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一个人吃饭?

有意思网 急脾气兔
你怎么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更要优雅地吃饭。


一个人吃饭,总体来说似乎是一件和着辛酸眼泪的尴尬事。众人皆谈笑,唯我刷手机。只好埋头狼吞虎咽,然后落荒而逃,连刚才是什么东西下肚都没注意。所以,有些人“一定要结伴去吃,若没人陪宁愿饿着”。其实,大可不必如此顾虑。一个人吃饭,不但不尴尬,而且可以相当精彩。


一个人儿,想吃啥吃啥


身边的几桌都是三五成群,而自己仅有饭陪着。这很忧伤吗?并不!吃饭这件事最原始的本质就是享受美食,有一碗美味的饭陪伴自己,这就足够了!

 

一个人吃饭,尽可按照自己的口味来。点一盆变态辣的水煮鱼,红彤彤的辣椒飘在水面,雪白鲜嫩的鱼肉在浓汤中沉浮,吃得酣畅淋漓,完全不用担心被辣得涕泗横流的窘态。消灭满满一盆,唯有仰天长啸一声爽!


点一小块乳酪蛋糕和一小杯鲜榨果汁当午餐,没人笑话这吃法是否有太有中产阶级的小资情调,也没人会因这搭配有节食嫌疑而暗地抛来鄙夷的白眼,你只管吃你所爱,开心就好。


你点的羊肉汤里可以尽泼洒葱花和香菜,再招呼老板多加两份肉,吸溜一口汤,捞起一片厚厚的羊肉,就好这口儿,香!也可坦然地拎回一袋超大份的炸鸡,晶亮油光的鸡腿在前,心里的激动不亚于面对一位爱人。有滋有味地吃光,留恋地吮吮指头,心满意足地叹一口气,人生简直都圆满了。


一个人,更要好好吃饭。努力加餐饭,才不枉美食的恩泽。


正襟危坐也好,随性溜达也罢


日本东京姆明咖啡屋为避免独自前来的食客太尴尬,专门弄来一堆毛绒玩具摆在独身食客对面以示陪吃。很贴心的举动,但也似乎在暗示着“一个人嘛,好可怜咯”,让人心生不爽。等客人吃饱喝足后一抹嘴:“对面儿买单!”,估计老板就傻眼了。


一个人下馆子并不如你想象得那么不自在。当周围都是世俗的喧嚣,唯有你像一座独立的小岛,浅酌慢饮,怡然自得,优雅得自带光芒。


正襟危坐地用餐是一种范儿,在街头随性小吃也是一种姿态。转角遇到的,不止有爱,还有悠悠叫卖的推车小贩。


举一串冰凉酸甜的糖葫芦走过北京的冬天,端一碗冒着热气的咖喱鱼蛋陪你消磨香港的夜晚,第一眼被厦门土笋冻吓到不曾想却吃上了瘾,用10块钱从烤冷面的小哥手里换来一份馋瘾大发时的救命稻草。手里捧着,嘴里吃着,溜溜达达,悠然走远,留下身后一串儿令人垂涎的香味。


餐具漂亮,才能吃得更嗨


若你已经对“一个人吃”产生了初步的好感,置办一些精巧的单人器皿可给你带来锦上添花的感受。每天面对快节奏的生活以及潮水般汹涌而来的信息已经让人足够疲惫,答应我,别再让手机成为你的一人吃饭的必备餐具了。


手机里声色光影的虚幻世界,远不如你口里的食物来得真实


随性不等于随便,可别因为是一个人,就对生活无所谓。吃饭是一种生活方式,好品质餐具所带来的仪式感,会让人对自己更加用心。


这是“一人食器组”↓,一杯、一盘、一钵、一碗,黑釉与白瓷组合出轻描淡写的心思,每一件器皿恰好是一个人的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论你做什么饭菜,都有一件最妥帖的器皿让你盛满美味。


德国Koziol曾推出一款意大利面测量器↓,能精准量出1-4人饭量的面食,避免你面对剩饭的黯然神伤。随吃随做,鲜白柔软的面,清浅的汤汁,就着热气吸面喝汤,捧着见底儿的小碗,体内的阴凉与落寞全都消散,带着爱意的暖流打通了任督二脉。


“四个圈”分别帮你测量 合适不同人数的 意大利面的量


Kirsten Stuart设计的一人食早餐盘,左边竖着放一枚鸡蛋,另一侧可放烤得焦脆的面包片


就算再简单的一蔬一饭,就算盛在粗瓷和木碗里,也要郑重地摆盘成最好看的样子,方便吃饭的人端起一份独属自己的幸福。


切记!保持独自进餐的“能力”


有一首歌名叫《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有一首歌唱:“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其实,不孤独的人才是可耻的。事事从众,亦步亦趋,完全没有留给自己独立思考的时间,就连吃饭都需要别人陪着,这样的人,不是很可悲的吗?


这种独处,跟孤独寂寞冷的独食者大不一样。后者的确大有人在。林妹妹望着秋雨敲打风窗,颦眉轻咳,一面吃着情敌宝姐姐送的燕窝汤,一面又为宝玉而伤神;孔乙己独身来到小酒馆,要一碗温酒,一碟茴香豆,蘸着酒要在柜台上显摆茴字的写法,还遭到小伙计迅哥儿的白眼,这样的一人食,的确尴尬。


而正面意义上的独自吃饭,是懂得留给自己几分自由。安然吃饭,不用刻意地没话找话,也不用听着唧唧歪歪的琐事勉强下饭。身体沉浸在美味中,头脑则浸润在思考的空间里。与大家共同用餐固然好,也别忘记为自己留出独自享用食物的空间。


《料理鼠王》里那位犀利苛刻的美食家,总是一人来到餐厅细品美食,然后写出精妙的评论。至于最神秘的一道大餐,更是要等到所有客人都走光后,小学徒才请出大厨,并端出这道全巴黎最棒的普罗旺斯焖菜。四周无人,美食家细细品味这道菜,沉睡在深处的遥远记忆唤醒和激活,童年时光印象和妈妈的味道让他湿了眼眶。要是这位怪大叔与美女烛光晚餐,能想起来才怪呢。


“它的模样丰满肥腴,令人垂涎……气味和滋味虽说更脆弱却更有生命力……它们仍然对依稀往事寄托着回忆,期待和希望,它们以几乎无从辨认的蛛丝马迹,坚强不屈地支撑起整座回忆的巨厦。”与玛德琳娜(madeleines)小蛋糕的独处,是普鲁斯特生命中一段妙不可言的时光。《追忆似水年华》的灵感,也就这样萌发了。


当大家都在暗想“重要的不是吃什么,而是我们跟谁一块吃”的时候,吃饭已经变成了一种社交,一种并不以“吃”为重的例行公事。觥筹交错中互换了貌似对己有价值的信息,言谈甚欢的背后却是在揣摩投射在杯底的眼色。心累的感觉,就是这样诞生的。



独自吃饭的奢侈时光,且吃且珍惜。你知道,琐碎的烟火幸福终将会填满你的生活,那么这份难得的贵族般的体验,请你匿藏在心,然后,讲给未来那位会与你共进晚餐的人听。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