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思报告

为什么你身边剩女那么多,剩男却没几个?

Luna  2020-12-28 13:48:24

  猝不及防的2020即将过去。这一年,全世界都为疫情停住脚步,这一年,每个人都为生活奋力前行。

 

  2020,是女性“发声”最多的一年。在“浪姐”的引领下,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认清自己,拼事业、享受生活,不再为年龄焦虑。

 

  这一年,性别天平的另一端,男人们正在失去属于他们的“保护色”。

 

  本月初,《追光吧哥哥》开播,人未火,“油”上了热搜。如果说姐姐们是努力撕去自己过去的标签,那哥哥们就是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平。

 

  不光是男明星,所有男人都应该认清:时代变了,不努力,“被逆袭”只是个开始。

 

  ——

 

  临近年底,人口话题频上热搜,从#总和生育率破警戒线#,到#00后性别比失衡最突出#,再到#四川是唯一女多男少的地区#,当下中国“男多女少”问题引发全社会关注。

 

 

  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中国经济数据来看,2019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40005万人,男性人口71527万人,女性人口68478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4.45,我国男性比女性多3049万。(这里是性别比,而非出生性别比)

 

  具体到不同年龄,80后的男女比例是101.69,90后的男女比例是110.63,00后则达到118.75。

 

  图片来源:微博@21世纪经济报道

 

  目前,最早一批00后刚满20岁,正值21-30岁的90后男性是最慌的一批,他们中将有10%的人找不到对象。

 

  01

  “阶级碾压式婚姻”

 

  在我国,一直有“老夫少妻”的传统,大部分男性寻找配偶的年龄会比自己小几岁,每一代人都向下一代借人,对下个年龄段的男性造成“婚姻挤压”。

 

  在人口充足的时期,这种做法并不会造成社会问题。

 

  但从90后开始,“向下借人”不行了。

 

  “六普”数据显示,中国内地80后约2.19亿人,90后约1.88亿人,00后只有约1.47亿人。随着00后人口急剧减少,90后最先出现“无人可借”的现象,大量适婚单身男性被“剩下”。

 

  谁被剩下?

 

  在我国的婚姻结合中,女性往往喜欢比自己各方面都稍微好一点的男生,这种现象被称为“上迁婚”。 

 

  如果把男女各分为A、B、C、D四个等级。就有了D女配C男,C女配B男,B女配A男,A女D男被“剩下”的说法。

 

 

  放在生活中就是学历、薪资、家境的较量。

 

  月薪5k的打工女怎么也要找个10k的打工男;外地小白领勉强看得上外地有房男;高学历外地女配大城市土著男;各方面条件都优秀的A女和各方面条件都够不着的D男则没有了“上升”和“选择”的空间。

 

  我们经常听到“剩女”的话题,却鲜闻剩男发声,这只是媒体报道下的幸存者偏差。在种种社会压力下,真正找不到老婆的男人大多选择保持沉默。

 

  通常我们认为,D男分布在偏远不发达地区,“农村光棍儿”居多。然而,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剧,产业分布不平衡,出现了一个新的趋势——不只农村,各阶层的“D男”都可能被“剩下”。

 

  《中国统计年鉴(2020)》31个省份性别比盘点数据显示,天津、广东、上海位列性别比前三名。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经济发达的地区性别比失衡更严重?

 

  图片来源:微博@21世纪经济报道

 

  这就涉及到“流动人口”问题,经济越发达,人口流动程度越高,单身比例也就越高。

 

  从“六普”数据来看,上海2010年外来人口性别比为118.7,广东为125,据推测深圳甚至能达到130。

 

  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深圳没有爱情。一波波年轻人为实现人生理想前赴后继,却也必须遭受大城市带来的“阶级碾压式婚姻”。

 

  90后北漂男张健来自苏北三线城市,北邮毕业后留在北京已经快八年。张健的前女友刘萌是他的校友兼老乡。刘萌漂亮、开朗,毕业后进入某互联网公司市场部。经过五年打拼,两人终于有了购房资格,却不料因为“婚房”首付问题,最终闹掰。

 

  据说刘萌不久前嫁给了一位85后北京土著,而张健依旧过着无房无户口无编制的“三无生活”。

 

  像张健一样能在高考的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却在大城市婚恋市场败下阵来的男生不占少数。

 

  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在钱、房、户口这些赤裸裸的“硬门槛”面前,爱情成了最“虚无缥缈”的东西。

 

  有人问张健“就不能逃离北上广回老家结婚”吗?

 

  不能。

 

  一个现实,愿意被父母安排回家的人,往往家里的资源都不错。而出来打拼的孩子,回家后的环境往往比在大城市更残酷,没有人脉,进不了体制,好姑娘早被“预定”了,回去也不知道能干什么。

 

  有钱的家庭,教着孩子怎么继承已有资源,没钱的孩子去到机会多的地方从零开始,赚取和创造资源,这是社会的给年轻人上的第一课。

 

  如果说大城市剩女只要想结婚,退一步终究还是有得选的。那“没钱”、“没资源”、“没积累”的大城市D男,在留不下的北上广和回不去的老家之间,就真的只能被“剩下”。

 


  02

  “剩男”只是因为穷吗?

