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直女,我去体验了中国第一款“同志游戏”...

有意思网
“同志在国内的生活压力很大,我希望他们在这个游戏里,有基友,有恋人,有家。”

“同志在国内的生活压力很大,我希望他们在这个游戏里,有基友,有恋人,有家。”




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办公室里,Eric 掏出手机,指着屏幕上半裸的肌肉猛男,


“我们游戏内是有一个类似于像《暖暖》那么庞大的一个换装系统,就是从头到脚,从内到外。”在说到“内”这个字时,Eric不无得意地笑了,“我们甚至可以换内裤,因为这个群体对于内裤是有特殊喜好...”


Eric 又点了几下屏幕,画面中出现一个猛男,在他那相当健硕的虚拟体格下,只穿了一条更加小而暴露的贴身内裤。海绵宝宝黄色的大脑袋被印在内裤上,在隐藏凸起部位的地方有一张生气的脸。



这个举止斯文,衣着干净的小伙子,是这个游戏的创始人。他正在给我演示一款即将发布,暂时命名为《Rainbow Town》的手游。


在这个只有男同志的游戏世界,你可以尽情装扮自己、结交同志朋友,甚至可以和喜欢的男性结婚,领养小孩,共筑爱巢。


就像它在游戏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那样,它似乎注定会成为在中国市场发布过的最富有基情的游戏



对很多人来说,“粉红经济”已经不是什么陌生或者奇怪的词了。


不论是去年热播的网剧《上瘾》,还是大火的blued等同志社交软件,随着社会时代的发展,公众对于同性恋群体及其文化的接纳程度也与日俱增。


目前国内约有7000万的同志群体,占总人口的5%,而整体游戏市场的用户量是3.54亿,按照5%的比例来计算,玩游戏的同志人群达到1800万左右。中国同性恋交友软件 Blued 的创始人耿乐(音译)说:“中国的同性恋人群数以千万计,这是一个大好商机。”




《Rainbow Town》就是这种粉色机遇之一。


“随着社会宽容度的提高,同性恋团体内的人们已经开始公开自己的身份,并通过包括游戏在内的一系列的社交活动中,和其他玩家交流,” 和我见面之前 Eric 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说。“我看到了未被满足的强劲需求,这为我们提供了 ‘粉色’ 机遇。”


丨尝试理解同志的“喜欢”和“需要”


进入游戏,首先出现在眼前的不是通常的性别选择而是体型选择。


除了体型设定,你还需要为自己的角色选择情感定位,“1”就是“攻”,是主动方,“0”就是“受”,是被动方,“0.5”就是攻受皆可。



为了让玩家更有代入感,游戏中你可以设定角色,老板、模特、警察等等。” Eric 说道,“我们自己就设定目前大概是20来个这样的角色,他们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设定,从身高、星座到配音都有,甚至每个人都有故事。”



在翻看了几个角色图片之后,我被满屏幕的各色小鲜肉晃得睁不开眼。


“一定要有帅哥,这是最重要的。” Eric 反复强调,“这个群体本来就是视觉性的动物,对于帅哥的追求是非常痴迷。”


为了能更好地呈现同志眼中的“帅哥”,美术的同学受了不少苦。


“我觉得唯一比较痛苦的是美术同学,他需要去看很多辣眼睛的画。” Eric 指着手机上的猛男们说道,“就是同志上的一些画,那的画有一些是辣眼睛的,但是你必须要去看,去了解什么样的角色会受欢迎。”





中国手游的平均寿命在6个月左右,有吸引力的人物形象固然重要,但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社交增加用户黏性,在精致的画面也只是虚有其表而已。


玩家需要将他们的头像与同志社交平台的账户关联,这也意味着,这款游戏同样可以在真实社会中发挥用户粘性,将虚拟形象发展为现实生活的男朋友。" 如果你喜欢他,你就可以触碰他。" Eric 说,


“你可以跟他约会,可以送他礼物,提升他的好感度。然后逐渐增加好感度的过程中,他们就可以解锁更多的新衣服,好感度更高的话可以解锁到最后只穿一个泳装,就是光着身子。”





2016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做出一项历史性裁决,让美国成为了全球第21个全境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然而在大陆,这仍然是同志们不可企及的一个梦。


而《Rainbow Town》除了满足同志们通过游戏交到朋友的需求,同时,还要满足那些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想实现却很难实现的事情,比如结婚,再比如小孩。


“我觉得这个游戏就是要满足你生活中没法被满足的东西,” Eric 说道,“算是圆他们的一个梦。”





“在游戏内我们尽量去制造归属感,包括你的结婚也好,或者是说做游戏内工会上的那个组织,都会让你增加他们的归属感在里面,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应该是我们这个游戏的一个特殊的属性。” Eric 说,


“在这个游戏内,同志群体会有一个认同感和归属感,这个游戏内的其他玩家都是我们这个群体的,我和他们都一样。”


丨爱真的需要勇气,做同志游戏更是


星引力之前推出过两款游戏:以猫狗为主角、有着浓郁吉卜力风格的宠物养成RPG《星之契约》,和被App Store首页推荐过的休闲游戏《小小骨头》。


“其实玩家评价都挺高的,可惜玩过的人太少了。” Eric 说。小Cp的发行能力可想而知,获得的流量着实有限。


两次独立发行游戏,让星引力饱尝没流量的苦。没有流量,死在了去见客户的路上,连个展示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这次星引力吸取此前教训,决定先去找流量。《崩坏学园》在Bilibili上的成功运作,让Eric 找上了某国内著名社交平台,对方也正有做游戏平台的设想,双方一拍即合。


去年3月,《Rainbow Town》立项。“外行人只看到手游市场赚钱,一个游戏几千万、几亿的收入,但是几乎都垄断在几家公司手上的。”星引力想活下去,必须开拓新的细分市场。


“竞争很激烈,逼得你不得不去做细分领域。所以我们只能在这个大环境下做一个选择,”Eric 说,小cp只能深耕垂直领域,在二次元里转一个圈,星引力相中了垂直中的垂直,细分中的细分——同志市场。





在见 Eric 之前,我和身边的同志朋友聊到这款游戏。他认为同志并不需要专属游戏,和直男一样玩《阴阳师》、《王者荣耀》就够了。


“因为没出现过,所以觉得自己不需要。” Eric 显然不认同这个观点,


“同志会去看《金刚狼》也会去看《哈利波特》,但是如果有专门针对同志群体的消费,他们肯定会去消费的。对这个我一点都不担心,我自己身边的朋友和我们自己做的调查都能表明这个需求是非常大的,之前一直没有得到满足,只是说没有人做。”





虽然“同志文化”在国外被普遍认可,但海外的同志游戏也是凤毛麟角,这究竟是 Eric 心中的一片蓝海还是停留在风口上的伪需求,一两组基友调查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可能基友们也搞不清自己是否真正需要,只有市场能给出最后裁判。


但无论如何,对星引力来说,这次的尝试几乎是孤注一掷的冒险。这个题材能不能被接受,做完了能不能通过广电审批,上线了又能不能被同志玩家认同,谁也不敢打包票


“我们的目标群体很明确。只想同志们觉得好玩,就够了。”





目前唯一的变数是,这款游戏能不能通过审核。现在,所有在境内上架的手游,都需要广电审批,获得版号。


“您不担心到时候上市太过火爆,被下架吗?”


“如果真的能做到像《上瘾》那样现象级的程度,那也算是一种成功了。”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