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再喜欢宜家了

有意思网 饭小姐
我为什么不再喜欢宜家了




这个月生日,收到宜家的一条祝贺短信,这才想起至少一年没去过一次宜家了。巧的是这一年我正在装修布置新房……

 

什么时候起我竟然把宜家忘了?!

 

我心里是有点抱歉的,仿佛对好姑娘做了一回负心汉……毕竟,和宜家的情谊少说有十几年了。



1

“是宜家的吧!”


我曾经是宜家的真爱粉。

 

大概十多年前,我上高中那会儿,北京人买家具还只有一个目的地:家具城。那时候人人家都差不太多,拼色的要么是酱红色、黄色的家具,烤漆的,闪闪亮。去谁家,客厅里必有两个看电视坐的皮墩子,书房里是一把不锈钢把手的黑皮椅子……闭上眼睛,也知道一定是来自北京名牌、中国驰名商标的天坛、华日、全友、红苹果。

 

宜家的出现,绝对是一股清流。


清新脱俗的麻布窗帘、色彩绚丽的布艺沙发、不同规格的地毯……一张白漆铁公主床和好看的床品堪称当年少女梦,一把椅子、一个杯子、一个盘都写着透明的四个大字:简腰时尚!当年北京只有四元桥一家宜家,我第一次去,简直要喜欢得流鼻血了!像刘姥姥似的四处逛,大开眼界,觉得件件合心。

 

那时候,宜家代表着新审美,设计感和品味。洋气!要是周末去宜家逛了一圈,吃了个肉丸饭圆筒冰激凌,能在学校说一天。不好意思地说,当年我去宜家是要自拍“发朋友圈”的,现在我的人人网上还挂着这样的照片……

 

朋友来家,看到宜家著名的白漆床、碎花床单、那个大花壁灯和宜家熊,会会心一笑:“这是宜家的吧!”这个问句寓意颇深,它包含着:我懂、我喜欢的赞赏和气味相投,就好像现在认出你身上一件巴黎世家没Logo的卫衣。

 

2

“是宜家的吧……”


到底是什么时候起我不再爱去宜家了?真的想不起。忘掉这个旧情人好像并不是因为它变了,而是因为……我变了。


这十年,很多人家里第一次有了“风格”。日式的简单、美式的舒服、欧式的繁复、后现代的……看不懂,咳。

 

人们见得多了,市面上能选的太多了——该进口的都进口进来了,国内的家具家居也越做越精:家具店甚至开到了Mall里,更不要说网上的设计师品牌。家家的客厅开始不一样了;只要你想,在北京,你甚至能买到一千种不一样的花瓶;不要说买床,床垫的讲究都大得很;在家居店人们开始问,这床品是多少支的?


人们悄然变成了生活家。


这是大众审美觉醒的十年,或者说是审美落地的十年。

 

而宜家真的没变。


在宜家那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的卖场中央,还卖着十年前那张公主床,那些特别宜家的床单、一些经典的沙发、桌子,甚至是厨房的盘子、调料罐、油瓶都没变……


可是,我发现宜家那两个装的玻璃油瓶,倒油会流得满瓶都是。


它价格不如一顿麦当劳双人餐贵又怎么样?不想买;

 

调味罐又是怎么想的呢?四个拧起来的罐子,还不配小勺,设计师,你真的用它装过调料炒过菜吗?不想买;

 

设计到底是什么啊?

第一要求不是实用的吗?


至于盘子这种耐用品,我还是更想买点漂亮个性的,或者材质好的,比如骨瓷?


更不要说,床、沙发、桌子……除了真的太脆了以外,也是看腻了,更怕朋友来家说:“这是宜家的吧……”有点尴尬。



我并非是只追高价的烧包,有人说宜家卖得是性价比,可是我越来越发现,并不是性价比,宜家只卖便宜——

 

拿茶几举例。


很大程度上,茶几是客厅的中心,你在这休息,在这待客。一个典型的家庭场景,不就是孩子在茶几上吃水果,妈妈在旁边打毛衣、爸爸在看报纸吗?


然而一张好茶几,宜家是没有滴。

 


这是宜家最贵的一款茶几,斯德哥尔摩系列,1999,确实不贵。先别看藤编的二层,它的主体材质是胡桃木贴面……贴面?也就是板材家具。

 

你如果是品牌控,Muji一张实木茶几才多少钱?

 

Muji水柳木,1800元


不在乎实木与否,板材家具横向比——同样是设计师品牌的曲美,这张只要825元。还是著名的“曲美曲”。


 曲美 825元


宜家茶几加六百块,也就是两顿饭的钱,可以得到木墨很有设计感的樱桃木实木茶几;再加600块则可升级黑胡桃木的。



木墨樱桃木 2600元


作为简美控,harbor house算贵的了,这么敦实一张不要四千块——


harbor house 3980元

……


我最近又去了趟宜家,逛完熟悉而冗长的三层卖场,只买了总共60块的衣架和粘毛滚。所幸,在门口的瑞典食品超市买了200多块的吃的……也算没白来。


再进宜家,当年启蒙我们生活美学的宜家,好像变成了当年它所超过和碾压的“大路货”。它逐渐变成了为租房提供的快消家具,而离当年它带来的“设计”、“审美”越来越远。


这次去宜家的所有收获



宜家当然永不缺人。在北京,一波波年轻人足以充满宜家,但他们谁也不会像曾经的我——觉得在宜家大开眼界?爱上宜家的设计?别逗了。


宜家没有跟上来。现在的年轻人有着自己的个性审美,越来越挑剔,对于家具有自己的执着:我想要一张半辈子都不想换的木桌子,一张至少睡三十年的好床,一个具美感的梳妆台,一个有个性的摆件……那时候,丢出屋外的第一件物品恐怕就印着IKEA。


也许是这样的,品牌分两种,一种是和你一起成长的;一种则变成你成长的刻度——IKEA,也许到了我们说“爱过”的时候。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