 

  很多人把男人被“剩下”的原因简单归结为“穷”。

 

  但从《90后青年婚恋新常态》调查数据来看,近七成90后认为经济水平不是唯一重要的择偶标准接受租房结婚的90后占比超半数。

 

  在知乎#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男人不想结婚了?#话题下,有17105个回答,其中点赞最高的是:没有钱,没准备好,没担当。

 

  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怕就怕“没准备好”、“没担当”这样的回答,比没钱更可怕。

 

  美国华盛顿著名生态学家约翰·卡尔霍恩博士(John Calhoun),曾在上世纪70年代进行了一项“老鼠乌托邦实验”。实验目的是预测当人口数量达到一个极限时,人类行为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在这个实验中,有4公4母8只老鼠,有吃有喝,老鼠们只需在自由的国度里享受快乐。

 

  然而,经过四个实验阶段,历时1588天,老鼠们竟然“灭绝”了。现在看来,老鼠经历的一切与人类社会发展有着惊人的相似。

 

  在第一阶段中,老鼠们为争夺领地大打出手,吸引异性交配繁衍后代,形成了社会地位体系,被称为“社会奋斗期”。

 

  第二阶段,老鼠每55天就会增加一倍,由于数量增加,老鼠们都生活在资源相对集中的区域,社会地位差距越来越大,占据主导地位的雄鼠获得更多的交配权,整个群体充满活力。

 

  到了第三阶段,老鼠的繁衍速度莫名其妙地开始下降,平均每145天数量才能增加一倍。老鼠的行为也开始变得“怪异”。

 

  竞争失败的雄鼠被迫聚集在场地中央,停止了对于领地与配偶的竞争,被攻击时也不怎么反抗,行为消极,没有社交。

 

  随着雄鼠社会地位下降,雌鼠生育减少,某些社会行为甚至取代雄鼠;失去了交配欲望的雄鼠每天只有吃饭、睡觉和梳理自己的毛发。他们看起来精致健康,却完全对“性”提不起欲望,战斗、捍卫领地的事情与它们无关。

 

 

  第920天,老鼠最后一次怀孕,第1588天,最后一只老鼠死掉,实验结束。

 

  如今的我们,正在经历老鼠实验中的第三阶段。

 

  城市化进程中,年轻人向资源相对集中的城市迁徙,一、二线城市的挤压感越来越重,而城市的资源早已掌握在部分人手中。

 

  大城市的年轻人往往是一边痛恨,一边坚持着。

 

  有调查显示,一二线城市超过六成人已保持单身三年以上,超七成人认为单身的主要原因是没有遇见“合适”的人。

 

  倍速时代,每个人都必须使出200%的力气去适应生活,不管求学、求职还是迁徙,爱情成了人生赛道上最容易被舍弃的“累赘”。

 

  我们身边越来越多的男孩喜欢单身,问其原因,全都是嫌麻烦、习惯了,或者是无人可恋。

 

  如今的年轻人早已适应了996、007的生活,网速越来越快,时间越来越少。打游戏、看球赛片刻的快感足以刺激多巴胺的分泌,“追剧铲屎撸猫撸狗它不香?”,“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何必再给自己找个祖宗。”

 

  图片来源:日剧《家族的形式》

 

  在父母那辈人眼里,结婚、生娃,水到渠成,完全不理解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婚、不生。

 

  而在年轻人看来,结婚生育是天底下最亏的“买卖”。结婚生娃,本来活泼的两个年轻人一下子变成了老父亲老母亲,自由的时间全部消失不说,赚的钱不够贴补家用。

 

  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干脆不买房不结婚不要小孩,爱吃啥吃啥,steam想玩啥就买不看价,过的不知道多快活。

 

  图片来源:日剧《家族的形式》

 

  03

  真正“杀死”3049万剩男的是竞争

 

  跟我国现状相似的是日本。1991年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迎来“低欲望社会”,生育率低、人口快速下降、老龄化严重。

 

  低欲望社会,催生了“食草男”。他们没有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宁可待在当前的舒适圈内,也不想承担更多的责任,担任更高的职务,以获得更高的薪水。

 

  据日媒调查,在18-34岁之间的日本未婚男性中,有40%的男性是“食草男”。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年纪不怎么亲近异性,也不拘泥于大男子主义,性格温和,毫无斗志。

 

  这些男人对自己没有要求,对理想恋爱对象呢?

 

  日本调查显示,1992年时,26.7%的男性在意另一半的经济状况。到了2015年,这个比例猛增至41.9%。十个日本男人,至少有四个在意结婚对象的经济力。

 

图片来源:日本NHK电视台“大龄剩男谈择偶条件”

 

  自己挣不到钱,将希望寄托在未来妻子身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男女平等。但有能力挣钱的未婚女性,又有谁会找“食草男”结婚呢?

 

 

  “(山口说)不想特地跟不利于自己的女人交往。”女人吧,也不会特地跟你这种条件不利于自己的男的交往。

 

  如今的中国正在经历这一状况。男性不作为,女性就会越来越强大。

 

  所以我们看到校园里越来越多的女硕士女博士,职场女性占比不断提升,生活中越来越多的焦虑妈妈……

 

  有人说这届男人“怂”。

 

  其实,无论日本还是中国,“剩男”“剩女”都是时代的牺牲品。城市化迁徙、阶层固化、贫富差距扩大,势必带来无穷尽的社会竞争。

 

  “剩男的产生”、“结婚生育断崖式下跌”的直接原因是房价,是物价,是996,是内卷。

 

  当幼鼠到了可以繁殖的年龄,已经没有繁殖的想法。那么提前法定婚龄、放开生育政策、设置离婚冷静期,还有什么用呢?

 

  倒不如提醒自己加把劲,只要你足够努力,占据的阶层位置越好,就越不会被“剩下”。

 

 

  参考资料:

  《中国统计年鉴(2020)》 | 国家统计局

  《一个比老龄化更紧迫的人口问题》| 吴晓波频道

  《“老鼠乌托邦”——惊人的实验,令人沉默的沉思》 | 京城催眠师

  中国31省份性别比盘点 | 21世纪经济报道

  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男人不想结婚了?| 知乎

责任编辑:郭惠芬