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

有意思网 阿嬷
成年人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

“高兴就又跑又跳,悲伤就又哭又喊,那是上野动物园猴子干的事。笑在脸上,哭在心里,说出心里相反的语言,做出心里相反的脸色,这才叫人哪。”

 

小津所说的人,大概指的是社会生活中的成年人。因为小孩子总是高兴就跳,饿了就叫的。成年人,特别是为了养家糊口奔波于俗世的成年人,大多时候是要学会忍的,忍不快之事,忍不悦之人。在这个锤炼的过程中逐渐生成两副面孔,慢慢丧失了从容真切地表达悲喜的能力。

这部来自桥口亮辅的新片《恋人们》讲的便是成年人生活的不容易。片名虽然叫做恋人们,却几乎与爱情无关,全部是成人世界破败不堪的疲态。

 

一个是妻子死于无差别杀害的中年男人筱冢淳, 几年时间里找了五个律师,花光所有积蓄,甚至连健康保险都交不起了。他想着,妻子就这么死了,总得做点什么吧。生活的反复折腾让他丧失爱人的悲痛变得模糊,寻求公道渐渐转变成趋于机械的重复。整个事件已经到了鸡肋的地步,他放弃不行,不放弃也不行。

 

一个是困于庸常婚姻生活的家庭主妇高桥瞳子,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的丈夫,视其如仇敌的婆婆,无聊到发霉的人生里,突然闯入了一个男人,两人迅速开始了一段非正常关系。

 

还有一个则是有着同性恋身份的律师四之宫,他不必像丧偶的筱冢淳一样为生计发愁,也不像高桥瞳子一样缺乏情爱,他的困境在于沟通的无解,以及因个性强势而失去爱人的痛苦。

 

三个人的生活有着松散的间接或直接的联系,一道在琐碎中展示着人生的无奈。

 

 

某种程度上说,这不是一部“好看”的片子,因为它再现了生活的脏,这种脏又带有强烈的真实感,所有让人觉得不适。

 

很明显,导演是有意这么做的,他故意全景记录一个中年妇女竭尽全力打扮自己的过程,你能够想象那是怎样一幅毫无美感的画面。她开始洗脸,搽粉,换衣服,然后极不雅观地穿上劣质丝袜,一屁股岔开双腿坐在地上。他让她在山顶感叹完风景真美啊,随即便蹲下来旁若无人地小便。

可是,生活不就是这样吗?

哪怕你没有经历过丧偶,你也见过厨房隔夜杯盘狼藉的惨状,哪怕你还未到中年,你也懂得熬夜后油光满面是何等面目,哪怕你从未恋爱,你也见过他人撕破脸皮时的丑陋相。大多数的电影有意避开的东西,在这部片子里都成了细致描摹的对象。

 

与此同时,在粗糙生活的“肮脏”表面之下,又藏着无尽的诗意。人与人的交往充满了欺骗,又还没有到伤天害理的地步。

 

丧偶的中年男人在讲起与妻子认真填写结婚申请书的细节时,他的颓丧敏感竟然透出一股艺术家的气质。

面貌粗鄙的中年妇女却有着写小说的爱好,她会画少女漫画,在被男人发现这一特长之后,会显出只有少女才有的羞憨姿态,尽管看起来极不相称。

 

在街角不顾体面自顾自撒尿的年轻情侣,脸上也确实看得到爱情的踪迹。

 

 

两个多小时的片子,填塞着导演对于日常生活的敏锐观察,各种细枝末节都叫人动容,当然,它也同生活一样,会让人感到胸闷和乏味。

可我们所要面对的生活,不就是全部的生活吗?它的狰狞与不堪,它的诗意与美好,统统混杂在一起。你无法避开其一,就像你不能不吃喝拉撒睡一样。

幸运的是,当所有的疲态褪去,电影里的主人公似乎全都开始了新的生活,这种似救命稻草一般的微茫存在,挽救了他们,也挽救了看片子的人。

或许正是因为生活太不容易了,所以哪怕棘手的事情暂时没有任何起色,重新打扫房间,放进一束盛开的郁金香,阳光照在脸上的感受,也是不一样的。

所以,日子即使艰辛,也要大吃大笑啊。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