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岁琼瑶与继子女互撕,我却在这出狗血剧里看到了自己

有意思网 田纳西
我们为什么要让最爱的人活得没有尊严

这次,不是琼瑶阿姨的新剧或新书,而是她的家务事,上了头条。


一年多前,琼瑶90岁的丈夫、皇冠文化集团创办人平鑫涛因罹患失智症(俗称老年痴呆)而住院。最近这几个月平鑫涛病情恶化,曾喊琼瑶“妈”,一度让她崩溃。


在平鑫涛是否插鼻胃管继续救治问题上,琼瑶与平鑫涛的前房儿女发生了矛盾,并最终撕破脸皮。


5月2日晚上,琼瑶发信称:

要把平鑫涛交还给他的子女,自己不再插手治疗事务;

怕自己情绪失控,再也不会去看望平鑫涛了;

“我的人生一败涂地” 

琼瑶今年79岁,到了“人情世故已看透”的年纪,若不是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势必不会将这样一场家庭大战公开于世人。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这次双方的几大矛盾点。

琼瑶与平鑫涛


三大“撕”



其一,该不该插鼻胃管


琼瑶无法接受给丈夫插鼻胃管这样的行为。在她看来,“爱到极致,不是强留他的躯壳,是学会放手”,“结束残忍就是对他的仁慈”。


虽然最终她妥协了,但她觉得自己背叛了对丈夫“不插管”的承诺。


平家子女反驳,琼瑶提议安乐死,是因为她始终无法接受平鑫涛失智这件事,“父亲不再记得您,无法对您说爱,就是没有灵魂的肉体,不值得活下去。”


得出这样的结论,基于琼瑶自己在脸书中记录到,平鑫涛失智后,她每天会问丈夫三个问题:你好不好,你有没有不舒服,你爱不爱我


以及怕平鑫涛忘掉自己,她每天早晨都会走到他的床边大声说:你亲爱的老婆来了!


当平鑫涛彻底想不起她时,她写了篇文章《当他将我彻底遗忘时——天地万物化为虚有》(看到标题是不是特别想唱出来),满满的悲情。



其二,谁照顾得多


琼瑶说,从平鑫涛2002年生病后她就在照顾,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但平家子女表态:琼瑶夸张了自己的付出,平鑫涛在疗养院,终日陪护的是护工,琼瑶每周只去三次。


平鑫涛儿子平云的公开信中更是提到:

父亲50年来对您的照顾总是尽心尽力、无微不至,我们很感谢这一年多年来您反过来对父亲的照顾……您有1个秘书、2个看护、1个佣人可以使唤,您有儿孙,父亲也有自己的子女,您并非孤立无援。


琼瑶与平鑫涛

其三,由矛盾引发的翻旧账:琼瑶插足父母婚姻,导致他们家庭分裂


继子平云在信中指责:“如果一段爱情是建立在伤害另一个人、建立在另一个女人的牺牲上,那么这样的爱情无论如何并不伟大,也不值得拿来歌颂炫耀。”


这里不得不提下琼瑶和平鑫涛曾经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平鑫涛是琼瑶的出版人和经纪人,为她铺就了事业黄金期,琼瑶的小说是《皇冠》出版社的台柱。共同的语言、事业让两个人互生情愫,但那时的平鑫涛已经有了三个孩子,妻子美丽贤惠。最终平鑫涛选择了离开妻子,1979年与琼瑶结婚。


婚后的几十年来,两人举案齐眉,相伴老去。


在面对继子这样的“指控”,琼瑶5月2日的公开信也开始翻旧账,数落自己不该遇到平鑫涛,不该支持他的事业,不该帮助他发展壮大,你们怎么能“如此残忍和恶毒”? “我现在万念俱灰,也不再相信人间有情”。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琼瑶自始自终都没有把自己放在第三者的位置上,是平鑫涛猛烈追求她,她几度想放弃,但平鑫涛以死相逼。她曾说“婚姻出现第三者,归咎在男人。”当时一旁的平鑫涛也回应:“我可以接受,感情这件事情不得已。”


