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斗KO太极,传统武术到底有没有真功夫,在双方再动手之前听他们怎么说

有意思网 法克兔
我有神功,天下无敌



几天前,MMA格斗狂人徐晓东和雷公太极“约架”,秒败后者,此事将对传统武术的质疑推向高潮。传统武术究竟有无价值,和现代格斗术相比孰优孰劣等问题引爆舆论,话题甚至延伸到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反思。


周刊君采访了徐晓冬和北京陈氏太极拳第三代传人田信秋,听他们谈谈各自心中的武术和武林。



周刊君:如何评价雷公太极的实战实力?在综合格斗中算什么级别?

徐晓冬:狗屎。



现在,几乎每个人都同意徐晓冬有资格说这句话。



他在与雷公太极的约战中获得了碾压式的胜利。不到二十秒的时间,雷公的鼻血就染红了身上的白大褂。



事后雷公回应自己的功夫不适合比赛,之后便关闭了微博。



徐晓冬已无暇再理他,那短短二十秒的视频像扔在海面上的炸弹,激起了武林人士潮涌。崆峒、太极、咏春三派已公开向徐晓冬发出战书。而徐晓冬也不负“狂人”之名,一一应战。




周刊君:功夫有高低,门派无优劣,打败雷雷不能说太极拳都是假的吧?

徐晓冬:我没有完全否定太极,更完全没有否定传统武术。是有人有真功夫的,但绝大部分是假的。你一看就知道了,如果这都看不出来,就只能上当受骗了。



练了二十多年太极拳的苗青有相似看法,他是北京陈氏太极拳第四代传人。他在知乎撰文道:“传统武术大多数是骗子,这话没错!太极拳99%的确实是骗子。”



但余下的1%也只是徐晓冬的猜想。他在采访中直言,想“努力碰到”有真功夫的人,这也是他高调摆下擂台的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原因,徐晓冬强调,“我打的(是不传统武术),是假”。他告诉周刊君,5月7日他将举行全球发布会,公布接下来要打的门派。




周刊君:传统武术和现代格斗术的区别在哪里?有优劣之分吗?

徐晓冬:区别就在,能打,和不能打。 

田秋信(国家武术七段,北京市武术协会理事):中国传统武术,129个拳种,相融相长,互相借鉴,没有任何一个武术是孤立存在的,包括徐晓冬他们现在这个拳种,也是源于中国传统武术,你不能用现在的打法否定过去。



徐晓冬解释武术是什么,“人身的自我防御”。所以能打是衡量一种武术优劣的充分必要条件。



苗青在徐晓冬和雷公的比赛开始之前就断言,雷公撑不过30秒。后来发现还是太乐观了。



面对这些民间武术家的闹剧,苗青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是传统武术?传统武术到底应该怎么练?


苗青认为人们误解了“传统”。“长时间、大运动量、对抗性训练!这才是真正的传统!”他举例明末《手臂录》,吴殳说他练枪,戳法每日500下,一日不敢间断。革法要二人对练,戴上护甲。一人发戳、一人用革。练时要如同仇敌。“这才是传统!”




周刊君:有人说传统武术的很大缺陷是缺少实战,您怎么看?您的实战经验多吗? 

田秋信:过去武术界,踢场子不被看好,如果说谁经常踢场子,在社会上是站不住脚的。我在教课过程中,每个都要有实战讲解,但是我从来不打架。我到国外教拳也打,但对中国人不打。



田秋信老先生是苗青的师傅,75岁。作为传统武术界德高望重的前辈,他一直不愿就徐晓冬的约战发声,“不想趟这趟浑水”。



被问得多了,田先生只能反复强调做人谦逊的重要性。“即使很厉害也要谦逊些,如果你广泛的挑战,就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很孤立的位置上,你可以得罪一个人,但是不能得罪一个文化。”



他还觉得徒弟在网上说话欠考虑,“我们不能说别人是骗子,因为我们不了解。”话虽如此,但他还是会称雷公太极宣扬的,是“一套夸张的东西”。




周刊君:为什么民间这么推崇甚至神话传统武术呢? 

徐晓冬:因为中国土鳖多。 

田秋信:民众有点小说效应,看热闹不怕事大。还有些人为了标榜自己,故意把祖师爷说得夸张,超过生理极限的都是假的。所以应该客观求实。中国武术在某些人口中确实存在虚构的东西,把武术夸张得很高,一些人就看不懂了,看不懂就产生反感。


徐晓冬年轻时也曾迷恋金庸电视剧里神乎其技的中国功夫,为此他自嘲“曾经也是个土鳖”。但当他开始练习散打的时候,就发现原来上当受骗了。传统武术眼花缭乱的招式在注重实战的散打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即便是传统武术强身健体的功效,他也觉得可以被瑜伽、普拉提取代,“平衡能力普拉提比传统武术强多了,柔韧性瑜珈比传统武术强多了。”




周刊君:那么现在传统武术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徐晓冬:怀旧,还有什么? 

田秋信:武术从产生,发展,他的属性就是技击,强身健体之类也有,它包罗万象,冷兵器时代有其实用性,但任何东西都有历史的局限性。



徐晓冬将传统武术和现代搏击术类比为“20年前的赛车和现在的赛车”,它曾有过辉煌,但显然已经没落了。



田秋信却认为传统武术不存在没落一说,因为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真功夫都不那么多”。



徐晓冬在战胜雷公太极之后,提出要挑战中国太极实战第一人王战军,他想戳破所谓“第一人”的神话。唯一的条件是,王战军本人来打,不能派徒出战,因为“这些人(徒弟)原本都是练散打的”。




周刊君:《武林风》和《武林大会》的选手水平怎么样? 

徐晓冬:《武林风》的选手水平有好有坏,《武林大会》的全是假的。 

田秋信:我有时候也会看这两个节目,挺有意思的,但他们有他们的规则、技巧还有训练方式,我们不要随便去评判别人。



之前关于这类带有表演性质的武术比赛一直备受质疑,观众似乎不能从选手的招式中看到传统中国武术的影子。



徐晓冬事件爆发后,《武林风》常年冠军得主“武僧一龙”疑似回应“无情怀鼠辈不服来战”。



前《武林风》主持人郭晨东个人出资120万作为奖金支持徐晓冬打三场,输赢都有钱。一旦有钱掺和进来,人们不免怀疑这场江湖争斗是不是一场炒作。



徐晓冬回应:我到现在也没赚到钱,我就是想通过打的方式让大家知道这是假的。




周刊君:传统武术将如何发展? 

田秋信:没有没缺陷的运动,关键是能不能看到自己的缺陷。传统武术发展,要靠不吹嘘自己的武术家,真正稳定下来,根据几十年的经验,在武德和技巧方面一点点思索,进步。



苗青说得更为实际,武术界应当重视那些被理论家所不齿的东西,“比如中线原则问题、步法、节奏、基本功、技术训练、器械训练、对抗性训练、针对性训练等等。”



而现在的太极拳理论,都是诸如内功心法、经络运气、意念神明、筋膜骨骼、家传秘籍之类的东西。“甚至什么、宇宙能量打法、凌空劲儿。四两拨千斤、一羽不能加、用意不用力、大松大柔,这样的理论指导之下,练出来的别说打了。能是个正常的健康的人就不错了!”



徐晓冬认为武术发展到这个地步,更多应该作为一种文化来传承,他对推广传统文化表示赞同,约战只是为了“打传统武术当中假的那一部分”。



田秋信则笑言:“那如果别人把他(徐晓冬)打败了,他算不算假的啊?”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