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千万年薪的时尚博主到创业狗,她说世界上最大的谎言是“你不行”

有意思网 田纳西
一个人除了最好的,对什么都不屑一顾,到头来很可能就如愿以偿




人生苦短三万天,为了面子骗骗别人没关系,别骗自己。

一切都要最好的。如果没有最好的,那我就不要了。

别小看爱美的女人!女人会花钱更容易成功。


这些话都来自于小戈的微信公号。


如果你根据文字,猜测她是一个趾高气扬,时刻带着盔甲要与生活战斗的“时尚女魔头”,现实中的她恐怕会让你感到意外。



她有着令常人羡慕的履历:从实习生一路走到了《时尚芭莎》执行主编、新媒体总经理,只用了9年,是国内时尚大刊唯一的80后女主编;但在事业的上升期,她选择跳下“时尚集团”这艘巨型航母,也放弃千万年收入的时尚博主行当,开始互联网创业。



但她同时又是一个争议性极强的人,爱的爱死、骂的骂死。


不喜欢她的人,觉得她拜金、端着一副高姿态、爱灌鸡汤打鸡血、观点偏激,堪称ZUO的“典范”。



喜欢她的人简直要把她宠上天:闺蜜辞掉百万年薪陪她一起创业;丈夫认定她没有做贤妻良母的天赋,不仅要挣钱养家,还兼做她的保姆、厨师、司机、网管,十几年风雨无阻,每天早晚接送她上下班;合伙人带来钱、团队、技术,陪她做一个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时尚分享APP。



在于小戈身上可以印证作家毛姆的一句话:生活说来也很有趣,假如一个人除了最好的,对什么都不屑一顾,到头来,很可能就如愿以偿。但这样的人生路径可以借鉴或复制吗?周刊君和于小戈的对话也由此展开。





“你不行,是世界上最大的谎言”



2005年,还在复旦大学中文系念研究生的于小戈,每周要到导师王安忆家里上影音课。



那时的于小戈铁了心想来北京的时尚杂志实习,导师不愿意,不希望专业文学背景的学生,去一个传说中势利、浮华、洗脑式的圈子。



那节影音课,他们讨论经典爱情电影,说到《泰坦尼克号》露丝老了回忆当年的桥段,于小戈陈述的时候,话里有话:



年轻的时候,我很想做一件事,你们每个人都告诉我,别去,你一定会后悔。

我老了的时候,就会像Rose一样,一生都在想,如果我当初跟他走了,人生又会怎样?



于小戈谈的是电影,但导师却听出了言外之意。



“行行,你去吧,你早一点失败,早一点回来。”王安忆同意了她北上进入时尚媒体。



就如她所描述的露丝一样,她不管不顾别人对她能力的看法,成为了时尚芭莎的一名实习生。“‘你不行’,那是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她说。



2015年,她辞去《时尚芭莎》执行主编及新媒体总经理职务,开始投身互联网创业,某种程度上也是“你不行”在鞭策着她。



那两年里,经历了发展黄金十年的时尚杂志开始式微,一些主编纷纷跳槽到BAT主导的电商产品,但多数以失败终结。


“别人都没成,为什么你能行呢?”业界对于小戈的质疑从她一创业就开始。




她甚至没有太想“行不行”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件“做成做不成都要去做”的事。在离职的公开文章中她用张枣的诗再次表达了,如果她不去做,会后悔一辈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by 张枣



这件非常重要的事是,她意识到在消费升级的风口,有一群格外讲究品质的人,希望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也能保持同样的高品质。她产生的想法是建立一个社群让这群人交流不同领域的消费经验。



在她的规划里,这款名为“iDS大眼睛”的UGC社区APP,发展到最后就是一个消费版知乎、高品位朋友圈,“有品味的人只跟有品味的人交朋友”。



第一次使用这个APP的人会觉得,社区里的用户讨论的都是高消费领域的经验,人群过于高冷,话题不接地气,用户体验并不友好。


这在她的预期反馈当中。她说这个社区只专注于渴望提升生活品质的都市男女,他们爱买会买,精致挑剔,秉承着高度一致的消费观:“能力以内,只要最好,能力以外,知道最好”。




有一次iDS大眼睛社区里,大家在讨论“20+岁的女孩,是怎么用得起Lamer”,获得共识的是消费超前会让你提醒自己,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不管是投资人,还是于小戈自己,都认定了这个APP在推荐和讨论高消费经验时不能降维,只要降一点点,都已经是红海一片。


