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蚝入侵 丹麦告急?放!着!我!来!

有意思网 罗仙仙
这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4月24日,@丹麦驻华大使馆 发布了一篇文章,称丹麦被太平洋生蚝这一新物种入侵,肆意疯长,造成极大的生态破坏。


 

原本是善意的提醒物种入侵的环境挑战,却被中国网友视为“丹麦吃蚝团”的召集令。

 

有的建议“空投十万中国吃货,一个月荡平丹麦海岸线”,还有建议丹麦签发“生蚝签证”……

大使馆官微看到之后更新了两篇“生蚝签证指引”。

 


生态环境管理领域的专家还举手发言:对于这类温和物种来说,通过发展水产业、用“吃”来减少其数量,在理论上也是可行的。在奔赴丹麦“帮吃”之前,要确认海域的工业污染和重金属污染等问题哟。

 

如此乐(jiu)于(zhi)助(dao)人(chi)的民族你还能说什么呢?



生蚝属于牡蛎的一种,也叫海蛎子,是海产贝壳。蚝乃软体有壳,依附寄生的动物,咸淡水交界所产尤为肥美。肉供食用,又能提制蚝油。

 

大中华勤(chi)劳(huo)的人民对于生蚝的喜爱不是今天才有的。


 

据考古,早在新石器时代,先人即已开始采集牡蛎用有“牡蛎啄”,广西东兴考古时曾发现200余件此种工具。

 

汉朝的《神农草本经》中将牡蛎列为“上品”,汉代已开始养殖牡蛎。宋代梅尧臣《食蚝诗》中记叙了在海滩插竹竿养殖牡蛎的情况。

 

唐以后,咏牡蛎的诗句甚多,韩愈有诗:“蚝相粘为山,百十各自生”。

 

苏轼被贬至海南,感食牡蛎之美,致书其弟苏辙:“无令朝中大夫知,恐争谋南徙,以分其味。”



中医认为牡蛎的肉具有很好的食疗价值,是一味非常好的滋阴、补血,而且还能激发情欲的食物,特别适用于虚劳、虚损的病患和那些阴虚、血亏、气血不足的人。《本草纲目》中记载:牡蛎肉“多食之,能细活皮肤,补肾壮阳,并能治虚,解丹毒”。


蚝壳与肉皆能入药,杨孚《异物志》中对其有“古贲”之称(古贲是一种动物类药物,主治心脾气痛,疟疾寒热等病症)。

 

生蚝肉是所有食物中含锌最丰富的。每100g牡蛎肉含锌71.2mg,是很好的补锌食物。

现知人体若欠缺微量元素锌,则引起性功能下降,而蚝含锌颇多,可称“肾亏”男子恩物。


这一点,早在南宋末年.人们就知道了。



南宋祥兴二年(1279年)正月,元军兵至崖山。南宋残军与元军在崖门海域展开历时20多天的大海战,宋军大败,南宋王朝灭亡。

 

留在崖山南宋皇室的殡妃、宫娥等女眷,悉数被元军虏获.这些来自来塞外的蒙古人如狼似虎般对她们不(huang)可(yin)描(wu)述(du),很快这群胜利者就感到体力不支。正在无可奈何之际,当地降官献计:海中之蚝可助性也。

 

生蚝的这一特点,竟然全球人民都知道。



日本人则称牡蛎为“根之源” 。


在古希腊神话里,牡蛎是代表爱的食物,西方称其为“神赐魔食”。

 

生蚝在《圣经》中被誉为“海之神力”。


拿破仑就曾经说过:“生蚝是我征服女人和敌人的佳品”。

 

大情圣卡萨诺瓦在自传中坦言每天都要生吞40只生蚝,这让他能够每天都周旋在10多个情妇之间依然雄风不减。不知是否有夸张之嫌,但足以佐证生蚝有进补之功。


 

纵观古今不少名人先贤都将生蚝奉为珍馐。拿破仑、巴尔扎克、罗斯福都是其的死忠,据说宋美龄为了保持其容颜美丽也经常食用生蚝。

 

从17世纪开始,蚝有了更多的吃法,但美食家始终推崇生食。

 

想象自己就在临海,弯腰敲下新鲜生蚝,撬壳而食,伴着初夏灿烂却不强烈的阳光,享受肥美鲜嫩的蚝肉。

 

驰名世界的法国大餐以海鲜为最,而其中最值得称道的便是俗名为生吃生蚝。

 

中国人多是不爱生食的。


毕竟我们是掌握清蒸、炭烧、生炒、煲汤、酱爆、蛋煎、酥炸等多项厨艺技能的

食!

物!

终!

结!

者!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