可以看出,两方撕到最后都成了情绪的宣泄,没有针对“插鼻胃管这件事”就事论事,而是扯了很多以前的旧帐、恩怨的纠葛,最重要的问题反而得不到充分讨论。


最好的告别



对比双方的公开信,平家子女的态度相对冷静克制;琼瑶则语气激动,用了无数感叹号,就如她笔下的男女主角一样,是一种咆哮式的控诉。不嫌家事闹得不够大的网友们因此调侃“奶奶戏真多”。


但看完一边倒的评论,有点心疼79岁的琼瑶奶奶。照顾病人是一件很艰辛的事,尤其是照顾所爱之人,旁人一点点的指责都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琼瑶此番一连串发文,或许是一个写作者想要通过文字抒发将要崩溃的情绪。


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否插鼻胃管、继续救治上,这次我站琼瑶这边。


首先,如何治疗,是否放弃治疗,在法律上配偶比子女更有发言权。


其次,两个相爱相伴五十年的人,一方正在遭受病痛的折磨,另一方势必也能感受得到。不管是放弃治疗,还是琼瑶最后在信里说“暂时不会再去探视他了,免得情绪决堤而崩溃”,都可以理解为:


她不愿看到爱人遭受这样的痛苦,而自己又无能为力。


更何况,她面对的是一个失智的伴侣。


失智,被很多医生公认为最痛苦的疾病,患者痛苦,家属也痛苦。我去年过世的奶奶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也患了这个病。


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感同身受,在一旁照顾的人那种无助与绝望。


奶奶平时有护工照顾,我从北京回家看她。一直以来她都是最宠我的长辈,家里很多人她都认不得了,但还认得我。怕我饿着,在我回家那几天,天天都会上演这样的剧情:


打开冰箱,奶奶拿出一块冷冻的肉,说晚上就红烧它吧。频率是:5分钟/次。有一次回家,我曾试过把冰箱贴上十道胶条。


几天下来,当你每隔几分钟就要回答“不饿”、“还没到午饭时间”、“不是刚吃过吗”、关冰箱,心里就会像压了一块很重的石头,时常有呼吸不畅的感觉,有时甚至要按耐住想发火和崩溃的情绪。更不用提天天照顾的我的父辈们,心情会有多压抑。


后来奶奶在一次睡眠中安静的走了。从奶奶的事再来思考琼瑶的选择,就不难理解她:


我们不愿意最爱的人活得没有尊严。尤其是这个最爱的人,在没有失智的时候总是带给别人正向的乐观的帮助,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想必他也不愿意成为别人的负担。


影响奥巴马医改政策的关键人物阿图.葛文德在他的书《最好的告别》里提到:

现代医疗忽略了患者对尊严和生命完整性的需求,没有考虑过这样一些最基本的问题:我们到底是应该体面地退出,还是痛苦地熬到最后?

有时候医生也会忘了医疗救助的目的应该是让人回归有意义和有质量的生活,而非在患者身上插满各种管子,维持最后的生命,给予病人或家人虚假的希望。


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最好的告别,琼瑶才会立下遗嘱说:“帮助我没有痛苦地死去,比千方百计让我痛苦地活着,意义重大!


生死问题,最好的选择就是听病人自己的意愿。平鑫涛立下遗嘱,“病危的时候希望走得清清爽爽”,琼瑶尊重他。不管是倾向平静离去,还是坚持到最后,每一个决定都不是轻松的,都蕴含着极大的悲伤、无奈和对亲人无限的爱。


这种两难的选择不仅仅发生在琼瑶身上,也是无数病人的家庭都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难题。


而在目前网友的评论中,有不少是基于琼瑶和平鑫涛过去的事情进行道德审判,但一段相约走过半个世纪的感情,已经不需要向我们证明,她是了解他的,并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比起用非当事人的心态来看一出狗血剧,或许我们更应该思考:生命都会有走到尽头的时刻,那时我们愿意为活着,做哪些妥协?选择无所谓对错,但需要尽早思考,并与家人达成一致。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