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只有GDP的如来主演《人民的名义》,达康书记会服

有意思网 木木兔


大闹天宫,西天取经,《西游记》确实就这两件事儿。玉帝用来实施反腐两步走(猛戳回顾《玉帝主演<人民的名义>,剧本名叫<西游记>》),如来默契配合玉帝,则是为了发展GDP。



当我们把目光聚焦到玉帝的凌霄宝殿,这里一片歌舞升平,有数不尽的玉液琼浆。然镜头一切换到如来的大雷音寺,只有盘腿而坐的菩萨跟罗汉。


如来的西天,跟玉帝的天庭一比,好比桑塔纳撞见兰博基尼,最值钱的也不过就是如来最得意的三藏真经:法一藏,谈天;论一藏,说地;经一藏,度鬼。三藏共计三十五部,该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

大雷音寺VS灵霄宝殿


听起来很牛逼的样子,实际上没什么变现能力。俗话说和尚富不过乞丐,靠给老百姓念几卷经是挣不到几个钱的,那年代想要靠知识付费玩潮流,真不如拿着钵盂出门化个缘。


如来就曾亲口承认,门徒曾将此经在舍卫国赵长者家念了一遍,保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念了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经啊,结果“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如来憋了一肚子的火,责怪门徒忒贱卖了,并惩罚赵长者家的后代儿孙都没有钱花。


堂堂一佛祖,竟也会被钱折腰成这般模样。


更伤佛心的是,佛教在市场上也不怎么受欢迎。《西游记》里的大唐国,物阜民丰,西域诸国皆称上邦,那又怎样呢?


唐太宗李世民


唐太宗想要举办一场水陆大会超度冤魂,让大臣傅奕选举高僧,圣旨刚到,傅奕就给唐太宗写了封信,表示内心是拒绝的。


这封信翻译成今天的话是:佛教完全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上的坏风气都是佛教带来的,况且我们国家没有佛教,照样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我看这佛教就是邪教,不足为信。



干事业是件艰苦活儿,而且没钱不行。作为佛教一把手,如来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


孙悟空大闹天宫,以如来救场告终。当然,这不是免费的,玉帝立即“安排龙肝凤髓,玉液蟠桃”,并在饭局上给如来提来了取款机。


且来看看如来的进项:


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 九曜、十都、千真万圣捧来的明珠异宝;


南极仙翁特贡的紫芝瑶草、碧藕金丹;


赤脚大仙献上的交梨、火枣;


此处省略一万字……


面对这些价值抵万金的现货,如来“叫阿傩、迦叶,将各所献之物,一一收起”。仿佛一夜之间就拿到了大笔资金,如来回到大雷音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三千诸佛、五百阿罗、八大金刚、无边菩萨贴了告示。

呦呦有钱了


配合玉帝大闹天宫让如来挣了一笔快钱,不过如来清楚,GDP的增长还是要靠持续稳定的生产力。


如来看中了西天取经这个280亿的大项目。


西天取经的线路,是如来和玉帝仔细商讨过的,一路上玉帝的四值功曹、五方揭谛、六丁六甲,如来的护教伽蓝,都是便衣保镖。当然两人各有目的,玉帝反腐,如来发展GDP。


那么西天取经为什么能值280亿呢?且让我给如来做个简单的梳理:


取经团队路过宝象国,为国王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公主百花羞,感念唐僧师徒的恩情,国王大建寺庙不提。


取经团队途径乌鸡国,文殊菩萨的青毛狮子化作一全真道士,把国王推进御花园的水井里长达三年,后被唐僧师徒所救拿回江山,感激之余,乌鸡国的这把香火也由道教直接烧向了佛教,路人转粉。


取经团队来到女儿国,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可是唐僧还是走了。唐僧走后,女儿国国王思念旧情,佛教的香火焉能不旺?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


车迟国、祭赛国、朱紫国、狮驼国、比丘国、灭法国、凤仙郡、玉华州、金平府……从南赡部洲到西牛贺洲的路上,取经团队走到哪里,佛教的香火便烧到哪里。


最大的收获,是玉帝答应如来,等西天取经成功之后,作为回报,可以将大唐子民香火的股权,全部划拨到如来的账户上。贞观年间的大唐,GDP始终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对如来而言,简直是块一捏就冒油的肥肉啊。



西天取经,如来原本是配合玉帝反腐败的。的确,鼍龙是西海龙王敖顺的外甥;黄袍怪是二十八宿里的奎星奎木狼;九灵元圣是太乙真人的坐骑九头狮子;鼠精是托塔天王的干女儿;金角大王、银角大王是太上老君的童子,青牛精是太上老君的司机……玉帝的官僚体系从元老到军队,从高官到大仙,都在搞腐败。


不曾想孙猴子一路反腐,不仅反了玉帝的腐败,也把如来的腐败分子给揪了出来:狮猁怪的主人是文殊菩萨,黄眉老佛的主子是弥勒佛,金鱼怪、赛太岁金毛狲的主人则是如来最信任的观音菩萨……


这是如来始料未及的,尤其是黄眉老佛整了个小西天,打着如来化身的名义搞腐败,还好发现及时捉拿归案,省了一道红色通缉令。


更让如来始料未及的,是自己的亲舅舅大鹏金翅雕也在搞腐败。无奈血缘关系又不像婚姻,不是签个离婚协议书就能断的。


如来的亲舅舅是只鸟儿


终于,历时十四年,行程十万八千里,取经团队来到了大雷音寺,如来很高兴,让阿傩、伽叶二人负责给唐僧师徒传经。来到藏经阁,阿傩、伽叶却张口道:“圣僧东土到此,有些甚么人事送我们?快拿出来,好传经与你去。”


唐僧知道阿傩、伽叶是在收贿赂,可师徒确实没钱,只好老实人答老实话:“不曾备得。”结果拿走的是无字经书。


这一切被燃灯古佛看在眼里,派白雄尊者弄破了唐僧的包裹,师徒这才发现是无字经书,忙折身返回送上用来讨饭的紫金钵盂。


燃灯古佛没敢直面告知如来,而是暗地里使劲,可想大雷音寺,已经是从上到下从头到脚的系统腐败了,没人敢和趋势当面叫板。


一心一意发展GDP的如来,就这样陷入了新的困境:一边是经济迅速增长,一边是腐败问题恶化。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