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同龄人抛弃的人,后来都怎样了?

有意思网 俞杨
毒鸡汤不宜多喝



宋江简直焦虑到恐慌,一篇《高俅半年蹿升殿帅府太尉: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刷遍了整个大宋官吏的朋友圈。


宋江觉得自己,正好印证了圈子里流传的一篇帖子:


当发觉官场上的同龄人比自己优秀很多时,你作何感想?


就感觉,有些人混了30年,跟混了1年似的;有的人混了1年,混的跟30年似的。


作为《水浒传》第一男主,宋江在郓城县这座十八线小城里,当着押司,过着平淡,却一眼可以看到未来的日子。


而他的同龄人高俅,一开始在东京开封府汴梁宣武军鬼混,后来被董将士、小苏学士、小王都太尉嫌弃,像踢皮球一样推来推去,本来看不出有什么大好前程。


不曾想宋徽宗欣赏啊,“没半年之间,直抬举高俅做到殿帅府太尉职事”。高俅不动声色,走到了宋江难以企及的高度。


不管你接不接受,你的同龄人,正在无声无息的抛弃你。



宋江无法接受同龄人的抛弃,这碗鸡汤让他励了志,千万不要在年轻时不渴望权力,不爱升官和钻营,更不要每天只喝喝小酒过得云淡风轻。


他宋江是何等人物,有野心,也有能力,而且从不说放弃。


虽然只是个小吏,但宋江是有想法的。宋江的梦想,才不是什么替天行道,而是跟同龄人高俅一样,出将入相。


宋江也有这个能力。当他翻开高俅的履历,发现高俅简直就是一个成功版的自己啊。


吹弹歌舞,刺枪使棒,相扑顽耍。


府尹把高俅断了二十脊杖,迭配出界发放。


投奔柳大郎,平生专好惜客养闲人。


他发现高俅的出身,跟日后手下一抓一大把的喽啰没什么区别,高俅也得罪过官员,跟好兄弟林冲一样被发配到鸟不拉屎的地方,也跟弟兄们惹了事就投奔柴大官人一样,白吃白喝白拿过。


而且,高俅精明的性格,和自己简直如出一辙,或许还有所不及。


要知道在官场上,他宋江这种小吏是很难当的,不仅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且要在黑白势力之间善舞长袖。


宋江精通人情世故钻营投机,看人下菜碟的本事已臻化境,你看县衙上下没一个不夸他大宋好同事的,而且黑白两道上的朋友也很买他的账。


宋江初次见到牢霸戴宗,几句话就击破了戴宗的心理防线,一个囚犯收监狱长当小弟,有几个有这情商智商的?


凭宋江的精明,早晚有机会鱼跃龙门,可惜卷进生辰纲这件轰动全国的大案,开始了倒霉路。


因为私放了晁盖,晁盖给他写了一封入伙信,还包了几根大金条,本来没人知道。


可是宋江娶了个如花似玉的阎婆惜,每天只知道在外面忙忙忙事业,背后阎婆惜已经跟小白脸张文远搞上了。为了跟小白脸永远地搞在一起,阎婆惜逮着宋江的秘密,要挟离婚分家产。


宋江情绪失控,一刀杀了阎婆惜,犯了人命,仕途近乎夭折。


不过宋江不放弃,流放江州期间积极接受改造,等着重返官场。


日子嘛有点小无聊,一个下午,宋江在浔阳楼喝酒,兴致来了,大笔一挥。


诗是好诗,气势磅礴,结果被小人黄文炳诬陷成了反诗,这下宋江的仕途,可算彻底玩完了。


宋江落草了,但依然没有放弃出将入相的梦想。这一盼望,让宋江和同龄人高俅,两个本不相干的人,相遇了。



高俅凭借压倒性的绝对优势,力压宋江,围剿梁山泊。


宋江起初是心口怦怦跳的,“听得高太尉亲自领兵,调天下军马一十三万,十节度使统领前来,心中惊恐。”


等到两军交战,宋江才发现情况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因为高太尉不仅带来了精兵强将,还带来歌儿舞女,还听了一个不着调的建议,征调民夫,劳民伤财,建造尺寸空前的海鳅船。


结果,大船被凿沉了,高太尉被宋江活捉了。


两个同龄人,终于有机会坐到了同一张酒桌上,喝喝小酒。


起初,高俅还很拘谨,几杯酒下肚,便把自己被活捉的事儿忘得精光,还露出贱贱的模样。


大醉后的高俅,疏狂放荡,便夸自小学得一身相扑,天下无对。


宋江的二把手卢俊义也醉了,看不过眼高俅自夸,直夸小弟燕青的相扑,才天下无对。


众好汉一起哄,高俅脱了衣服,定要和燕青比划比划,只一招,就被燕青摔了个狗吃屎。书中有首诗描摹得好,“禽争兽攘共喧哗,醉后高俅尽自夸。堪笑将军不持重,被人跌得眼睛花。”


宋江表面还很淡定,心里早就因为眼前的这个同龄人翻江倒海:


“卧了个槽,这特么什么玩意儿!”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