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在聚众吸大麻吗?”来自朝阳群众的疑问

大人的玩具 猫猫兔
“我第一次吐出圈圈的兴奋程度绝对不亚于我第一次走路”

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喝最烈的酒,睡最美的姑娘,和在电子烟的蒸汽中醉生梦死。”


我走在北三环的一条脏街上,推开了犄角旮旯里一扇透着橘黄色灯光的门,而这样的门在北京大大小小大概有20来家。



进入店门的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在参加朝阳某个社区的非法聚会。会场不大,50多平的房间里坐着将近60个男男女女,他们瘫软在皮质沙发中,嘴里大口大口吐着雾气,烟雾缭绕中一张张老脸显露出欢愉得到最大满足后的疲倦...


放心,我还没有想不开到监狱里蹲上几年的,我们只是在进行一场健康的、积极向上的电子烟趴。


你一定会好奇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流行过的电子烟怎么又卷土重来了。


过去二十年,烟草巨头承受着来自政府和反烟草组织的压力,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让健康市民得癌症的大魔头,他们发明了号称健康的 “New Tobocco Products新型烟草”。但鼻烟含烟这些新型烟草根本无法替代传统烟草的口感,人们还是会心甘情愿地为传统烟草买单,直到电子烟横空出世。


它的体验和鼻烟,含烟相比实在是好太多。


“恩...怎么形容抽完的快感吗?它让我回想起了第一次在肮脏的motel中被深喉的感觉。”一个女生在吐出一个烟圈后兴奋地尖叫着。


电子烟(Electronic Cigarette)是一种雾化含香料液体的手持电子设备,加热雾化的原料是液体状的含尼古丁的烟油,通过电阻加热雾化烟油,让精油的味道充分挥发。


它是由一个滤嘴,出气口和最下面的盒子构成,盒子类似于香烟盒大小,揣在兜里正好。烟油则是整个电子烟的灵魂,加热的烟油通过滤嘴冲上你的大脑。


“和真烟肯定是不一样的,”隔壁桌的一个烟龄已经五年的老男人瞳孔发散,“每次吸一口薄荷味的烟油,那种冲上头顶的清凉感,就像开了180迈在二环上裸奔的感觉。当然,这些是爆珠香烟给不了我的。”


是什么让电子烟比真烟更容易带来快感呢?


快感的很大程度,取决于烟油。


“没有好的烟油,是对盒子的侮辱!就好比这里有一匹英国皇家赛马,你却随便拿个大红碎花的棉布坐垫往上放。”


“不同的烟油就像不同的姑娘,有的丰臀肥乳,你甚至可以闻到若有若无的奶香,对,就是奶香,绝对能让你一下子上瘾。但有的烟油就寡淡很多,你甚至不愿意再碰它第二次,就像一次糟糕的一夜情。”



不同于一般的香烟,在开封前你不会知道那个写着“中华”,标价60元的卷烟到底拥有一种多高级的味道,电子烟油显然直接多了,你买的是花生酱,就绝对不会抽出芝麻酱的味道。




也有阴沟里翻船的。


2013年的ECF年度电子烟油选择大奖,你可以简单地把它理解为电子烟油界的奥斯卡,荣登榜首的是“蛋奶冻的最后一战”。别问我这是什么味道,也许是散发着悲伤、肃穆气氛的蛋奶冻味吧,毕竟这要比理解奶奶的肉桂丹麦是啥味道容易不少。


2013年年底 ECF 年度选择大奖的结果



电子烟趴上大家的开场白永远是:“你最近搞到了啥烟油,劲不劲”,一个烟油老饕则会跟你说:”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看着家里一排排烟油,那一刻真觉得自己像绝命毒师。”





2006年开始电子烟在欧美迅速升温,尤其是美国,电子烟慢慢从小众的产品走进便利店,和口香糖一样摆放在一起。年轻人打着“Healthy、Freedom”的口号,纷纷在屁股口袋里装上了这个大盒子。



到了中国,对欧美潮流文化的追逐,让电子烟在年轻人群中迅速发酵,他们觉得兜里揣着一个这样的盒子奇酷无比。北京的电子烟体验店就有20来家,不少年轻人成群结伴来这些店里high。


电子烟趴上还有一个重要的仪式,那就是斗烟圈,谁的烟圈吐的大,谁就最牛掰。


证明你是不是内行人,不是看你收集了多少烟油,而是看你能不能吐出一个像样的烟圈,这真的是比滴血认亲还要靠谱的认祖归宗方法。


“嘿!哥们儿,你这个烟圈吐得不错。来,说说入坑多少年了?”


“我第一次吐出圈圈的兴奋程度绝对不亚于我第一次走路”


“我甚至翻墙去YouTube上买了一个教程来学习怎么吐烟圈。天知道,这比我大学时修必修课的时候还要认真。”


也并不是每个玩电子烟的人都渴望“认祖归宗”。


“每次坐那边抽电子烟,总有人会说,‘哇!好大的雾,妹儿,来吐个圈圈给我看看。’那时候,总想把这个图片甩他脸上。”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