻了天圆地方说,推翻地心说,还算出了黄赤交角。



天文学家们以思辨性的宇宙论来看待日月食的成因,并彰显出希腊天文学的特色——用几何系统来表示天体的运动。


起初,人们以月亮为神,血月使他们恐惧;后来,一部分人将这种恐惧作为策略,血月令他们成功;天文学家研究血月,来认知宇宙,确定人在“天地”间的位置。

一个月食告诉我们,不同的地理位置、文化背景、思维意识看到的就是不同的结果,所以我们要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带上单反,一起去看月食吧!


不点赞的,壹读君要代替月食,抢你单反!


吃瓜的月亮:“我就静静看着一大群戏精自娱自乐。”


参考资料

1. 黄亚芳. “彩色”的日月[J]. 天文爱好者, 2014(2):58-59.

2. 邓可卉. 托勒密《至大论》研究[D]. 西北大学, 2005.

3. 陈兰英. 月全食和“红月亮”[J]. 湖南中学物理, 2012(3).

4. 王卫宁, 刘杨, 詹想,等. 月全食红月亮辉映星空[J]. 博物, 2012(1):8-9.

5. 马云泰, 马长德. 论张衡的科学技术成就[J]. 南阳理工学院学报, 2016(3):123-128.

6. 谭志汉. “称量”地球[J]. 天文爱好者, 2009(9):78-80.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