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破烂儿捡出一家店,这个90后姑娘用垃圾做艺术品,想买!

有意思网 急脾气兔
或许,世界上本没有设计师, 他们只是那些发现被别人忽略之美的拾荒者。

人们常常不知不觉,把许多好东西当作垃圾丢掉。

而有心的人,会把它们变成宝贝。



三毛说,希望长大后做一个拾破烂的人。

呼吸着新鲜空气,大街小巷游走玩耍。

一面开心工作,一面尽情游戏。

90后女孩冯杨超,就是这样的拾荒人。


杂草丛里捡出来一片叶子,

角落砖缝里挖出几颗石子,

偶然间得到一把草叶种子,

这些“垃圾”就足以让她开心不已。



毕业时,同学笑称她是最傻的人,

一个职业“拾破烂”的傻子。

但他们有所不知,

让蒙尘的好东西重焕光辉,是拾荒人最愉快的时刻。


这些原本在林下、溪涧、杂草堆里,

等待着腐败、分解与重生的轮回的枯枝败叶,

在冯杨超手中摇身一变,蜕变成新奇的艺术品。

“我把它们放在透明的小瓶里,

整齐地摆在干净的麻布上,

慢慢地欣赏,

真的是一片叶子里就有一个世界!”



“青竹不能一直活着,我便为它缠了线,

给玻璃管里的小东西们隔出一方纯净。”



别人笑她痴,却自有懂她的人。

他珍惜她拾起小物件时眼底闪过的欣喜,

也愿意陪她一道将心愿达成。

拾荒的路上,这对眷侣相伴相依。



2014年,冯杨超和先生创立了“拾干货”店铺。

Logo是用一颗对半切过的小核桃,

饱满地沾印泥,按在纸上做出古香古色的印记。

这份印记,在他们的生命里越来越清晰。



开店后,除了拾荒小东西,

冯杨超坚守初心:

化腐朽为神奇,让无用之物变成美。



这些残缺的岫玉,都是冯杨超的“干货”。

它们有缺陷,有疤印,也有斑斑点点的痕迹。

她拿来瞧瞧看,纹路质地真心喜欢。

于是把别人不屑的“垃圾”,

如获至宝地捡走了。



还有这批带红斑的“老花料”,

冯杨超笑称为此操碎了心。

她专程飞到辽宁玉矿,

却拿到了这些十几年的老料,心里惋惜,

但依旧觉得它们如江梅带雪,美得出奇。



就这样一口气扎了进去,

她把玉器上的裂痕细心修补,

一心只想如何才能不失掉这些美。



碧色上,几缕金线蜿蜒。

菡萏香销翠叶残,

西风愁起绿波间。



从樱花纷飞做到烁玉流金,

才有这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这种用金修补的技艺叫“金缮”,

用金不多,却是姿态。



拿世上最贵重的物质,精心修缮缺憾。

用近乎完美的手法,来对待不完美的事物。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重拾破碎,抚平伤痛,

生活中的很多事物都可以被这样温柔相待。



起初作为单纯的爱好消遣时光。

但是,当喜好真正变成一门生意,

冯杨超发现,越做挑战越大。



只是简单修补很容易,

了无痕迹地“隐藏修补”确很难。

线要做得漂亮,轻重缓急和停顿都要恰到好处。



还有一个大难题:

优美和实用,向来难以兼容。

修补的金质会在玉器或瓷器表面凸出,

作为首饰穿戴,未免精巧得太脆弱。

戴不了几回,“金”就会被磨损了。



“所以,经常要有矛盾和妥协。”

“妥协”这个词,她说得很轻,但出现三次。



但冯杨超不愿放弃。

温婉的她,对待事业骨子里却无比倔强。

她苦心琢磨出独家金绘工艺来改良:


先把玉料开槽,让它“凹”进去,

再用工具一点点把“金”填进去。

流转的金光,就会牢牢地镶嵌在玉面里。



就这样,

一道道破痕化作疏影横斜的梅。

 青苍遒劲的松,或是一枝摇曳生姿的兰。 



人们惊羡玉镯的明艳,

却不见它的光泽里,浸透了辛劳的泪泉。

很多科班出身的人,都在玉石雕刻这条路上半途而废。



隔行如隔山,

但冯杨超在这条路上,

翻山越岭,决意前行。


技艺基础尚浅的她,

连续几周不辞辛劳去进修学习。

晚上回家还要赶做订单。



凌晨两点,夜阑人静。

工作坊还有一丝微光。

她聚精会神,小心翼翼地刨着玉屑。



生意不错时,订单如雪片。

但匆忙“赶订单”的状态,让她清醒而警惕:

“呆在工作室里,日复一日地工作,

和一台生产机器有什么区别?

她拒绝繁忙和纷乱,

有意识地保护自己想要的生活。



累得连轴转、压力巨大、手艺活还更需耐心。

究竟是如何坚持下来?

“确实,还是喜欢去做这些东西。”

她答得轻描淡写,眼睛却闪闪发亮。



最近一次最开心的创作,

是有客人想定制一对戒指作为结婚礼物。

她兴致盎然,精心设计了两枝梅:

一枝骨法用笔,孔武有力。

一枝抑扬顿挫,柔美曲折。

凝聚巧思,为这对新婚燕尔送出祝福。



虽然更加耗时耗力,但冯杨超尤其享受。

“这不仅是在工作,而是真正地在创作。”

为客人的心愿,也为自己的梦。



还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能把'金'多给我来一点吗?”

让她啼笑皆非。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正如同她——

有山的沉稳,和水的灵动。




工作中最令她着迷的,

是自然之物的神奇与独特。

她常去自然采风。

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样的叶子,

也没有两块相同的玉石和木材。




在她手中,落花不是无情物,

它们的精彩生命可以延续很久很久。



她冥思苦想,为它们找寻最美的独特姿态。

不同玉色和纹理,金线勾勒姿态也不尽相同,

每一件都是暗含巧思的孤品,

生命在腕间和指尖上流动。



拾干货小店已经开了三年,

50多件作品,也陆续有了回头客。

想不想做得更大呢?



冯杨超很坦然:

“目前还没有准备好,

我想用更多精力提升自己。”


踏踏实实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像麦子灌浆一样逐渐充实饱满。

不急不躁亦不忧,沉稳而欢喜。



最近,冯杨超在钻研“木纹金”技法。

想让金属呈现出如木纹般细腻的样貌。

作品在精进,她也在成长。



或许,世界上本没有设计师,

他们只是那些。

发现被别人忽略之美的,

拾荒者。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