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何出轨,李银河有话说

有意思网 木木兔

这两天白百合出轨的新闻铺天盖地,不管后续事态会怎么发展,绕不过的是性爱与婚姻。在这方面,李银河是专家,周刊君特意去问了李银河,尽管老师表态,“吃瓜群众操那么多心干嘛”?



周刊君:对白百合出轨小鲜肉的爆闻您怎么看?


李银河:表明妇女地位高了呗。好多地位高的妇女财务自由,又那么漂亮,就可以比较随心所欲了吧。


周刊君:性爱的关系如同鸡蛋,谁先谁后?


李银河:要是说哪个更优先,我觉得还是生理的感觉优先于爱。



周刊君:白百合算出轨吗?出轨的界限在哪里?


李银河:那就不知道了,不知道人家到什么程度了,比如说就是调调情,还是说真的上床了。我觉得出轨的定义应该是一块儿睡觉了,就是有婚外性行为,这个才叫出轨吧。


周刊君:出轨的原因有很多,什么理由最该受到谴责?


李银河:理由,其实只要出轨了就该谴责。婚姻有一个忠诚承诺的,你为什么不忠呢?没有说什么我爱上了,那就不该谴责。最不能让人接受的,可能就像马蓉那种了吧,去搞一个人把丈夫的钱全搞走之类的。


周刊君:婚内出轨的根源在哪里?


李银河:主要的原因就是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都市化社会是一个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比较容易摆脱监督,搞外遇有比较多的机会。与此同时,现代生活人们对情感的要求多了,过日子之外,还想要情感,如果不喜欢了,那就去找别人了。这个感情的因素在婚姻里占的比重越大,外遇的可能就越多。此外,现代女性对性愉悦方面的要求比原来多了。有一个调查显示,60到64岁年龄组的妇女,终身没有体会过性快感的占28%,新一代的就很少了,年轻女性的快感率能达到90%以上了。



周刊君:如何看待白百合与陈羽凡的婚姻?


李银河:实际上婚姻可以分为三种:一种就是真正的一对一,这个还是大多数;第二种是开放式婚姻,有点像萨特和波伏娃那样的,他们俩是一对,双方对对方没有绝对约束,谁有第三者都是可以承认可以公开的,但这是少数的;第三种是假面夫妻,实际上有了第三者,不是一对一,但是假装成一对一。白百合跟陈羽凡属于假面夫妻吧。


周刊君:婚姻中双方有强势有弱势,什么样的婚姻能够比较平等?


李银河:还是所谓门当户对了呗。比如说教育程度差不多,家庭状况差不多,或者是这俩人性格也差不多,这样的婚姻就比较平等。我们有一个调查表明,性别在婚姻平等里已经影响不大了,调查家庭里谁的权力大,60%是平等的,20%是妻子的权力更大,20%是丈夫的权力更大。


周刊君:随着白百合、陈羽凡两人名气的增减,在婚姻上出现了不平衡您怎么看?


李银河:这是很自然的,谁名气大谁话语权就高呗,谁就更有权力。他们俩人婚姻的权力关系是有变化的,原来是男高女低,现在是女高男低,这是很明显的。


周刊君:出现这种状况,两人还是真爱吗?


李银河:可能原来是真爱,现在是不是爱过去了?如果他们俩要是真爱的话,那就不会因为双方地位的翻转而改变,但是你不能说人家当初就没有真爱。


周刊君:若是人们只要性爱不结婚呢?


李银河:未来婚姻制度终将消亡。在西欧、北美,这已经成了一种趋势,中国也在往那方面发展。类似徐静蕾这样只谈恋爱不结婚的女性,我觉得这是她的选择吧,谈恋爱不结婚这个东西,就是同居呗,因为现在也挺时髦的,西欧、北美不是有一半人是在这么做的么。不过她在中国还是比较扎眼的,因为中国这样做的人还比较少,王健林那儿子王思聪不是也只谈恋爱不结婚么。


李银河: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自由主义女性主义者。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