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雷,归来仍是少年郎

有意思网 东坡兔
他你还不知道

点击图片可看视频


赵雷登上《歌手》,唱着《成都》。


一束光打在他的身上,眼神和旋律一样清澈,这一刻,我们都知道,赵雷火了。


眼看着《南山南》成了KTV必点歌曲,眼看着《董小姐》的旋律从每个街边发廊传出,那时的赵雷是我们藏在深处的心头好。遇见一两个聊得来的朋友,才会说“请你听首不错的歌吧”,然后祭出赵雷。


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 不止你的温柔

余路还要走多久 你攥着我的手

让我感到为难的 是挣扎的自由


一曲终了,没有高音炫技、没有舞曲热场,超过林忆莲、杜丽莎、迪玛希……排名第二。


这时候,我们的心里很矛盾:终于红了,不必担心你穷困、不必担心你潦倒;但还是舍不得让那么多人都知道你,全是舍不得与众人分享的无赖。


有喜欢赵雷的人这样评价:


你真的红了,很开心,内场票也可以卖到1000+。虽然以前50块就能听你的livehouse(小型现场),越来越听不起你的演唱会。不过没关系,我会努力变得跟你一样好,民谣不应该穷,以前你吃过的苦都是值得的。难过的日子都是你陪我一起过的,你说你是个普通人,想要买房结婚……


02

每个爱民谣的人心里,都会藏着一首赵雷,很多人会这样说:


“烦躁着急的日子里,

赵雷的歌让我安心”。


少年不知愁滋味,赵雷的歌带着躁动的新鲜,猝不及防闯进我们的世界;真的尝到生活的辛苦,他的歌依然在苦涩的日子里寻找着自由;等我们慢慢走向安定的时候,又在心底怀念曾经的你。


有一段时间,也许会不敢听赵雷的歌,觉得自己背叛了年少的心,不再清澈,成为掉落在烦杂生活的尘埃;再后来,他的音乐谈论着和解的命题,陪伴我们散落在平淡无奇的日子里。




“人生需要不断感动,才能守住那些始终干净的东西”


赵雷出生于北京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生意人,对他的管教不甚严厉。十几岁的男孩子迷上吉他不可自拔,主动放弃了念大学,行走在陕西、甘肃、云南、西藏的广袤中。听起来很酷的选择,过起来却往往更加难熬。那些年,他还不满18岁。


2003年,17岁的赵雷背着心爱的吉他,或穿梭或停留在北京的地下通道,开始了地下歌手日子 。怀揣着对音乐的理想,他每天像搬运工一样,筹备着演出中最基本的内容;看似新鲜的流浪,其实每天都在重复着相似的演出。每天拿着二十几块钱和一日三餐较劲,那是一种没有力量支撑的坚持,他是孤独的。一路走来的朋友们结伴去大学念书,他们遇到的困难是可以互相倾诉的。而赵雷,只有一把吉他。


那时的赵雷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怀揣理想,野心勃勃。所不同的是,多数人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合群而收敛了锋芒埋葬了远方,赵雷却在别人的不解中背着吉他远走他乡。文人大都穷而后工,几年的游荡给了赵雷不一样的感悟,融化在他大量的原唱歌曲里。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把我画在那月亮下面歌唱

为冷清的房子画上一扇大窗 再画上一张床

画一个姑娘陪着我 再画个花边的被窝

画上灶炉与柴火 我们一起生来一起活

他深谙作品来源于生活的道理。为了好的作品,硬生生把平静的生活搅乱成风雨波澜,这是赵雷的坚持。2007年,赵雷开始穿行中国川藏、云南地区,行走的路途中,写下《开往北京的火车》、《咬春》等作品,并为后来的作品积淀能量 。


再往后,他参加歌手选秀、音乐巡演,混迹于各个音乐节,创建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在《快乐男声》、《中国好歌曲》都有不俗的成绩。


被一个人听见,被一个人喜欢,他不温不火,也不急不躁,一晃就到了三十。

人和人总是有差距 日子里总要遇到难题

总是盼望太多 最后如不如意都被时间浇熄

……

时光拿走了你的美丽 岁月带走了我的脾气

对不起 我还欠你一场婚礼

……

三十岁的眼泪还留有青春余味

爱情是否能解除生活的狼狈

别要求太多 学着时间一样洒脱


年纪轻轻、野心勃勃的人遍地都是,也不乏有创作才华的。赵雷最打动人的,并非是他的高明,而是他的真诚,“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这不就是我们每个人生活中的细节和温暖吗?


他曾说,“现在最想要做的就是买房结婚”;这是赵雷,也是平凡生活里真实的写照。在他的歌里,我们能看到各种各样的自己。


有音乐人评价《歌手》的听众,“听的是《成都》,但触动你的其实是郑州、沈阳、济南、长沙,甚至是保定、绵阳、鞍山、驻马店。”


山川湖海,总有一处情绪能让我们安放。


03

关于这次《歌手》以及走红的赵雷,音乐人耳帝这样评价,“华语乐坛已陷入原创绝境,2016年华语乐坛红起来的歌屈指可数,创历史新低,而综艺与选秀依然在不断地消费着老歌遗产,所以自称不会唱歌的赵雷,能用一首原创作品在一个竞技比赛中,在五季以来整体水平最高的一季Diva盛宴中打败六位歌手,这充分说明,当下观众对于顶尖翻唱的审美疲劳以及对优秀原创作品的强烈渴求。”


今天舞台上的赵雷已经31岁了,却还像少年一样干净又清澈。这种一路走来的熟悉是赵雷的可爱,但这种“不变”也是作为一个创作型歌手的局限。要想创作更丰富的内容,赵雷的前路依旧很长。


如果囿于少年意气,便很难在更丰富的生活中创作,只能变着花样的重复自己。听歌的我们不会永远是少年,这是生活真实的残忍。而当赵雷一直少年下去,他或许只能成为,我们偶尔的一个怀旧谈资;而不能陪伴我们一起成长。


当然,那时候,仍然会有一代又一代年轻的心去追寻着他吧。


“春花锦簇,让给少年、姑娘去采吧!这世间需要年轻的心,一代代地把《关雎》的歌谣唱下去。不管江山如何易容,总会有春暖花开,这是江山的道理,它必须给年轻的心一处可以寄托的梦土,让他们毫不迟疑地拎着梦,去找梦中人。”


不知道后来的赵雷会一直少年下去,抑或和我们一路去远方;

不管是陪我们一段,还是陪我们走远,

能遇见干净又真诚的你,真是幸运。


走过万水千山,对冷暖相间的尘世有了更多体验。

我们曾愤怒于黑暗,我们曾流浪于世间;

如今,我们希望自己是温暖,

我们学着怀旧青春,学着同生活和解。


赵雷红了,他会不会被声名所累?

不会的,他你还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