降维不是她最擅长的,她只要最好的。



但切了一层具有高消费水准的人,并不代表着商业转化率就一定好。于小戈表示在商业模式上,并没有考虑电商,而是更偏向于媒体化,将尝试为高端用户提供新品预览、闲置交换等线下活动。


成不成,她给自己定了三年时间。目前iDS大眼睛开放注册了大半年,还在测试在线时长、跳转率等指标,用户数在30几万的量级。


她坦言因为过于坚持自己的经验犯过不少错,后来她定了一条原则:在擅长的领域里坚持,不擅长的领域里“个体经验沧海一粟,根本抵不过行业套路”。



直到现在,仍有不理解的员工会问她:“于小戈,你是不是有病,你就傲娇地做时尚博主赚很多钱就好了,为什么要来创业?”



以前她会和别人解释,她对时尚博主的生活方式已经厌倦了,如今她要“实现理想,顺便赚钱。就算赚不了钱,也誓死要实现理想。”她认为有一个重要的机会摆在面前,男人只要有60%的把握,就会全力以赴;而女人即便有了百分百的把握,在乎的更多是如何全身而退。



她的人生不是为了全身而退来的。



不过现在她更倾向于直接回答:“对,我就是有病。”






“不怕输,但得知道输在哪里”



这股底气来自于在时尚圈浸淫了9年的经历。这个圈子更崇尚天赋、灵感,很少有人像于小戈一样强调坚持、努力的价值。



在芭莎她被形容成“拓荒者”,打过多场硬仗。早年她负责海外设计师资源开拓,又经历了《芭莎电影》《时尚芭莎.明星时尚》两次创刊,从零开始对接资源、组建团队。最后当前东家要发力新媒体业务时,她又被推上了新媒体总经理的职位,除了要为新媒体内容、流量负责,也必须对商业变现负责。


她说自己是被推到这些位置上的,就像一只不想被淹死的旱鸭子,被迫学会了游泳。



这个过程也让她更了解自己:重复过去,没有未来。




每次重新出发,时尚圈那些她曾经合作过的优秀女性都给了她很多力量,如全球26个国家版本的芭莎主编,多数有着传奇甚至比电视剧还曲折离奇的人生经历。


在她们身上,她很早就学会了“生活不负责让你高兴”,想要拥有最好的,就必须双脚插泥全力以赴。而她所在的时尚行业也在用残酷的事实告诉她:无论市场多差,好的包包永远抢手,所以“做No.1是活下来唯一的路”。


找到目标、解决方案,然后all in,这样的工作习惯也让她成为一个抗争性很强的人。她刚出道被邀请去巴黎时装周看秀时,曾经因为现场位置安排发生乌龙,而直接冲上去对设计师说:“如果中国市场你不要了,我马上就走。” 



如果给她一个秀场第二排的位置,她会接受,但她一定要去搞清楚,自己与第一排的差距在哪里。“我从小就这样,不怕输,但得知道输在哪里。”她说。




“能力以内 只要最好”



很长一段时间里,于小戈租住的房子都比她的工资高,靠家人和先生支持。在她看来,一个人选择住的地方,是选择她的事业和社交的起点。



她总是能靠“死磕”以远低于市面的价格把房子租下来。


10年前,她一个人来北漂,当时租住的小区,最低租价7000,她却以5000的价格租到手。成家之后,她又以16500的超低价,租到了均价25000的三室一厅;最近一次搬家,她又一次成功地以23500的低价,租到了190平、均价3万起的房子。



准备结婚时,她看中《欲望都市》女主穿过一个意大利小众品牌的婚纱,一套2万多欧元。当她买完婚戒后,身上只剩7500欧,她特地去找了这位意大利设计师三次,第三次设计师终于被她感动,以从未有过的低价,为她度身定做这款“柔软得像空气一样的鱼尾婚纱”。


对吃,她也从不将就,吃得少一点,吃得好一点,人均300-500的新荣记,她成天去吃,也能人均200以内拿下。



会买,会磕,精打细算,格外挑剔——闺蜜亦是合伙人的汤大米把这称为上海女人的天性。于小戈是上海人,从小她就耳濡目染妈妈如何精打细算充分利用资源,让自己的孩子吃得好穿得好。


省到就是赚到,也是她创立iDS大眼睛的初衷之一,和大家一起分享怎么把钱花得漂亮。“当然她也‘强奸’了很多民意”,汤大米说,但大家都愿意相信她挑剔的眼光,因为“试错的成本是很高的”。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